立即捐款

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國際

避年之必要

避年之必要
廣告

廣告

圖︰網上圖片,記錄了新年期間,大三巴街的人潮

年初五,開工大吉!趁我還能抓住新年假的尾巴,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在澳門的「避年」感受。

一如以往,我們家今年都在外「避年」——年三十晚離澳,直至上班前的一晚才回家,整農曆年假期期間都沒有在澳門出現。究其原因,離不開「無碇好去」和「無啖好食」。

「無碇好去」,當然是數以百萬旅客到訪的結果,且讓我以數字說明——根據澳門旅遊局公佈,年三十至年初三期間有超過五十萬人次到訪澳門,其中內地客有三十五萬四千人次;三十點五平方公里的小城上就擠滿了壓境的「大軍」,怎會不人頭湧湧?再來就是人潮管制︰議事亭、大三巴等都會單向人潮管制,舉步維艱的情況,難怪網上有人笑言是「遊行」。

「無啖好食」。新年期間食店會休息,正常不過;加之「三工」(即法例規定的「強制性假期」,如要上班,則雙倍工資加一天補假)影響,不少食店老闆計過度過,發現就算開門營業但也可能是「打個和」,索性關門放假,而剩下有開門的,就算「加三」、「加二」、出品質素一般也門庭若市。層層因素疊加之下,「美食之都」的招牌都失效了(如果諸位堅信它有發揮過效用的話)。

假如你問我,作為一個澳門人,會否因為新年假期也有家難歸而傷心,我只能說,作為一個旅遊城市,「別人放假我開工」這道理我從小明白,但問題是,澳門政府究竟有沒有在旅客遊澳體驗和本地人生活品質之間做好平衡?須知道,錢是賺不完的,但如果要全澳門人的安居樂業都花光,縱使錢來了,其實也是得不償失。

回想上個、上上個新年,類似上述的「苦口婆心」文字已經寫過一遍又一遍,今天重寫,不是因為「乾塘」,而是希望有朝一日,以上內容都能成為歷史,澳門人不論新年、年尾,日日都有好日子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