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活在電腦中的意識,還是人工智能,誰更像人?《樂園追放》

活在電腦中的意識,還是人工智能,誰更像人?《樂園追放》
廣告

廣告

2014年的科幻動畫電影《樂園追放》,虛淵玄負責劇本,竟然毫不狗血,沒有死人,甚至很歡樂,有點兒大跌眼鏡。故事講述未來世界大部份人類放棄肉身,意識上載軌道上的天宮衛星的電腦中運行。地面上只剩下少數沒拾棄肉體的舊人類,在荒蕪的大地上爭扎求存。天宮是一個沒有物質貧乏,每個人都在虛擬世界生活富足的樂園。來自地球的駭客入侵天宮的網絡,於是天宮派出保安官女主角,下載到地球上肉體去追查駭客。讚美電影畫面靚,動作場面精彩的客套癈話少說,東映動畫和專軟體公司Nitro+合作,拍出足以比媲手繪的3D電腦動畫,至於劇中那兩場機械人戰鬥,更加是CG電腦特技的看家本領。

《樂園追放》的主題很明顯是「何謂人?」,說起把人類在電腦中生活的動畫,很自然聯想起另一套科幻經典《Zegapain》。虛擬世界是否就是永遠富足一無所缺,這兩套動畫同時指出電腦本身也有物理限制,記憶體和運算器並非無限,電腦亦要電力來運行。現實世界中的金錢可以購買的物質,在虛擬世界中變成記憶體和運算器等電腦資源。《Zegapain》記憶體有限,人類只能不停重過同一年的生活。《樂園追放》中的天宮,每個人擁有多少電腦資源,亦要按社會階級來分配。罪犯甚至連思想的權利也沒有,沒有足夠的運算器去執行自我意識。像《攻殼》般可以隨便把自我意識上載網絡,完全不用考慮電腦的物理限制,反而太過天馬行空不夠這兩套科幻。

男主角是生活在地上的舊人類,思想雖然受肉體束縛,反而比在電腦中更自由。若果只有女主角新人類,與男主角的舊人類作對比,純萃討論捨棄肉體是解放還是失落,未免太過老生常談了。來自地球的駭客,原來是產生自我意識的人工智能,新舊兩種人類外再加上第三類,三種不同形態的人類並列,回應電影「何謂人」這個命題。舊人類大家都熟識,只用來作參考對比,反而另外兩種形態,展現出人類進化的可能性。新人類安逸地在電腦中生活,雖然擁有自我意識,但思想受到監控,生活沒有變化沒有目的,退化至與機械人差不多的空洞靈魂。人工智能身體雖是機械人,卻承繼了人類的思想,藝術感情和冒險精神。故事最後太空船成功升空,人工智能延續人類的精神,向未知的外太空進發。不過我認為結局有點美中不足,反正女主角意識只是資料,她除了選擇肉體和男主角有情人終成眷屬外,該應把思想複製一份上太空船,與人工智能成為新新人類的亞當和夏娃。

原文連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