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2019區選透視

2019區選透視
廣告

廣告

姚松炎、羅冠聰、梁頌恆和游蕙禎四人因被中共釋法而禠奪議席所衍生的補選將於3月11日舉行,由於關係取決於反對中共釋法的重大議題上,即使在路線、政策、意識形態等的分歧根本微不足道,我亦在此樂見民主派陣營重奪311的四席及之後劉小麗和梁國雄所衍生的補選兩席。故此兩次補選除了支持民主派以外根本沒有任何討論價值,無論候選人/組織的宣傳策略如何都應全力支持;反之下年年尾11月的區議會選舉卻有討論價值的空間。

在討論時,首先要有三個宏觀假設:

一 中共和建制派有能力調動建制派支持者由A區到B區
二 中共的首要目的是建制派奪得十八區的主導權
三 首要打擊對象是準備競選立法會的明日之星和經常培訓人材的現任

先說大環境,要談及的是沙田和深水埗,筆者預料兩區的情況與2015年葵青區的情況相似。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是首屆取消委任議員制度,當中最具能力令十八大區中令民主派過半的是葵青區。結果是葵青區建制派的得票史無前例攀升,多位長勝將軍落敗,民主派奪取葵青區主導權失敗。放諸來屆的沙田區和深水埗區,民主派建制派暫時的差距是一席,按照宏觀假設推斷,兩區的民主派議席將被分化、分薄選票、收買以及調動選票而被減至議會的三分一。

其次要討論的是中西區和葵青區,葵青區如2015年一樣,假若中共把可調動的支持調離葵青區,則葵青區又成為挑戰建制派主導權的心腹之患:看似已全面封殺卻有死灰復燃的跡象,中共未必放心把可調動的資源全面撤出,反而會留手準備以防後患,因此筆者認為葵青區的民主派得票比會回升,但總議席應維持於十席以內。另一值得注意的是中西區,中西區民主派雖然議席只有五席,但過往的敗選者的選舉成績卻顯示民主派其實是輕易奪得過半議席,主因是總議席只有十多席,而關鍵爭奪的議席的得票差均是三百票之內;中共的第一權力象徵中聯辦亦位於中西區,故中西區未必是來屆中共全力打擊的區域,但中共或會大環境當中增添資源佈防。

接著要討論的不再是宏觀而是優次問題,是人選問題。先換個角度分析,假若你是中共操盤的官員,你認為一些高票當選,但只會照顧當區的對手麻煩,還是每次總勉強當選,卻不斷培育周邊地區主任的對手麻煩?當然是後者!因為前者相對輕易沉醉於永續區議員的角色上,大不了則變成區議會當中的政治花瓶。後者卻可繼續推動民主運動,為建制派添煩添亂。因此部份積極培育政治人材的現任區議員將會是其餘十四區當中的優先攻擊對象,即使所培訓的新人當選,卻可能是一屆起兩屆止,給予他當選不足為懼,而繼續放生負責培訓的現任議員卻是後患無窮。

除了會帶動地區漣漪的現任外,一些顯著的未來政治人材亦是打擊對象,具知名度問鼎超級區議會的更是重點招呼,在2015年我們看到馮檢基、何俊仁和尹兆堅,2019年刀落誰家現在判斷尚且太早,但可以給予肯定的是中共「槍打出頭鳥」的部署從沒改變。

或許有人會質疑,中共於區議會當中應第一劍指進步民主派和自決派,特別是他們是公民抗命的先鋒,中共應先調動更多的資源去處理,務求對他們向死裡打。惟我則認為,於區議會這種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上,進步民主派和自決派(即使逃過選舉主任DQ)本身的意識形態和成員風格,先天已難以於社區上取得51%的選票,再者兩派於地區上總動員的能力已與2011年的「激進派」相差甚遠,因此不會是中共在資源分配下首選的打擊對象。

提出了對中共的策略的預判,自然要作出對此而衍生的應變策略:甚麼協調出一位代表參選等陳腔濫調不用再提,反而是宏觀的部署上,民主派應首先要找出幾個行政區全面參選,讓建制派草木皆兵,不知哪一區會陰溝裡翻船。在民主派資源匱乏的情況下,應盡可能與公民社會於以總議席少於20席以下的區域全面參選,如灣仔區(13席),南區(17席),荃灣區(18席),北區(18席)。唯有讓中共顧此失彼,部份選區「明知輸,也要打」是打破中共任意把資源調配的唯一方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