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派錢同唔派錢之間有好大嘅空間──派俾「N無」基層

派錢同唔派錢之間有好大嘅空間──派俾「N無」基層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有錢派市民固然開心,然而公共財政政策不能純粹討好市民,應配合政府的施政方針和財政理念,以改善市民生活和社會福祉為目標,不應含有太多政治上的功利計算。派錢與否,不應為派而派,也不應為了選票而派,要考慮的是:是否值得派?應該怎樣派?盈餘雖多,但公帑有限,「澳門式」派錢並不符合用得其所的原則,故筆者並不支持財政預算案向所有市民派錢。可是若然派給「N無」基層,既能表達政府扶貧的誠意,又能紓解市民燃眉之困,何樂而不為?

近年香港社會因政治和住屋等問題致民怨四起,政府不斷增撥公共開支發展基建,長遠來說或對經濟有利,但遠水不能救近火,並不能令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市民馬上受惠。除此以外,政府在監察大白象工程上的表現強差人意,在市民心中早已誠信破產,所以雖然理智上知道全民派錢並非最佳良策,但與其倒錢落海或者益財團承建商,市民寧願政府直接派錢並不難理解。

錢可以派,但要派得其所

澳門年年派錢,表面令人羨慕,但背後反映的卻是政府的因循怠惰。「現兜兜」還富於民,說來好聽,但澳門政府在決定派錢之前,有沒有認真研究過其他方案?例如利用公共開支發展賭業以外的經濟產業,或投放資源在環保、醫療、房屋等長遠項目上改善民生?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唔做唔錯,派錢簡單之餘,人人有份大家開心,有助維穩和消解民怨,然而這是短視的懶惰功利主義,香港不應盲從。

從宏觀經濟學角度, 全民派錢屬擴張性財政政策(expansionary fiscal policy),不過透過增加政府支出刺激經濟,卻會令通漲加劇,長遠除了對經濟和提升市民生活水平沒有大幫助外,也無助於改善社會貧富不均的情況。一般來說,擴張性財政政策比較適合在經濟不景、失業率高企時用來刺激經濟和就業,觀乎香港現況,失業率低於3%,經濟漸見起色,對短期擴張性財政政策並無急切需求。

因此,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反對「澳門式」派錢,基本上筆者是認同的。可是政府庫房滿瀉,還富於民是應該的,筆者認為錢還是要派,但派要派得聰明,用得其所。筆者在此和理非式「拋磚」引玉,建議財爺考慮在財政預算案中向「N無人士」慷慨解囊。

為何派?
筆者贊成向基層派錢原因有二,一是解低收入人士的燃眉之急,二是展示政府對基層的關懷。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嚴重,幾千蚊對離地中產和富豪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但對於基層和剛畢業的年輕人,幾千蚊舉足輕重。基層市民用六千蚊可以買到300罐午餐肉,剛畢業的年輕人拿六千蚊或等同出多半個月糧。長遠來說,幾千元不算甚麼,但對於朝不保夕的貧窮人士來說,幾千元的儲備能免他們在短期內三餐不飽,誰說幾千元不能改善民生?

從經濟學角度,政府派錢擴大公共開支,對GDP有加倍提升的協同作用,可是若市民拿到錢後沒有全部用來消費,把部分儲蓄起來,則會減弱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降低了擴張性財政政策推動經濟的效力。然而,一個社會不應盲目追求GPD增長,美國三藩市政府去年就反其道而行,派錢鼓勵市民儲蓄。有調查指出近一半美國人缺乏現金儲蓄,連400美元(約3000多元港幣)的緊急費用支出也負擔不了。有見及此,三藩市政府舉辦了一個名為Saverlife的活動,若果參與者在6個月內每月儲20美元,市政府會派60美元給他們作為鼓勵。智庫Urban Institute的數據顯示,三藩市許多家庭的財務不穩定導致市政府和納稅人每年損失2,400萬到5,400萬美元。把這個邏輯套用在香港,派幾千蚊給基層除了能緩解生活之困,也能為他們提供緊急儲備和穩定財務情況,有利於改善民生。

另一方面,香港地少人多,樓價和租金居高不下,很多小市民和新婚的年輕人無力置業,只好幫人供樓捱貴租,每個月大部分人工都用來交租,也有很多小店老闆不敵貴租,無耐結業。一次性派錢對樓價或租金市場影響不大,卻能減卻市民和小商戶每月面對的租金壓力,顯示了政府對「N無人士」的關懷和心意。以一家四口為例,租住較偏遠地區每月租金大概是一萬二千元,假設每人能獲發六千蚊,這個「無產」家庭就有二萬四千元,足以支付兩個月的租金,大大減輕「無殼蝸牛」的短期生活壓力。

如何派?
「N無人士」泛指那些無物業、無入住公屋、無領取綜援的低收入人士,筆者建議政府派錢對象須符合以下要求:
1. 香港永久性居民
2. 年滿十八歲
3. 三年內通常在香港居住
4. 在個人及其公司名下沒有任何在香港的住宅或工商物業
5. 一年內沒有獲得任何來自政府或公司提供的房屋福利或津貼

在執行上,進行上述審查雖有行政成本,但整體支出一定比全民派錢低很多,而且能針對性惠及基層市民,把公共財產有效地重新分配,還能顯示出政府扶貧的誠意。過去財政預算案派糖,「N無人士」都很難受惠,這次派錢給他們亦很公道。然而,針對性派錢並不代表漠視辛苦供樓的小市民、商界和中產,「派錢」和「派糖」並無衝突,退稅和免差餉等派糖方案能同步進行。

學「連任失敗」的前特首梁振英話齋,「派錢同唔派錢之間有好大嘅空間」,向「N無人士」派錢不但能把資源用得其所,也顯示了政府對基層人士的承擔與關懷。波叔,諗諗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