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蔡耀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蔡耀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廣告

廣告

文:蔡耀昌(支聯會副主席)

曾有人說,今年肯定是香港重要的法律年,因為有影響深遠又甚具爭議涉及中港關係的立法將會相繼提出,這包括「一地兩檢」立法、《國歌法》本地立法及傳聞即將捲土重來的《廿三條》立法等。本文將集中論及《國歌法》相關問題,包括其立法目的是否合理及立法對人權自由的影響。

說到《國歌法》,首先值得問的是:為何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至今近七十年一直未有立法,而直到去年九月才由人大常委會制訂《國歌法》?事實上,半個多世紀以來沒有《國歌法》這全國性法律,並不等於中國沒有國歌以至相關規定,因為早於一九四九年通過的《關於中國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中已提及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沒有《國歌法》,多年來並未出現重大的實踐問題。之所以在去年制訂《國歌法》,相信原因有二:第一,加強國家意識(甚至黨國意識);第二,因應香港近年出現的「自決港獨潮」以及在一些場合有人對國歌的侮辱,因此要透過立法加上刑罰規定予以遏止。但這一來,《國歌法》(尤其需要在香港立法實施)便毫無疑問會引起香港人對限制言論表達自由的憂慮。

根據香港法律團體「法政匯思」早前所作的研究,顯示並不是所有國家均有《國歌法》的規管(如英國、澳洲、南韓等國便沒有類似立法),而一些有《國歌法》的國家就違反規定所訂立的罰則也相對輕微(如罰款了事);但相對來說,去年人大常委會制訂的《國歌法》及其後就《刑法》所作的修改,綜合起來規定「在公共場合侮辱國歌情節嚴重的,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而估計當香港特區要就《國歌法》進行本地立法時,也很可能將違反法例的最高刑罰訂為入獄三年。

在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七條保障香港居民享有言論自由,該法第三十九條亦確保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規定於九七後繼續有效,而《公約》第十九條則清晰保障言論及表達等自由;雖然《公約》規定的言論表達自由並非絕對自由和權利,但如實施限制則要合法和有合理目的等(如真的涉及對國家安全的即時和嚴重損害),因此如將人大常委會制訂的《國歌法》的條文規定沒有加以考慮人權保障的情況下在香港進行本地立法,則是對香港人權的重大衝擊。

說到底,是不是尊重國歌,主要是國家認同是否足夠的問題,而不能單靠法律武器行事。

而關於國歌與國家認同的關係,也不能不回顧一下現時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作詞人田漢的悲慘經歷:作為全國知名的劇作家,與不少文化人一樣,難逃被中共打壓的命運;文化大革命期間,田漢被扣上「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鬥倒批臭,受盡折磨侮辱,兒子更公開宣布與他劃清界線;田漢在囚室一樣的醫院病房中度過生命最後的歲月,死時身邊一個親人也沒有。田漢被打倒後,其填詞的《義勇軍進行曲》曾一度不能再唱,並將歌詞「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改為「起來!忠於毛主席的紅衛兵」,及至「文革」後才恢復《義勇軍進行曲》舊詞。說到對國歌的尊重,諷刺的是,可能對其侮辱的始作俑者便是共產黨。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