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紹銘

社工。於大學及大專作教。 關注基層弱勢社群、貧窮房屋議題。 社工復興運動、影子長策會、影子扶貧會、香港政策透視成員 網誌

勞工

垃圾。夜市。清潔工

垃圾。夜市。清潔工
廣告

廣告

過年夜市很熱鬧,但看到報導,說垃圾滿地,又說香港人不配得有夜市,有點不安;一來有感清潔工做得辛苦,二來怕有更多口實令夜市難以持續,試試晚上走去清下垃圾

沒有特定安排,自己走入旺角垃圾站,就問工友借掃把同剷,工友們表示歡迎(不打擾他們工作是前提),一面幫下手做,一面與幾位工友傾計,聽聽佢地訴點苦︰要不停的拾、掃、推完一車又一車,好累;也有管工監督,慢點、不夠乾淨,都可能被人鬧。

清垃圾很難。一條竹籤/一個爛紙袋,丟在地下容易,但地面又油又凹凸,隨時掃十次八次也掃不起上剷;食剩飲剩一半的,要剷起又重又有汁會倒瀉;我有白痴的問,可否等水車一次去清,工友說,一來較大件的不能沖,二來太多沖到渠會怕塞、渠工又有意見,也總不能長期待垃圾堆滿到天光。

然後,當垃圾堆滿一車,要推回垃圾房,我也覺得挺重的,推還可以,但要轉彎避車,也要紥實馬才可以,工友分享,更怕係被人話推得太近會整污衊;上行人路怕整到人、車路又怕整到車,咁點行?也未計推住車都幾大陣味,回到家中還有。

有位工友,說了兩次,想我要反映一下(也沒說如何反映),清潔人工好低,平日只得$34.5/H最低工資,其實很難生活。清潔工作,厭惡、辛苦、受白眼,我覺得$50, $60/H都嫌少;但現實就算一日10個鐘,做26日,都只係一月9千,常言道,在香港肯努力就唔會窮,可能有啲人係,但基層工友好勤力卻仍然很低薪。

工友很好,及後叫我小休下,分些小食給我,也說起她女兒想讀社工,問難不難,傾左陣,又要做野;想起有些家長教仔女,會話「再唔讀好啲書,係咪第日想去掃街?」,唔知做清潔工或佢地既仔女聽到有咩感受?掃街人工低,係社會問題,其實一啲都唔失禮。

做了幾個鐘,在場也見有幾位義工在不同地點幫手,他們更積極,會做環保回收,也有主動提醒檔主自己清理垃圾才能持續。工友們也很好客氣表示感謝,「唔係你地,今晚做到手軟」,希望不太打擾他們就好,實在,我們要感謝他們都黎唔切,平日太辛苦了。

有時,也會對一些自發行動有猶豫,心想,有些結構問題可能政府處理更好,例如最好撥錢以高一點人工請多些人。不過,似乎暫時不見得滿地垃圾可以爭取更多資源(事情也複雜,涉及公德、及小販合法等問題),反而結果是由少數清潔工埋單,也不想情況太差失去夜市,所以還是想做點事。

不是甚麼環保人士,也沒有高地批評別人,因為自己平日也製造垃圾或會丟得不好。不過,我覺得,如果提醒多點,設身處地多點,清潔工辛酸會少一點;夜市墟市自律一點,也容易繼續營運下去;而有些場景說出來,也希望社會對清潔工多點尊重。

(一點個人經歷及反思,應編輯邀請貼文分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