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日漸嚴重的約會及交往暴力問題

韓國日漸嚴重的約會及交往暴力問題
廣告

廣告

(隨著韓國的Metoo運動越演越烈,連演藝界都牽涉在內之際,我就想放上早前寫的關係韓國的約會暴力問題的文章,去再深入研究性罪行的問題。)

即使韓劇把男女關係塑造成非常浪漫的愛情,或者提倡韓國女性自強等思想也好,韓國的父權社會體系依然根深蒂固。最近韓國再次掀起的其一爭議,就是關係父權或大男人主義社會下的戀愛問題——約會暴力。究竟如何理解這個問題呢?它對韓國社會造成什麼影響?政府該如何應對呢?

去年10月中時,韓國高麗大學的民主牆上出現了一張由女學生張貼的大字報,名為「哥哥(오빠),你是約會暴力的加行者!」,控訴著在延世大學的男朋友對她進行了約會暴力,還控訴他視她為發洩性慾的工具。大字報內容中講述了男朋友多次要求女學生上門與他進行性交,並不斷要求她解決他的慾望,當中還涉及一些強迫性行為的內容。此事一出頓時在網上引起熱議,並再次引起關於日趨嚴重的約會暴力的關注。

首先,分析這議題之前,需要了解的是何謂「約會暴力」。約會暴力是指二人交往的過程中,其中一方對另一方進行言語、行為上的暴力,或利用脅迫形式使對方聽從命令等,使受害者有精神或身體上的創傷,就已構成約會暴力,其實質的例子可為毆打、強暴、綁架、搶劫,甚至謀殺等。但值得強調的是,這種暴力不只發生在異性的約會關係,同性關係亦會發生。然而這問題如何變得嚴重,就能從不同的數據反映出來。

在2016年2月3日起一個月內的數據中,韓國警方在此期間已受理達1279宗有約會暴力之嫌疑的案件,其中有868人已被正式立案起訴;當中還有61名有前科的嫌疑人曾被拘留,而2016全年關於約會暴力的舉報超過8300多宗。而根據一些網站進行的調查顯示,有不少人曾目睹過約會暴力的發生,例如見證自己朋友受到脅迫,被迫作出不願意的行為或被迫進行性行為等。另外更令人詫異的其中一項數據調查,是針對2000名韓國男性的調查,有多達1500名男性承認曾對其一任伴侶進行不同程度上的交往暴力行為,小至管理伴侶生活或限制活動,大至進行言語侮辱及肢體暴力。可見,即使韓劇有塑造浪漫的愛情關係也好,但約會暴力的一面在現實的韓國社會,已變得日趨嚴重。

在這問題變得嚴重的情況下,有不少關於「安全戀愛」、「約會暴力傾向測試」等涉及這個議題的都在網上流傳。根據一些訪問中顯示,在交往初期會明顯保持距離的人增多,連家裡地址等私人資料都不會提供,受訪者更曾透露,在交往初期曾試過利用電話的錄音軟件,錄下每一次談電話的內容「以備不時之需」,這反映了在約會暴力變得嚴重的氛圍中,戀愛關係中亦變得小心翼翼。另外網上還出現了關於約會暴力傾向的測試,大概問題會詢問你的伴侶有否經常講粗口、語言常帶攻擊性、妒忌心及佔有慾強弱等。

女性主義學者曾提出一個概念,就是Personal is Political(個人即是政治)。約會暴力問題其實亦能是政治議題,除了涉及法律問題外,還有約會暴力中呈現的不平等關係。現行針對約會暴力的法律依然未夠嚴厲,刑罰只有30多萬韓圜(即700多港元),而且縱使韓國警方已設立約會暴力保安小組,以監察及保障情侶中受約會暴力影響的受害者的安全,但情況依然未見改善。

於我而言,韓國政府在監管約會暴力的相關法律中,能夠引入像英國設立的暴力前科紀錄冊的公開制度,而韓國政府或警方亦能夠設立關於約會暴力或者普通暴力事故的前科公開制度。雖然這不是最好的方法,因涉及私隱度及前科有否說服力的問題,但其一具說服力的依據,就是能夠讓國民有一個參考,能夠讓他們知道交往的對象有否暴力前科,讓他們小心選擇伴侶。然而,這個制度亦需要透過一定的程序,來證明查詢者不是為侵犯私隱或其他非法用途而查詢。除了法律上能夠加強之外,一個更應持之以恆的方法,就是老生常談的教育問題,教育下一代人際關係的處事亦是要緊,雖然在階級觀念根深柢固的韓國社會是較為困難,但這方面透過社教化,長期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