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新正頭開年飯有感

新正頭開年飯有感
廣告

廣告

不久前,從社交媒體看到一條國內的視頻,主持人認為一個國家發達與否,可從三方面判斷:第一,不計成本,為弱者付出。在發達國家,強者為弱者埋單,相反,便是社會不發達的表現。第二及三分別是為細節付出及為未來付出。主持人以乾淨的公廁及教育為例子。在一個用制度去驅趕低收入人口的社會,有人大聲指出發達國家的準則之一是對弱勢的關顧,叫人見到人還是有希望。

可是一個地方是否有關懷弱勢的文化是日積月累的。政府、企業會否真金白銀去幫助老人、兒童及其他有需要人事與該社會價值觀密不可分。即是社會每多一個有愛心的人,弱勢得到照顧的機會便加多一點。

個人作為公民,要政府問責,即使今時今日的香港,市民的政治權利被嚴重侵蝕。個人亦可以用消費者行為要求企業有社會責任。在美國,佛羅里達校園槍擊案後,要求管制槍械的人用消費者力量,要求各大公司與年年花巨資支持反對管制槍械的政治人物的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割席。與NRA割席的公司包括兩大航空公司,聯合和達美。在香港,萬寧的行政總財在網民洗版後,公開向清潔婆婆道歉,以平息市民對婆婆被萬寧職員指控偷印花而引起的憤怒。

foto2

市民有愛心,社會便有關懷弱勢的氛圍,不是每次都要有不幸事件才迫使企業去關懷弱勢。這個農曆新年,大家樂與社聯合作,為1500位老人家搞開年飯。這個名為「區區開年飯」的活動,由社聯安排老人家,低收入家庭及長期義工等去大家樂食盆菜開年。為方便市民及避免標籤效應,食開年飯的地方是各區的大家樂,情況與市民平日去連鎖快餐店食下午茶、食飯無異。

曾經有朋友對筆者表示「做節是一件非常階級的事」。朋友的感想聽似嚴苛,但想深一層,為口奔馳,過年過節都要開工,哪有時間與家人做節、開年。過年過節,食品特別貴。節慶其實是低收入家庭特別感受到壓力的時候。在佳節期間對弱勢的關懷變得特別重要。

假如一個社會文明與否還包括對節目主持人口中的對細節的重要及對未來的投資,筆者希望大型連鎖快餐店可以為社會做更多,包括對食物安全的重視及對地球環境可持續發展的承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