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政經

套丁產業的最後探戈

套丁產業的最後探戈
廣告

廣告

上月我們本土研究社的研究報告公佈發現有近萬間疑似套丁屋苑,當中有40個證實套丁個案已屬「斷正」。最新消息指地政總署已經將有關個案轉交檢控部門調查,即代表未來法庭很可能會出現愈來愈多的套丁檢控個案。

試想想,如果再多幾單類似「沙田套丁案」的集體套丁訴訟,直接控告村長、鄉郊地產利益,以及很多自以為無辜賣丁的原居民,將會對日後的套丁行為具有持續的震懾力。這亦會導致到未來守法的原居民從此都不會透過賣丁套現,因為一旦參與套丁,他們將需要在一段很長時間承擔被調查檢控的風險。丁可賣斷,法律責任將永無止斷。

套丁產業與一般地產發展的資本累積模式是有所不同的。根據研究報告的分析,雖然過程中可獲上十倍的利潤,但投資周轉期特別長(不少套丁屋苑往往牽涉上十年),也受制於物理(biological)及地理(geographical)限制,要等待儲蓄足夠男丁套在丁地上,更受制於鄉村地界、環境地形及位置地區,過程中也會受各種不穩定因素影響,如男丁過身、民事訴訟等。多年來鄉事力量不斷嘗試突破村界規範、行套丁生意的集團暗中建立「丁權儲備庫」等,如果未來再加上刑事法律成本,將是一盤愈來愈難經營的生意。當然,這取決於檢控部門是否真正付諸行動,將這些明顯不過的套丁個案放上法庭。

在套丁研究報告出台後,我們發現不少新界鄉紳都已比起所有人及早發現這個累積問題。看他們在套丁報告發佈後的反應,除了傳統新界鄉紳利益代表的保守立場,你會發現他們不同利益板塊已表達了有幾種不同的丁屋立場,有些甚至會反過來認為丁屋政策已成土地發展的限制,暗示套丁這門地產事業將是明日黃花,如有新的利益交換(如開放丁地進行直接土地發展等),其實部分鄉紳集團是可以放棄的。

我們希望創造一種新的社會介入方式,透過民間研究推進各種社會政策改革,是項套丁研究展示了一種真實發生互動與轉變的可能,令多年來停滯不前卻又路人皆見的問題向前推進。當套丁問題被一定程度的抑制後,一份民間版本後丁屋政策的鄉郊想像,將在今年年底審理丁屋違憲的官司變得更為重要。要在丁屋政策被法理挑戰成功之前,提出到一套新界鄉郊用地的規劃願景與論述,才能有效阻止另一場類似1972年丁屋政策的新官鄉共謀,以另一種形式瓜分新界土地利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