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政府不是無錢是無心

香港政府不是無錢是無心
廣告

廣告

每年財政預算,我們都聽到一個論調,就是給有需要幫助的人,這個是有不同角度去睇,在我圈子裡,大家都關心老人問題和醫療問,這樣大家就會比較,那是有需要幫助的人,大家就認為自己想的最需要。昨天我寫了關於兩位我不認識而日日都見面的老人家的故事,得到了相當多的回應,可能這種故事是很令人感慨,這個其實是和香港財政有關,好多時,任何政策都是要錢,而要錢之餘就是要有心。

一些海外朋友在寫他們的回應之時,更會發些相片給我看,然而香港的朋友的回應,是很有感受,和大家在香港所見到的情況,很多人就認為,香港不能和外國比,更將問題扯到大陸人來港,這點我是理解的。我們要求的不是外國那般形式,我們只希望政府付上這個責任,讓老人家得到尊嚴。

老人政策並不一定是老人院的問題,因為我在過去幾年,是到過一些國家,他們是用家居形式作安老,其實香港很多老人家,可能包括小弟未來,都希望留在家中養老,當然也要視乎身體狀況而定。所謂家居養老,不一定是在你自己擁有的物業,好大機會是家居式的老人宿舍,我所知道,歐洲是很流行的,因為我上次見的是在荷蘭和倫敦。

從昨日我所講到伯伯和嬸嬸的情況,正正就是一種家居式的安老,但政府必須提供緩助,這些緩助不一定是金錢的援助,服務才是真正幫到這些老人家。好多人都會講一些外傭,可能真的年紀和種族問題,更未必有那種愛心,所以,當我每天步行看到那些「姐姐」帶老人家曬太的時候,我會很難受。我更看到一些老人家,根本就要住老人院,並不適宜在家。

香港可能真的地貴,未能騰出空間去建造一些較規模的老人院,因為,空間不足,人手不足,老人家在護老院就如坐監,這個是令到其他較為健康的老人家是怕怕。我先父見到先母的情況,就拒絕入住護老院。要要依賴其中一個家人照顧的話,這個就成為一些家庭的負擔,並不是金錢可以解決到。

記得好幾年之前,我更邀請一些建築界朋友,將一座空置的學校改裝成為護老院,可以改成接近十間安老院,當然,人手是一個問題,在這方面,我是贊成輸入外勞,甚至給一些在外國想來香港服務的醫療人員,制造一個職級等。可能真的有點妙想天開,和一些相關的官員提及過,得來的回應,非常簡單就是不可行。看來,我感覺他們連研究也沒有。而我所提議的總費用,建築費一間都不足一千萬,已經加裝電梯,是我做建築的朋友計算出來。

其實,一直以來,我認為政府若果有心做,什麼事情都做到,這個也是我做了幾十年公務員看得出來的,大家看看那所少年解放軍學校,撥款六千萬,眼也不「斬」,不足三個月,連地址和經費都做到。更不再說故宮的幾十億。就這次財政預算案,求求其都拿200億給河套區進行第一期工程,這個工程應該和大陸一同負擔,又或者是撥款資助,而並非當了政府工程。

所以,好多人說我們是搞事份子,明知政府無錢就提出這樣的難題,完全不諒解這個政府的難處,對於這些說法,我非常之反感。所以,誰人做特首,或者財政司長我真的不關心,因為連一個簡單的老人問題和全民退保都不去做。那管你是什麼人,所以,香港很多政策做不到成果,原因就是整個政府所提的並非為民政策,主要就不是真正民選,無需要向選民交代,更無需要理會市民感受,所以,每次都不會認真去看所謂財政預算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