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中國

比較研究:即將與北韓看齊的中國——中朝式共產主義下的民主危機

比較研究:即將與北韓看齊的中國——中朝式共產主義下的民主危機
廣告

廣告

自從習近平接替胡錦濤成為中國國家主席後,其鐵腕政治手段隨即在法治﹑政制等事務上實施出來,不但在中國國內,連香港的政治狀況亦不斷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近日中國傳媒更爆出中國即將進行修憲,最受爭議的就是刪除憲法中國家主席與副主席「不得連任多於兩屆」的規定,換言之即是中國的「最高領導人」能夠無限期連任。此決定無疑令人心寒,作為香港人,假若2047年後成為「香港市」,那中國的獨裁統治將於香港有用。

這次想進行一個比較研究,把中國現今修憲的情況與鄰國北韓進行比較。大家同樣都是一黨專政,同樣都有一個極度中央集權的政治體制,如果我們細心留意及研究中國與北韓的憲法條文,我們能夠得出他們利用的共產主義理論即將看齊之餘,如何反映出在他們的政治體制,僅餘的民主亦同樣陷入危機。

在了解任期問題前,我們需要了解過習近平上台後如何把獨攬大權,成為毛澤東式一人集權,從而與北韓看齊。不少人認為,習近平「長期執政」的實踐已在十九大開始體現出來,因為以他2012年上任至今,已完成一半的任期,根據過往國家主席的行動,均會公布繼任者人選,但這次卻隻字不提。而且本身中國共產黨為一黨專政下仍由集體領導的方式建構政權,但習近平的鐵腕政治已逐漸令政權變為一人專權,集多樣政務為一身。

若比較習近平與金正恩的職位或職涵,習近平已追得上北韓本身的一人集黨、軍、政於一身的集權統治。習近平除了為國家主席及軍事委員會主席外,還更為共產黨總書記、軍事主席等職務,總共有6項,同時金正恩則有5項。而習近年與毛澤東與鄧小平相比的確沒有這麼多,但復習近平的施政傾向,他絕對有與毛澤東追平的野心,甚至仿照毛澤東個人崇拜的管治體,形成新一代「習近平思想」的以個人為主的管治。

第二,在修改憲法方面,習近平有一點已超越金正恩,把由Karl Marx的《共產主義者宣言》演繹出來的「共產主義」下個人崇拜的風氣推到高峰。這次修改憲法的次數雖不及北韓般多,但在內文細節中卻顯得越來越弔詭,除了廢除任期限制之外,還將十九大時提及過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憲法序文,把馬克思主義再修改到以習近平的語言及思想角度出發,成為中國共產黨必須以習近平為首,樹立新式政治權威,此舉無疑把毛澤東時代的政治權式倒模重現。

不過若審視北韓多次的修改憲法,固然有樹立金日成及金正日的政治權威,但礙於他們為家族形式經營政權,而金正恩上台後,亦沒有在勞動黨最高人民會議上提出把其思想成為憲法核心,反倒在他上台後只把憲法改為《金日成-金正日憲法》,把政治權威仍豎立於其祖父及父親中。唯有習近平未及北韓的,是北韓早於1992年把馬克思主義刪除,把其演繹為金日成式共產主義。

而廢除任期限制的話,將令中國的權力架構變動為黨和最高領導人集大權於一身,不只是共產黨專政,而是由最高領導人有權利長期執行操控國家主權。而現時中國與北韓的憲法最大的分別,是中國的憲法中第二節第79條中列明「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

而北韓憲法基本上只列明國家機構的任期,例如最高人民會議、國防委員會第一委員長、內閣等,而且他們任期亦列明只有5年,比起中國的10年短。由於北韓最高領導人已經把軍、政、司於一身,而且在多個負責部門上擔任最高領導的職務,所以即使每五年一次進行選舉,只有當時的最高領導人才能連任,如果不「跟大隊」投票的話,或會被最高人民會議行使第一章第7條中賦予的罷免權利驅逐出門。中國亦一樣之餘,經過這次修憲後,除了把三權完全合體之外,還把習近平的權力無限放大,成為如猶如帝制的黨國政治體系,亦追上北韓獨裁的步伐。

Karl Marx於19世紀中撰寫了《Communist Manifesto》,本意應為《共產主義者宣言》,但在翻譯的時候卻成為「共產黨宣言」,令其後馬克思主義被發展及演繹成與本身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思想出現衝突的政治思想。毛澤東起初透過農民起義建立共產黨勢力,並成為「無產階級專政」思想,但左翼學者最強調的,是最理想的社會主義中,不應存在「因個人崇拜而出現絕對化的政治思想」,皆因關注當權者的「管治體(Governmentality)」才是能夠從根源改變大大小小的社會問題。而自俄國十月革命,就對列寧等人物進行過度的崇拜,而且在共產主義運動史上陸續出現這些毛病,日後更發展成中國與北韓特色的共產主義,民主概念蕩然無存。

習近平是次修憲,無疑是在重蹈覆轍,不但重踏北韓的政治問題,而且更推翻鄧小平在建構改革開放時的政治方針。因個人崇拜而破壞民主及司法制度如終身制,正是鄧小平極度反對的管治體,他更強調領袖該與政黨共同合作,實現人民利益,而不是由領袖牽引政黨或在其位置之上。

透過比較研究,我們能夠更了解北韓與中國式共產主義及黨國體制之外,更能讓我們反思本身共產主義運動如何走上歪路。別以為中國是次修憲與香港人無關,心水清的都知道香港的威權統治已經全面確立,行政、司法制度等受到嚴重破壞。若習近平能夠長期執政,其鐵腕統治勢必蔓延到澳門及香港。中國的民主空間早已變得狹窄,若香港都受波及,距離變成跟隨獨裁政制的「香港市」將會不遠。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真正全面的民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