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社工繼續打雜 學生繼續無助 回應財政報告「一校一社工」

社工繼續打雜 學生繼續無助 回應財政報告「一校一社工」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由屯門虐兒事件開始,小學社工一直用不同方法走出來表達意見,寫文章,做訪問,見官員,出行動。這兩個月來我們把小學的輔導工作情況展現給社會知道,亦努力不懈地爭取小學社工常規化的同時,卻換來最不知所謂的「一校一社工」。

「……我亦會在二零一八/一九學年開始,增加公營小學的資源,鼓勵學校按校本情況,加強及優化社工及輔導服務,最終達至「一校一社工」……」

我會形容財政預算下的「一校一社工」是最懶惰最求其最縮骨的方案,懶理業界聲音,求其亂加資源,縮骨卸膊將設立「一校一社工」的責任交予學校,美其言按校本需要達至小學社工常規化,事實是丟棄對兒童成長的承擔。

我的指責源自作為小學社工的憤怒。首先,校本模式決定小學一校一社工,未能將駐校社工的身份獨立於學校體制之外。當遇有學校投鼠忌器的場面時,往往導致社工的專業判斷被學校的立場左右,令原本針對小學輔導的需要失效。另外,投標制標榜價低者得,同工待遇欠標準,難以挽留有經驗的同工長期駐校,直接造成駐校社工走馬燈,由一校一社工變成一年一社工。此舉實在窒礙校園內社工與學生建立互信關係,試想像如果每逢開學便看見社工室只有新面孔,小朋友會有信心傾訴心中秘密嗎?再者,想不通為何不參考中學的模式,由機構支援駐校社工,提供前線督導,遠勝孤軍作戰。葉問也只是打十個,戰狼尚有三佰位族人支援,一個社工面對幾佰學生,你當駐校社工是甚麼?

作為小社工,我對財政預算識條鐵麼?但我不難想像,公帑如此揮霍後,小學即使都有了駐校社工,該社工也只不過淪為花瓶,依然是一名雜工。這幫雜工亦心底明白學生問題不是去多次海洋公園就能解決,但偏偏以上種種原因,使得他們有力難施,比學生更無助。

小學一直欠缺完善的輔導服務系統,可惜的是原來枉死多少生命亦未能迫使政府認真關注,對症下藥,我今晚真擔心財爺能否安寢,七十九條生命半夜或許會自己告訴他想不想去海洋公園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