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專訪】昔日壞孩子重投公民 馮啟匡:想證明仲踢得

【專訪】昔日壞孩子重投公民  馮啟匡:想證明仲踢得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咸蛋,拍佢!」他是港甲球隊公民的隊長——馮啟匡。他曾經為了做職業足球員,不惜邊做清潔工邊踢波,他是2009年東亞運金牌成員;他又曾經因為「向對方球員或職員作出挑釁行為」被重罰停賽十一場,是球圈的壞孩子。馮啟匡今季重投公民成為隊長,希望能替球隊爭取好成績:「更想證明仲踢得。」

故事要由十多年前說起:讀書成績不好,小學一放學便去街場踢波,踢麥當勞足球計劃,後來加入新界南區隊,贏得冠軍;這是馮啟匡的少年時代。好波自然有人賞識,馮啟匡被「魔鬼教練」黎新祥相中,加盟香港08。香港08是怎樣的概念,九十後球迷可能不太清楚。這隊以年輕球員為骨幹的球隊在2002年成立,足總希望透過訓練和實戰,好讓球員參加2008年北京奧運足球比賽。

馮啟匡在訓練時身穿印有咸蛋超人的衫,久而久之,球迷和隊友都叫他「咸蛋」。「當時已決定,要以踢波為志業。」不過,香港足球當時正值冰河時期,球圈市道不景,入場球迷的人數屢創新低。

IMG_4688

踢了兩年乙組後加盟福建,終於有機會一嚐踢甲組的滋味。馮啟匡的感覺是很新鮮和開心,「知道自己程度去到邊」,但戶口的數字同樣新鮮:「那時候人工很低,每月只有四千元蚊吧。」阿匡不諱言「覺得無乜將來」,季後曾打算退出。

香港08和黎新祥

正要放棄時,收到黎新祥的電話,喚他重投香港08。說起黎新祥,馮啟匡念念不忘其教導,有一次便因為練習時不集中,被黎新祥罰他自摑:「佢叫我講返個指令,但唔專心聽所以講唔返,最後自己打完三把,他再打三把。」

馮啟匡又指黎新祥很保護本地球員,一直爭取讓他們進入港隊和上陣:「他很俾機會,很細心。」那時候,香港08的隊友還有梁振邦、鄭禮騫和李恆匯等:「嗰陣大家都咬緊牙關,一齊衝,諗返其實好美好。」這已是回不去的年代。

「其實有啲掙扎,但都想試下,睇下自己得唔得,想當完成一個心願。」踢波搵食,家人不算支持,但俾到家用就可以了。為了賺取更多收入,馮啟匡於是便日間踢波,晚上返兼職,跑去做舞台承辦,亦即是馮啟匡口中的「做音響」;在活動舉行前佈置場地及設備,凌晨活動完結後收拾細軟,並運回貨倉:「搞完通常都一點幾兩點,唔通你攤大手板問屋企攞錢?唔可能啦。」

兼職清潔工和舞台承辦 「鍾意踢波嘛,唯有辛苦少少」

「其實係會攰,但鍾意踢波嘛,唯有辛苦少少。」一季後加盟公民,那是2006至2007年球季的事,馮啟匡去酒吧做清潔工,早上收工後再去練波。「啲人話係厭惡工作,但自己讀書唔多,又淨係識踢波,其實都想接觸下其他不同的工作範疇,睇下踢波辛苦定做野辛苦。」

IMG_4706

就是這樣,馮啟匡每週總有幾日,早上六點到達酒吧,將吧檯抹乾淨、洗廁所和清理嘔吐物 ;九點做完便離開。嚴格來說,直至第二年才成為全職足球員。

「小時候已想代表香港,一踢波就想代表香港。」果然,機會來了。2009年12月12日,香港大球場,這班小伙子歷史性拿下東亞運足球金牌。阿匡是其中一員,「拿冠軍係開心,而大家都係同期,嗰感覺係雙重開心」:「咁大個仔踢波,唯一一次全場爆場。」

九年下來,金牌成員的際遇和發展都不同。賴文飛、阮健文、劉念溢和白榮澤先後從職業足球退下來,梁倬軒、郭建邦和鄭禮騫更涉及打假波被起訴;葉鴻輝、曾錦濤和葉頌朗等仍在球場上努力,那一代球員彷佛是香港足球的縮影。

替公民先後拿下足總盃及高級組銀牌冠軍,這支中型班為本地球迷帶來不少美好回憶,並出戰亞協盃。馮啟匡便記得曾偉忠曾經說過,「有錢人都未必有贏波的感覺」:「小時候其實唔明白,但依加明白了。」

IMG_4713

左為公民隊友陳韶遠,同是2009年東亞運金牌成員

「唔發生呢啲事唔會反省,個次對足球生涯好大衝擊,好唔開心,其實自己只係肉緊啫。」 阿匡口中的「呢啲事」是指2011年時,公民作客屯門時,被指在賽後 「向對方球員或職員作出挑釁行為」、「在場內擾攘」及「向公眾作出挑釁行為」,最後被足總重罰停賽十一賽。

今是而昨非 從前頑童成熟了別皺眉

他自踢波以來都是擔任破壞型中場和後衛。此一時,彼一時,今天的馮啟匡依然是防守中場,不同的是已修斂了不少。「依加回望,覺得自己好魯莽,可能因為小時候便已性格火爆,落到場又唔輸得同衝動。」

遭重罰停賽11場,隨之而來的是公民亦和他解約。「想不到球會都係咁諗,真係有諗過退出,我都有付出的,但咁睇都無辦法。」「世界級球員都有掃蕩型,落到場我無理由讓你嫁嘛。」馮啟匡斬釘截鐵地說。幸好,獲得太陽飛馬的邀請,總算有班落。

此外,今天依然有球迷不滿指,馮啟匡的收山攔截令前南華前鋒泰利史高斯受傷。馮啟匡有這樣的回應:「我聽過但無印象,有整傷過佢咩?有咁嚴重咩?我自己踢過佢都唔知,。」

IMG_5335

馮啟匡兩年多前效力黃大仙,但月薪只有七千元

記者亦忍不住問馮啟匡,最喜歡的球員是否堅尼或是韋拉,他笑著說較欣賞巴塞隆拿的美斯。 「香港就欣賞林嘉緯,創造力好,真心好好波,際遇再好一點便做了球星。」但馮啟匡在太陽飛馬不受重用,所以僅一季便改投元朗。「想踢多點,嗰兩年叫搵返喺公民嘅感覺。又有出場機會,所以想落力點,希望可以證明唔係得個茅字。」

兩季過去,元朗不和阿匡續約,他坦言有點失望,遂在2015年至2016年球季轉投黃大仙。馮啟匡指當時已是「半退」的心態,加上月薪只有七千元:「一直話話會加,去到季尾都無加,當時已經唔想踢了。」球季完結後,馮啟匡又繼續做舞台承辦,去季「腳㾗」在地區球隊葵青踢甲組。馮啟匡一直都有諗過投考紀律部隊,但多年來都沒有付諸行動,「越大嗰心態越有猶豫,會問自己做唔做到呢?所以始終沒考到。」

「『公民』呢個名字其實熟悉,記得貝生(貝鈞奇)以前帶我哋到緬甸踢亞青,咁就十幾年。」

五年前離開公民,五年後的今天重返公民,他希望公民有機會的話能重返港超聯,在旺角場上繼續飛馳:「但我都明,俾你踢多三、四年都係咁,始終要踏出返社會。」

IMG_4760

馮啟匡早在公民時期已考得亞洲足協C級教練牌照,但卻沒興趣以教練為職業。他認為,教練工作不長遠,並對香港足球感到悲觀。「教波接觸過好多小朋友,其實都好好波,但家人反對就無得踢,加埋又炒場,你再睇埋政府啲態度。」

冀香港設球員工會 保障球員權益

「踢完無保障,點搞呀?」今年32歲的阿匡認為,香港足球要有起色便要保護球員,所以十分支持成立足球員工會:「個個都會有完嘅一日,有工會可以令球員有多啲保障。講真,又做球會主席又做足總高層,都好唔健康啦係咪。」

「香港做運動員就是無保障。」馮啟匡現時在健美總會任文職,他坦言初時不習慣,「要向現實低頭,始終要生活」。他寄語有意踢職業足球的年輕人要思前想後:「踢波如果諗住 hea 就咪做足球員,想做就要俾決心,先會做得好。其實做咩都係嫁啦,唔係咩?」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