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中國

習近平稱帝與頂層設計

習近平稱帝與頂層設計
廣告

廣告

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已於二月二十八日閉幕。全會通過向三月三日開幕的全國政協、全國人大兩會推薦國家機構領導人名單,並提交《中共中央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

由於黨領導一切,除非斯時發生政變推翻現領導人,否則這些建議一定通過。因此習近平稱帝是沒有問題的。不過,中央全會開幕前官媒就突出報導修改憲法的內容,引發外界譁然,因此準皇上龍顏大怒,查辦了相關媒體,封殺網絡,在全會公報中隻字不提廢除連任限制的修憲工程。這種掩耳盜鈴的做法,表明一個獨裁者表面上多麼強大,其實心理狀態非常虛弱。袁世凱稱帝不久在反對聲中嗚呼哀哉,那時他才五十七歲。

習近平要做毛澤東,當然要學毛澤東的權謀。中共紅二代對這些權謀都津津樂道,形成社會風氣,導致全國烏煙瘴氣。拋開十八大以後習近平大規模整肅異己不說,在提出修憲前夕就針對高層兩大勢力進行威嚇:一是起訴鄧小平外孫女婿吳小暉壓住其他紅色家族與太子黨;一是處分現時團派領袖、總理李克強的國務院秘書長楊晶。中紀委出面,理由不是貪污就是違紀。可是對已經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江澤民派系突然釋放善意,把早年就已與大走私犯賴昌星勾結而臭名昭著卻跟隨江澤民三十年的心腹、前軍委辦公廳主任賈廷安上將(六十六歲)安排「人民代表」的職務。

雖然玩了這些花招,習近平也知道還有許多棘手的事情要處理。例如構建黨政合一的司法機器完善他的專政職能,加上修憲,因此將他在去年縮短的兩會會期又延長了,本來三月十日結束,但北京市公安局的交通管制通告卻是到二十二日為止。

三中全會公報聲稱這是「範圍最廣」的機構改革,有學者則認為完成了「頂層設計」,這些都意味著它將完成習近平可以稱帝的制度建設,當然也包括重要的人事安排,因為路線確定之後,幹部決定一切。

習近平雖然在學毛澤東,然而他沒有毛澤東的信心,這是因為他缺乏政績與起碼的文化底子,遑論戰功。因此毛澤東用人五湖四海,習近平則是老朋友、老部下,以前不相識的都靠不住。因此重用的是王岐山、趙樂際、張又俠、栗戰書與他的浙、閩舊部,尤其是浙江的「之江新軍」,因為他在浙江擔任過省委第一書記,決定全部主要人事。

用人範圍之狹窄,注定因為缺乏經驗而會出亂子。去年冬天北京市驅逐低端人口與沒有準備好就拆掉煤爐卻接不上燃氣漠視民生、以環保為名要立即關掉昆山台商工廠等等簡單粗暴做法就是例子。在外交與軍事上的莽撞也不乏例子。因為坐直升飛機上來的領導幹部缺乏工作經驗而又恃寵生驕,何況一樣都是貪官污吏。這都是他未來的統治危機。

即使文革大整肅期間的中共九大,毛澤東還聲稱要有右派代表而在中央委員會留下陳毅元帥;在延安時期即使打擊張國燾而又拉攏張的舊部,例如許世友將軍就成為他的死忠。然而習近平因為缺乏安全感而無法這樣做。即使做為他主要臂膀的王岐山,最後也是功高震主,就算兩會安排他做國家副主席,也只是利用與安撫,不會給他實權,因為王岐山的政治智慧與業務能力比習近平高許多,尤其王擔任中紀委書記,豈會沒有習近平的黑材料?史達林進行黨內大清洗的內務部頭子雅戈達與葉若夫,利用完了以後就死在史達林手裡,貝利亞在史達林死後也被繼任者槍決。因此習王關係可能還有好戲。

六四屠殺以後,當時的中共元老彭真說,我們都坐在一條破船上,需要同心協力(大意)。因此後來的所謂「集體領導」就是利益均霑,彼此妥協。如今習近平打破這個平衡,連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兒子劉源、前國家主席李先念女婿劉亞洲都從軍中排斥出去,他的習家獨大也會讓他縮小高層的統治基礎,也怪不得不斷有軍事政變的流言。

未來的習近平團隊,既不是習李體制,也不是習栗體制。北京傳出來的消息,未來是習張趙的鐵三角。張是張又俠,他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軍委副主席,參加過越戰,再就是陝西人,與習近平是大同鄉,父親張宗遜是開國上將,習近平爸爸習仲勳擔任第一野戰軍政委時,張宗遜是第一副司令員。趙是趙樂際,十九屆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他也是習近平的陝西同鄉,傳說在陝北插隊時就認得,祖父是習仲勳在西北軍政委員會時期的同僚;趙樂際擔任陝西省委書記時把與習近平有關的「古蹟」都修飾一番以表忠心。這樣,以習近平為核心,左右兩位是掌控專政職能的軍隊與司法兩把刀子的張與趙。鐵三角缺乏熟悉經濟的陝西老鄉張維迎的強烈改革意識習近平不會用,看劉鶴能否入籍成為「四方城」。

總之,要成為習近平的鐵哥們,還得是陝西同鄉,這又增加了許多排他性。因此稱帝雖然風光,然而成為「孤家寡人」以後,日子不一定好過,而中國與世界都增加了許多變數需要大家去面對。

原文刊在自由時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