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九巴)老細炒人,有乜問題?

(九巴)老細炒人,有乜問題?
廣告

廣告

話說,九巴炒咗兩個罷工嘅車長。

香港人睇呢單新聞,應該唔會覺得有乜嘢特別。夥記唔聽話,老細炒人,有乜問題?

問題就係呢個員工明顯係發起或者參加過工業行動。喺任何已發展社會,咁樣都係嚴重違反勞工權益嘅事情。 又係西方霸權咁講嘅英美澳紐,如果有公司夠膽咁講(唔好話做),政府會對該公司作出巨額懲罰,其中檢控過程係偏向保護員工(因為僱主職工嘅權力及資訊並不對等),舉證反駁嘅責任在於僱主,勞方並唔需要具體嘅證據。 而僱主如果對勞工作出報復性行動,各工會就會聯合罷工,直接全面癱瘓生產。另外該公司嘅公眾聲譽亦都會破產,有排spin PR都補唔番。

但係點解香港可以咁樣既呢?簡單嚟講就係香港人奴性重,喺香港勞工嘅眼中,勞工權益同老闆並不平等。 有啲似政治咁樣,掌權嘅人畀你幾多就有幾多,冇人諗過權利呢樣嘢,其實係由下而上所賦予。冇勞工諗過,示威罷工集會係勞工嘅權利,更加冇勞工認為自己參加罷工天公地道。於是,所有工業行動都冇員工齊心參加, 更加唔會有其他工會聯合嚮應,最後對僱主做成的壓力有限。

更加嚴重嘅係大部分勞工對罷工有罪惡感,認為自己搞事,認為係自己影響到其他人的日常運作。而市民大眾對於打工嘅勞工都係冇同理心,冇人會覺得其實自己都係勞工,只係覺得任何罷工都係妨礙到日常生活,有他朝君體也相同嘅一日。再加上香港傳統既公會基本上都畀老闆或者建制收編曬,除咗蛇齋餅粽之外,根本就唔會真係為勞工權益站出來安排罷工或者其他工業行動。

呢啲絕對唔係我自己嘅一面之詞,我以前跟過紮鐵工人罷工同埋碼頭工人嘅工業行動,傳統工會點樣企喺老闆嗰邊講說話, 勞工階層係幾咁無力(甚至乎自責),到而家都仲係歷歷在目。

香港人其實無權呻自己返工有幾辛苦,嗰啲無償加班同埋工作時間以外嘅額外勞動(例如星期六日要準備星期一嘅powerpoint),全部都係因為冇人反抗之下嘅習非成是。自己都唔認同自己的權益,點可能會有乜嘢保障? 而家有人正義心重企出嚟搞罷工,結果畀人炒魷。市民大眾,或者退一步講九巴嘅車長,有冇一齊企出嚟捍衛呢一位為大家出聲嘅出頭鳥?

冇。

我記得以前碼頭工人罷工,帶頭嗰幾位工友後尾都冇繼續做落去。嗰陣時僱主要報復,點都稍為過幾個月冷河。今次九巴完全冇考慮到呢一點,直接就手起刀落。可能係因為新中國式秩序係香港已經實行,有強權,就唔使講公理。中國人有中國人嘅做事方式,經濟既然大好,事事拎英美澳紐呢啲番邦國家呢比較就冇必要。中國人做嘢一出手,西方國家看到怎麼能不驚呆了和沉默了?

過兩日就唔會有人再記得呢幾個車長。大家無事繼續返工,繼續企喺巴士站咒罵點解巴士又遲到。過兩年又一單巴士剷上行人路嘅意外,只要死嘅唔係自己亦都冇乜所謂。呢啲係香港人自己嘅選擇,yay。

又係我自己多事既…… 嗰日我上堂啱啱先講過,係加拿大,僱主見工嘅時候唔可以問你有冇結婚有冇細路,如果唔係到時唔請你而請咗另一個人同你資歷一樣嘅,僱主就有機會畀人告。不過呢啲事情太不符合地方智慧,我又點可以拎呢啲嚟同香港比較?

作者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