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邢福增

土生土長香港人,有志於中國基督教及當代中國政教關係研究。從事神學教育工作二十多年,現任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網誌

國際

愛國主教口中的「利瑪竇模式」

愛國主教口中的「利瑪竇模式」
廣告

廣告

利瑪竇墓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在北京出席兩會的天主教愛國代表(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雷世銀主教〔自選自聖主教〕),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記者訪問時,推崇「利瑪竇模式」,認為此是「最適合中國的模式」,看罷令我大吃一驚!甚麼是「利瑪竇模式」?是「文化適應」嗎?利子不僅主張「合儒」,更提出要「補儒」及「超儒」,同時也要「易佛」。他的《天主實義》,確用了不少儒家概念,但同時卻將天主教教義表達出來。今天,在「天主教中國化」的命令下,只容許與社會主義「相適應」,可以提出補充及超越社會主義價值嗎?利子開展「學術傳教」,今天中國政府能接受大學生及知識分子信教嗎?還是中共將「學術傳教」斥為「宗教滲透」?利子實踐「上層傳教」,在明末吸引了不少具科名的官員奉教(如禮部尚書徐光啟),今天中共容許官員幹部信教嗎?利子主張中國奉教者可以「祭祖」,但這並不是「宗教意義」的拜祖先。這一切,在在說明,「利瑪竇模式」不是無條件及無底線的協調與讓步。

那麼,愛國主教說的「利瑪竇模式」是甚麼?其實,是康熙的「利瑪竇規矩」。清初禮儀之爭,康熙在「禁教」時,曾說:

諭眾西洋人,自今以後,若不遵利瑪竇規矩,斷不准在中國住,必逐回去。若教化王因此不准爾等傳教,爾等既是出家人,就在中國住著修道。教化王若再怪你們遵利瑪竇,不依教化王的話,教你們回西洋去,朕不教你們回去。倘教化王聽了多羅的話,說你們不遵教化王的話,得罪天主,必定教你們回去,那時朕自然有話說。說你們在中國年久,服朕水土,就如中國人一樣,必不肯打發回去。教化王若說你們有罪,必定教你們回去,朕帶信與他說,徐日昇等在中國服朕水土,出力年久,你必定教他們回去,朕斷不肯將他們活打發回去,將西洋人頭割回去。朕如此帶信去,爾教化王萬一再說,爾等得罪天主,殺了罷。朕就將中國所有西洋人等都查出來,盡行將頭帶回西洋去。設是如此,你們的教化王也就成個教化王了。你們領過票的就如中國人一樣,爾等放心,不要害怕。領票,俟朕回鑾時,在寶塔灣同江寧府方西滿等十一人同賜票。欽此。

查禮儀之爭乃因祭祖問題引發,最後導致「禁教」。但回顧歷史,祭祖問題已從最初的文化、神學及牧養爭論(祭祖是宗教嗎?是拜偶像嗎?在何種程度上可以接受?),演變成政治問題。康熙認為,中國奉教者應否祭祖,不應由「教化王」(即教宗)決定,用今天的話,即是「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故此,當教廷代表到北京宣示立場,本質上已變成「教權」與「皇權」之爭。康熙所欣賞的「利瑪竇規矩」,即是接受大清的領導,而捨棄教宗與教延(即今天的「獨立自主」與「 愛國」,接受黨的領導)。「領票」即是接受大清的宗教管理(即今天的登記)。

因此,愛國主教主張的,不是真正的「利瑪竇模式」,而是臣服及屈從於統治者,是帝國本位的「利瑪竇規矩」!

020

最後,提到利瑪竇,一定要說利子之墓,正是今天北京市委黨校所在地。原址是天主教傳教士柵欄墓園,後經歷1900義和團的破壞後,建成諸聖堂作記念。中共建國後,北京黨校在1954選址於此。文革時,墓園再一次受到徹底的摧毀。改革開放時,正值中意建交,得以全面修復。

021

敢問,今天,愛國主教如果來到北京黨校,究竟是去接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愛國主義教育?還是到利子及一眾來華傳教士諸聖的空墳前追思與懺悔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