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換了梁振英上庭,有人來支持嗎?

換了梁振英上庭,有人來支持嗎?
廣告

廣告

常有人說,一個人如何如何,要看他有什麼朋友。我說不是,一個人的真本性如何,不可能在他風光時的朋友反映出來,只能從他折墮時的朋友態度看出來。

曾蔭權捲入官司,鋃鐺入獄,絕對是由天堂跌入地獄的人辦。即使上訴成功,至今官司還未完結,不知結果會如何。他多少歲?他還有沒有機會掌權?他還能有什麼影響力?大家都心裏有數,他已經「完」了。可是,多次審訊中,有很多名人到庭支持,包括最知名的陶傑、曾俊華、黃仁龍、劉細良等。這些人露面支持一個過氣、再無可能掌握權力並可能再次入獄的落水狗,可以得到什麼好處?可以分到什麼利益?答案很明顯,就是nothing!

好了,昨天,法官陳慶偉痛斥,曾蔭權聘請公關、獲前律政司長黃仁龍、前財爺曾俊華等名人到庭支持,目的無疑是藉此塑造好人形象,以「走後門」方式向陪審員展示良好品格,認為該行為與叫朋友穿黑衣到庭威嚇證人或陪審團不相伯仲。

這幾個人有何反應?是否就此縮沙噤聲?不,陶傑受訪時率先反駁,說不要當嚴謹機制選出的陪審員是弱智;黃仁龍發聲明,指法官所言不符事實,透露自己是自發到庭旁聽,希望給予曾氏夫婦鼓勵和精神上的支持,強調自己並非由公關安排到庭;劉細良在城寨出Post指:香港的司法制度去到無法無天的地步,得人驚。個官走到這一步,仍然用盡各種手法針對當事人,不禁令人懷疑曾蔭權是否得到公平審訊的機會;最有型都係鬍鬚——為遇困難朋友伸援手是普世價值。

隨便舉出以上四個人,不妨想想他們是什麼人?他們浪費時間出席旁聽而一無所獲,還受到法官無理斥責,仍然敢於反駁(當然他們全都無官一身輕),繼續支持曾蔭權,冇人閃咗去,為的是什麼?為的,很可能就是一個對他們不是nothing的「朋友」、「戰友」。

這些人和這些回應,是公關公司可以請得動嗎?如果他們只是利益苟合之徒,他們會理睬公關公司嗎?一個何志平落難,人人割蓆同佢唔係好熟,有什麼知名人士敢公開為他說一句話?我記不起。

試想,如果在庭上的是梁振英,你猜,有多少舊部親朋會到場旁聽?有多少人有膽說「我是為支持朋友而來」?那些「舊部」、「梁粉」老早消失得八八九九,莫說區區公關公司,你付錢給這些人他們都不會到,免得影響「前途」——錢只可以買起傅振中、李偲嫣之流。這些心中只有計算唯利是圖的人,又是你可以隨口用「人情卡」請得動嗎?

法官理應少吃人間煙火以避嫌,但像法官這種評論,未免太離地,與世情脫節了吧。將以上幾個名人等同穿紅衣的愛字頭,也真夠侮辱。

我從前說,曾蔭權在位時,香港核心價值損害最少,所以比較起來,他是至今最不壞的特首。他在位時,很多人包括我也會對他諸多批評,因為掌握權力的人,必須受到輿論的無情監察,用最高的要求去對待掌權者,是文明社會、公民社會的應有常態。到如今,他落難如此,看到很多人還對他不離不棄,沒有割蓆,我更加覺得他是香港史上最好的特首——因為在習帝時代,香港不會再有好特首,甚至有一天再沒有特首這個職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