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對於改街名的睇法

對於改街名的睇法
廣告

廣告

有香港政協提出,愛國應該從改街名做起,對新一代的國民教育是有所幫助,這點是可以理解,其實,你問我支不支持,我絕對贊成,但我認為必須要全面去做,不要改一兩條街就算。我雖然是戀殖,但我覺得這位香港政協的說法很有道理。因為,人心不回歸,好大程度和日日還看到殖民地的東西,確實很難完全投入愛國之心。

大家若果有留意到,特區政府實在也有這樣的行為,當年回歸不久就拆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就是一種表態。當大家問到,為什麼只拆港島,不拆九龍天星碼頭,這個就是殖民地的味道問題,九龍區不夠殖民地色彩。大家還有沒有留意到,中環舊郵政大樓,中區消防局等,全部都拆卸或者改建。這個就是去殖民地之心。

陳佐洱有講過,香港應該立法去殖,他真的可能看得神劇多了,全世界,去殖或者轉型正義都是意識形勢,不能一刀切,只能在每一個項目去處理,像台灣也是,民進黨或者台獨組織都想定立一些去威權時代的遺跡,都不這麼容易,因為涉及的範疇很廣。記得當年,陳水扁想將中華郵政和中華航空改成台灣郵政和台治航空都被否決,主要並不是沒有決心,而是執行上出現很多問題。當然,將中正紀念堂的廣場改個名,談何容易。

從一位所謂有識之士說要填平淡水湖,我就認定,這個並非真正解決住屋的問題,只想將這個具殖民地色彩的水塘填平。讓大家忘記了,為什麼有淡水湖,還可以益到新界人。另一方面,更多的人,包括前和現任特首都認為要將郊野公園改為建屋之用,難道這樣明顯的想去殖,大家都看不出。當然,除了去殖之外,更可以利益輸送,這樣就得到更多的新界人對政府的支持。

為什麼我贊成要改就全面改,我真的想看看政府有多本事,就單單郵政方面,並不是坐在會議廳說兩句算,這個我是從台灣當時陳水扁說要改,那些立委所道出來的難處。最低限度政府是要付出非常之大的費用去作更改,難道可以改中文不改英文。若果只選一兩條什麼皇后大道,或者彌敦道去改,我必定抗議,因為我都認為要去殖,但要徹底,一件都不能漏。

有人提到,這位建議的政協背景,這些就是我常常說,當年為逃避共產黨—而走來香港的人,到對外開放,得到甜頭,就開始說愛國,原來,他的孩子都是美國名牌大學生或者畢業生,我懷疑他可能也持有美國藉,這個有待驗證。認識很多這類的朋友,我說過,最近有一位朋友都當了政協,不過不是全國,他就是如這位阿哥的一樣,當年一條泳褲來香港。發財愛國,而非立品,這些人不但沒有感恩港英政府收留之恩,今天就反面無情,要去殖,相信,有朝一日習帝下來,他反習的動作比去殖更大。

講真,你將全香港街名改,後生一代都不因此而愛國,回去問下你的仔女,再問下你太太點解送他們去美國讀書就有答案。最後,我還是支持全面將殖民地的街名改,我也想撈一筆油水,因為到時需要大量人才,我希望也能為國家盡點力,不過一定要收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