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工黨

工黨的主張:民主、公義、永續、團結 工黨的理念:自由和平等 網誌

政經

麥德正:車長復職荊棘滿途 工聯會實為始作俑者

麥德正:車長復職荊棘滿途 工聯會實為始作俑者
廣告

廣告

撰文︰工黨副主席、東區區議員麥德正

執筆之時乃3月7日,數小時前的凌晨時份,眾多九巴車長、工會、聲援團體及市民在九巴車廠示威,反對資方解僱號召罷工爭取權益的葉蔚琳及其餘三位車長。資方於拂曉前宣佈,暫恢復四位車長的僱員身份,但他們要透過企業內的上訴機制覆檢解僱一事,才能決定他們能否正式重返崗位。

28576131_1615173088579035_8295253930883940352_o

幾家巴士公司均設這類上訴機制,主要是讓被指工作表現有問題或違反紀律的員工上訴,但一般只處理車長的工作表現,並非涉及工業行動。資方是否想以此為緩兵之計,再進行秋後算帳,最為社會公眾所關心。

企業內的上訴機制不是法例,最終判決結果由資方一錘定音。按照現行法例,員工因進行工會活動,受到資方打壓,可循兩方面進行追討:

28576308_1615173175245693_2095871403961090048_o

一、要求勞工處檢控僱主觸犯「防止歧視職工會」條例,被定罪者最高可被罰款10萬元。

二、到勞資審裁處向僱主追討不合法解僱補償,或要求復職。如法官判決為不合法解僱,員工可獲最多15萬元補償金,或得到復職(但法庭只能「在勞資雙方同意下」才能頒復職令,是虛假的復職權)。

28577004_1615172905245720_7819087652853907456_o

香港勞工法例對工會保障不足,而舉證又在控方,當資方表示解僱是基於其他原因,而不是因為工會活動,勞方舉證並不容易。而葉蔚琳與眾車長在號召罷工之後,表示要爭取權利而籌組工會的消息廣為人知,資方明知如此而解僱他們,則打壓成立工會的意圖相當明顯。

可惜的是,縱使勞工處成功檢控僱主觸犯《防止歧視職工會》條例,勞資審裁處判決僱主支付不合法解僱補償金,僱主只需按法例支付員工法定補償及罰款,則可了事。若企業財雄勢大,又不怕打擊工會有損名譽,的確可以用銀彈攻勢去解僱工會會員。說到這裡,就明白復職權有多重要了。

0e07156c-2a4d-49f0-a3b1-e8c9f313fe90

早前,工黨張超雄議員對政府提交的《僱傭條例》的法案提出修訂,令僱主必須遵從法庭復職命令,復聘選擇復職的僱員,及提高僱主支付的賠償金額,給選擇不復職的僱員。但政府居然撤回該法案,以免工聯會及民建聯就張超雄的修訂投票表態而陷於尷尬,影響同時隸屬工聯會及民建聯的鄧家彪補選的選情。可見官商勾結的政府為了「維穩」,與工聯會聯手壓制勞工權利。(詳見筆者3月2日《九巴車長抗爭火炬的啟示》一文)

之後,鄧家彪在九巴車長抗爭事件中再出洋相。

23c2d783-de8d-432c-8027-5095245e4b7c

2016勞顧會的僱員代表選舉中,鄧家彪身為工聯會屬下「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的副秘書長,獲工聯會支持以344票成為「票王」當選。今年二月,「汽總」的「九巴分會」與資方黑箱作業,達成令車長普遍不滿的薪酬方案,葉蔚琳車長指「九巴分會」出賣員工,之後號召罷工。鄧家彪身為「汽總」副秘書長,應當十分清楚巴士車長底薪不足,需要不斷加班,以賺取補水工資,隨之產生交通安全問題,一直為人詬病。鄧家彪作為勞顧會委員,亦身兼「標準工時委員會」成員,聲稱「爭取標準工時」是勞顧會首要處理的議題之一,作為「汽總」副秘書長的他,如何解釋他的「九巴分會」何以與普遍車長對立?

葉蔚琳車長號召罷工之後,「九巴分會」副主任黎兆聰則向媒體拋出名句:「我哋係好理性嘅工會,唔會學啲白痴咁,按章工作、一人罷工。」

76bb5046-a29e-4fe5-85b1-94a0500b8d4c

當葉蔚琳等四名車長被解僱後,參加立法會補選的鄧家彪發布網上影片,強烈譴責九巴涉嫌不合法解僱車長,無視《基本法》保障工業行動,要求勞工處調查,準備起訴九巴。後來,有人在影片下留言,指葉蔚琳車長活該,亦有人叫鄧家彪小心補選選情。不久,該影片被刪去。鄧家彪忽然撐「九巴分會」稱為「白痴」的葉蔚琳車長,又忽然刪去影音憑證,可見其撐勞工的姿態是何等虛偽。

上述鄧家彪的窘態,不完全是他個人的原因,而是工聯會作為官商勾結政權的一部份,本質上必須擔當阻礙勞工權益落實的政治任務,但作為偽勞工代表,又需要惺惺作態,假裝積極爭取。而鄧家彪作為工聯會近年力捧的政治代表,適值要參加立法會補選,為了選情,被逼回應車長抗爭中突顯的大是大非,不惜與工聯會旗下工會的立場相左,出乖露醜。什麼是真正的工會,什麼是真正的工賊,不是很清楚嗎?

*鄧家彪是立法會補選新界東的候選人,其他同區候選人包括范國威、黃成智、方國珊、陳玉娥、趙佩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