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從網絡中立法看民主的好處

從網絡中立法看民主的好處
廣告

廣告

華盛頓首先在美國通過「網絡中立法」,獲得一致好評(註一),其立法內容是:

網絡供應商不能針對網絡內容隨意刪減、針對特定網媒限速和針對用戶使用量鎖頻;網絡供應商需要提高其行政和政策的透明度(註二)。

這一立法明顯地對小市民有利,其唯一的反對可能來中國,中國倡導「互聯網主權」與「互聯網主權」互不相容。它想限制美國用戶看到某些對中國不利的資訊。立法也影響了中國的供應商在美國做生意。(註三)

輸出中國制度

歐盟對中國輸出其政治制度反應頗大。

德國外長引用富蘭克林的格名:「我們必須團結一致,否則我們都會被(中國)分開地問吊。」現在中國全力在港推銷民族主義,以麻痺港人。我預計,習近平有能力在香港再次搞出一個國粹派。

電視

例如翡翠台在每晚8時的黃金時段播普通話,講習近平如何令中國強大。它拍得很認真,其取材也很實在,可見落料十足,志在呃人。黃絲看來有必要向廣管會投訴,無線將其英語頻道變成普通話頻道。

反美

習近平想搞抗衡西方民主政治的另一套,它找來一批文人出來反美。他們的論調大致在人民日報的一篇文章中看來。

其主要觀點是:

1. 美國的政客們因為被利益集團捆綁;
2. 中國避免了一黨缺乏監督或者多黨輪流坐莊、惡性競爭的弊端;
3. 民主導致政治效率低下。

民主的好處

美國國會的立法相當有效,法案在去年12月在國會提出,今年3月5日由參議院主席和華盛頓州長簽署,3個月後在華盛頓州執行(註四),並非如一些墮落文人所指責的民主無效率;另外,網絡中立法明顯有利於小市民,並非所指的只益利益集團。

投票

在今次的補選論壇中,我們又聽到了民主無用,投票無用,終身制有用的廢話。大家若討厭九巴炒罷工工友的大財團面貌,明白民主的好處,就投票讓民主派的候選人贏回議席,與立法會的泛民團圓,取回所有泛民席位吧。

@@@@@@@@@@@@@@@@@

備註

註一

https://medium.com/wagovernor/washington-first-state-to-pass-net-neutral...

Sarah Bird, CEO of Seattle-based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company Moz, hailed the bill’s passage.

「As more of our economic opportunities such as education, health care, banking, job functions, media viewing and relationships thrive online, the more important it is to preserve consumer choice,」 Bird said. 「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 cannot be allowed to substitute their money-motivated judgment on how you spend your time online. Our internet economy is the envy of the world; Washington lawmakers are helping make sure that remains true.」

總部位於西雅圖的搜索引擎優化公司Moz的首席執行官薩拉伯德讚揚了該法案的通過。

「隨著我們更多的經濟機會,如教育,醫療保健,銀行業,工作職能,媒體觀察和關係在網上茁壯成長,保護消費者的選擇就越重要,」伯德說。 「互聯網服務提供商不能以金錢動機來判斷,你如何在網上花費你的時間。 我們的網絡經濟被世界羨慕; 華盛頓的立法者幫助確保這一點。「

註二

法案摘要:

華盛頓的互聯網服務提供者被禁止,但有一些例外情況:

1. 阻止內容,應用程序,服務或不構成害的設備的傳播;

2. 針對傳播內容,應用程序,服務或不構成害的設備地削弱或降低(「限制」)其流量;

3. 利用一些流量限制(「支付優先級」)來換取利益;或針對某些終端用戶服務進行干擾,或邊緣化某些服務提供商。

華盛頓的互聯網提供商必須披露有關網絡管理資訊,性能和商業條款的信息。

Summary of Bill:

Internet providers in Washington are prohibited, with some exceptions, from:Ÿ

1. blocking content, applications, services, or non-harmful devices;
2. impairing or degrading ("throttling") traffic on the basis of content, application, service,or use of non-harmful device;
3. favoring some traffic over others in exchange for benefit ("paid prioritization"); or unreasonable interference with or disadvantage of certain end user services and choices, or edge providers' ability to provide those services.

Internet providers in Washington are required to disclose information about network management practices, performance and commercial terms.

註三

China has been advocating the idea of 'Internet sovereignty,' which allows governments to create boundaries in cyber space and block foreign sites that it perceives as potential threats to security. Proponents of 'open Internet' have been protesting against the idea of 'Internet sovereignty.'

中國一直在倡導「互聯網主權」這一概念,該主張允許政府在網絡空間中劃定界限,並阻止其認為對安全構成潛在威脅的國外網站。 「開放互聯網」與「互聯網主權」互不相容。

有分析更指,中國可以要求美國網絡服務供應商利用這些影響力,限制美國用戶能否看到某些對中國不利的資訊,以換取供應商進入中國市場的權利。

註四

Bill History

2018 REGULAR SESSION

Dec 13

Prefiled for introduction.

Jan 8

First reading, referred to Technology & Economic Development (Not Officially read and referred until adoption of Introduction report). (View Original Bill)

Jan 18

Public hearing in the House Committee on Technology & Economic Development at 1:30 PM. (Committee Materials)

Jan 25

Executive action taken in the House Committee on Technology & Economic Development at 1:30 PM. (Committee Materials)

TED - Majority; 1st substitute bill be substituted, do pass. (View 1st Substitute) (Majority Report)

Minority; do not pass. (Minority Report)

Minority; without recommendation. (Minority Report)

Jan 30

Referred to Appropriations.

Feb 3

Public hearing in the House Committee on Appropriations at 9:00 AM. (Committee Materials)

Feb 6

Executive action taken in the House Committee on Appropriations at 10:00 AM. (Committee Materials)

APP - Majority; do pass 1st substitute bill proposed by Technology & Economic Development. (Majority Report)

Minority; do not pass. (Minority Report)

Minority; without recommendation. (Minority Report)

Referred to Rules 2 Review.

Feb 8

Rules Committee relieved of further consideration. Placed on second reading.

Feb 9

1st substitute bill substituted (TED 18). (View 1st Substitute)

Rules suspended. Placed on Third Reading.

Third reading, passed; yeas, 93; nays, 5; absent, 0; excused, 0. (View Roll Calls)

IN THE SENATE

Feb 13

First reading, referred to Energy, Environment & Technology.

Feb 20

Public hearing in the Senate Committee on Energy, Environment & Technology at 10:00 AM. (Committee Materials)

Feb 22

Executive action taken in the Senate Committee on Energy, Environment & Technology at 10:00 AM. (Committee Materials)

EENT - Majority; do pass. (Majority Report)

Minority; without recommendation. (Minority Report)

Feb 23

Passed to Rules Committee for second reading.

Feb 26

Placed on second reading by Rules Committee.

Feb 27

Rules suspended. Placed on Third Reading.

Third reading, passed; yeas, 35; nays, 14; absent, 0; excused, 0. (View Roll Calls)

IN THE HOUSE

Mar 3

Speaker signed.

IN THE SENATE

Mar 5

President signed.

OTHER THAN LEGISLATIVE ACTION

Mar 5

Delivered to Governor. (View Bill as Passed Legislature)

Governor signed.

Mar 7

Chapter 5, 2018 Laws. (View Session Law)

註五

在新時代煥發出更強的生命力」

——國際社會積極評價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

《 人民日報 》( 2018年03月07日 03 版)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作為我國一項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和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的偉大政治創造,是從中國土壤中生長出來的新型政黨制度。」習近平主席關於新型政黨制度的論述引發廣泛關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的外國專家學者表示,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既有集中統一領導,又有民主協商,體現了廣泛的參與性。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是對人類政治文明的豐富和拓展。

「中國共產黨能夠團結其他政黨,在共同協商的基礎上制定出務實而長遠的發展規劃,並且一道為實現遠大目標而奮鬥」

前不久在歐盟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中歐數字協會主席路易吉·甘巴爾代拉發言時稱,中國的成功故事誰都知道,可是中國為什麼那麼成功,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回答上來。「在我看來,中國之所以成功,其中一個根本原因就是中國的制度優勢。中國政治制度的突出優勢在於,中國共產黨能夠團結其他政黨,在共同協商的基礎上制定出務實而長遠的發展規劃,並且一道為實現遠大目標而奮鬥。這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是很少見的。」

「虛心公聽,言無逆遜,唯是之從。」這是執政黨應有的胸襟。「凡議國事,惟論是非,不徇好惡。」這是參政党應有的擔當。

過去5年來,中國政協委員、政協各參加單位和各專門委員會,緊扣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司法體制改革、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脫貧攻堅、氣水土污染防治等重大問題,提出提案29378件,經審查,立案23975件。截至今年2月20日,99%的提案已經辦複。大多數提案的意見建議得到採納或正在逐步落實中。「這充分體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廣泛性和包容性,實踐證明這一制度有利於確保國家決策的科學化與民主化,有利於中國不斷取得新的發展成就。」巴基斯坦獨立新聞社中國業務總監賈韋德·阿赫塔爾認為,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讓「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成為現實,通過這一方式,中國人民參與到國家治理進程中,為國家的進步與繁榮貢獻自己的力量。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在最廣泛民眾的參與下不斷自我完善,體現了該制度與時俱進的特點。

泰國瑪希隆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釋元德表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一大優勢是能夠確保中國政治制度具有廣泛參與性,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都能參與到國家治理中。「習近平主席希望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做中國共產黨的好參謀、好幫手、好同事,這傳遞出中國共產黨希望並願意傾聽來自不同方面的聲音。而在所謂的西方民主政治中,這種情況不可能發生,因為執政黨對於在野黨和少數派的聲音鮮有興趣。」

有事多商量、有事好商量、有事會商量。美利堅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趙全勝認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一方面集思廣益,廣泛聽取最廣大人民意見,有助於保持社會安定,另一方面決策科學民主,在此基礎上達成的共識有助於政策的落實。「美國的政客們因為被利益集團捆綁,其局限性十分明顯。」

「就像中國已經成為發展中國家的希望燈塔一樣,中國的榜樣作用也可以成為促使西方國家回歸善政基本原則的催化劑」

新型政黨制度新在哪裡?新就新在它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理論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產物,能夠真實、廣泛、持久代表和實現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國各族各界根本利益,有效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代表少數人、少數利益集團的弊端;新就新在它把各個政黨和無黨派人士緊密團結起來、為著共同目標而奮鬥,有效避免了一黨缺乏監督或者多黨輪流坐莊、惡性競爭的弊端;新就新在它通過制度化、程式化、規範化的安排集中各種意見和建議、推動決策科學化民主化,有效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囿於黨派利益、階級利益、區域和集團利益決策施政導致社會撕裂的弊端。

「如今,西方政治制度的弊端越來越明顯,老百姓對傳統政黨感到失望,新的政黨又沒有執政經驗,大多數只能靠喊口號、煽動民粹主義情緒來獲得支持,不能實際解決問題。歐洲難民危機引發的政治危機,削弱了老百姓對政黨的信任感;美國立法、行政和司法之間權力相互掣肘,導致政治效率低下。」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首席研究員亞歷山大·洛馬諾夫認為,對比西方社會的現狀,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

洛馬諾夫的觀點代表了許多外國專家學者的意見,他們一致認為,中國的政治制度比西方更有效率。

2018年剛過去兩個多月,因為聯邦預算無法通過,美國政府已「關門」兩次。至於政府關張給民眾帶來的不便,以及造成的經濟損失,在代表各種集團利益的議員們看來根本不值一提。1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國情咨文演說,在場兩黨人士截然不同的反應成為美國輿論關注的焦點。

美國《全球策略資訊》雜誌華盛頓分社社長威廉·鐘斯告訴記者,當前西方民主的最大威脅在於以下這一點,即由於民主制度未能滿足民眾的基本需求,公眾中出現了一種「去道德化」的政治趨勢。在美國,被選上公職的政治人物讓選民的利益服從於華爾街的大資本利益,「事實上,華爾街擁有決定誰能當選的力量」。大多數選民認為政府中沒有人代表他們的利益,沒有人為他們而戰。因此,公眾投票意願不斷下降,即使參加投票也更傾向於以反建制的抗議型思維做出選擇,「這顯然是一個非常不穩定的情況」。

「自從‘歷史終結論’提出以來,福山的預測並沒有獲得什麼成功——西方民主制度並不是在退縮,而是在崩潰,且已經持續了相當長一段時間。」鐘斯認為,美國存在著一種金融寡頭政治,金融寡頭們「購買」和「出售」政治人物,政治人物需要大量資金才能開展活動。美國的「民主理想」仍然只是一種理想,而非現實。

在鐘斯看來,中國的政治制度是在保障「民生」的前提下運行的,減貧計畫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正因為如此,與大多數西方國家相比,中國獲得了更好的穩定性。雖然西方也強調民眾福祉,例如美國憲法序言寫入了「增進全民福利」,但實際上這一點已經被遺忘。鐘斯認為,「就像中國已經成為發展中國家的希望燈塔一樣,中國的榜樣作用也可以成為促使西方國家回歸這些善政基本原則的催化劑。」

「西方國家的黨派政治已經淪為一種權力博弈,多黨競爭演變為相互爭鬥和彼此傾軋,政黨之間缺乏共識,也不願意尋求共識。為了反對而反對,為了贏得選票盲目承諾,贏得選舉後由於黨派紛爭而難以兌現諾言。在自利性制衡機制的作用下,西方政黨陷入惡性競爭的困境,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國家政策的制定和實行。」甘巴爾代拉告訴本報記者,相比之下,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避免了無休無止的政黨紛爭,使整個國家更有凝聚力,也更有行動力。

埃及資深媒體人薩伯利多次到過中國,對中國政治和經濟事務有著深入的研究。他表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是符合中國國情的基本政治制度。「這一制度給國家和人民帶來更大的穩定,人民當家做主在這一政治制度中得到了充分和根本的保障。實踐證明,這一制度是成功、有效和充滿活力的,並將在新時代煥發出更強的生命力。」在他看來,這一制度不但在中國有著成功的實踐,而且為人類的政黨政治和政治文明提供了範本。

(本報華盛頓、布魯塞爾、伊斯蘭馬巴德、曼谷、莫斯科、開羅3月6日電 記者章念生、吳樂珺、胡澤曦、任彥、徐偉、張志文、屈佩、黃培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