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本會的使命:認清歷史,把握時事,反對一切挑撥陸港矛盾的言論,反對盲目排外,促進香港市民在「愛國愛港愛人民」的原則下團結起來。 https://www.facebook.com/HKCNEDG 網誌

社運

國研時評——九巴車長正在重蹈貨櫃碼頭工友的覆轍

國研時評——九巴車長正在重蹈貨櫃碼頭工友的覆轍
廣告

廣告

農曆新年前夕一宗造成嚴重傷亡的交通事故引起了公眾對公共交通安全的關注,並偶然觸發了九巴內部勞資雙方一連串糾紛。由於事發前涉事車長曾遭乘客不友善對待,而該車長又屬兼職,於是職工盟屬下的工會藉此時機提出了兼職車長不可靠影響行車安全的問題,同時要求資方改善全職車長待遇,並希望獲得公眾的體諒和尊重。九巴資方不敢怠慢,隨即停止招聘兼職車長,並暫停派更予每週工作少於18小時的兼職車長,隨後更推出將獎金撥入底薪計算的薪酬「改善」方案。勞方對有關方案反應不一,有工會滿意資方滿足了車長多年來的訴求,亦有工會認為基本上所有車長都能獲得獎金,所謂「加薪」方案只屬「左手交右手」。

到2月24日,女車長葉蔚琳發起了「九巴月薪車長大聯盟」後並呼籲其他車長當晚參與罷駛行動,有分析指出勞方態度迥異與薪酬改善方案對不同時期入職車長加班費有不同程度的影響有關。事件擾攘至3月6日,資方以「個別員工於當值期間嚴重違規行為」為由解僱包括葉蔚琳及其丈夫在內之四名車長,葉拒絕簽收公司發出的代通知金及補償。由於葉正在向勞工處申請成立工會,資方的解僱就存在粗暴打壓勞工權益之嫌,在社會的關注下,九巴宣布暫緩執行解僱決定,並盡快啟動覆檢機制。後來又有九巴前管理層指責最高層安插沒有車務經驗的外行人導致了管理混亂、弊病叢生,令形勢更形複雜。無論如何,研討會原則上支持勞動大眾反對壓迫剝削的抗爭行動,並反對資方作出之任何報復措施,不過我們亦有責任指出勞工運動某些應當注意之處,以下是我們就事件作出扼要的分析。

勞方的想法和資方的策略

眾所周知,資本為了從勞動者身上榨取更多利潤必然盡可能降低工資,此外,由於業務的高低峰對勞動力有着不一樣的需求,資方又會傾向誘使員工加班及增聘零散工以提高對勞動力的利用率,這就是九巴削減新入職者待遇以及聘請兼職車長的原因所在。事件當中,職工盟採取了犧性兼職車長提高全職車長要價能力的策略,由於資方無法推卸對造成事故所負有的管理責任,於是在輿論壓力下採取將獎金撥入工資的辦法,實際上就是提高加班費,職工盟以快打慢獲得了倖勝。

反璞歸真,要防止車長疲勞駕駛,針對的辦法應該是削減工時而非提高工資,然而耐人尋味的是工會和資方都沒有提出或採取這個辦法,反映出勞資雙方都認為這是不利的方案。車長會覺得加班費相對基本工資吸引,削減工時就意味着收入大幅減少,所以更傾向進一步提高基本工資,或者保留以往的獎金;而在資方的角度上,如果大幅增聘全職車長應對工時過長的話,那麼非繁忙時段就會顯得人手過剩,也就要是為車長額外的休息時間支薪,營運成本就會大增,於是雙方不約而同地產生了「繞道而行」的默契。此際另一家專營巴士公司新巴就作出了比較高明的表態,表示企業營利受到鐵路發展影響,政府應該批准加價以便提高車長待遇。

另一方面,由於新老車長本已同工不同酬,長期以來新入職車長已積累了一些不滿,改善方案使收入差距進一步擴大令他們更加心有不甘,葉蔚琳也許想藉此時機「收復失地」,不過她明顯過於急進,並未進行任何組織部署工作就高調地號召罷駛,參與行動者屈指可數,資方迅即作出解除僱傭關係的決定。幸而葉蔚琳已向勞工處申請工會注冊,並且適逢立法會補選在即,政客們都會爭相擺出「關懷弱勢」的姿態,資方態度不得不有所軟化。事到如今,這宗糾紛離公眾所關注的行車安全的本題越來越遠,我們估計暫緩解僱只屬緩兵之計,等資方準備好一套更圓滑的說法以及輿論關注打壓工會的熱度減退過後,就算不予解僱也會作出嚴厲的處分以作報復。

鬥爭要「有理有利有節」

基於以上的判斷,我們認為葉蔚琳正在重蹈數年前貨櫃碼頭工友罷工的覆轍,兩次工業行動均以工作條件欠佳作為要求加薪的主要理由殊為不智,因為理據其實有欠充份。上次碼頭的大老闆改善碼頭的硬件便回應了工人的指控,繼而搬出需要連續上班24小時或以上其實經過勞方同意,以及每工作4小時就休息4小時的事實連消帶打,於是基本瓦解了工會關於「無良僱主」的輿論攻擊。其實壟斷資本真正的「無良」在於運用外判制加強剝削,假如工會當初撥出部份人手引領學生離開碼頭,重點宣揚外判「無良」效果必定會強得多,而這一次勞方亦未真正站在確保行車安全的基礎上提出相應的建議,相信糾纏下去亦難以迫使資方作出更大的讓步。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呼籲車長切莫坐視資方的報復行動,因為罷工權利始終容不得資方藉故侵犯,大家有必要積極加入工會準備團結抗爭,並為了爭取應有待遇徐圖進取。尤其是新入職車長,同工不同酬本來就是不合理的,老車長也得明白較吸引的加班費實際上是資方為了加強剝削又不得不適應業務需要而作出的安排,只要大家化被動為主動,本來可以更輕鬆地獲得這份合理的報酬。

當然,與資方周旋不能不講究策略,如今的工資水平已不像數十年前僅夠工人養家活口,貿然發動罷工未必能獲公眾同情,沒有更充份理據的話實在難以獲得超出企業年度營利增長率的加薪幅度,除非能夠把握好輿論脈搏並朝着資方的弱點進攻才可能有勝算。政府對專營巴士服務檢討在即,我們強烈建議大家爭取不嚴重影響實際收入的前提下削減工時,藉着公眾的關注拋出要求資方全面取消日薪制,並提高底薪削減工時吸引兼職車長轉為全職或半全職的方案。實際上,這是以提高工資成本迫使資方就範的辦法,當其無法向公眾交待的時候自然要謀求和解,到時工會最起碼能夠獲得就加班津貼討價還價的本錢,希望大家予以慎重考慮。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2018年3月1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