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堅持是對體育的執著

堅持是對體育的執著
廣告

廣告

這一個星期,很多朋友聽到樂視體育香港結業的消息,都第一時間打來找我,或傳短訊,抱歉,這段最後時刻部門還有十多位同事離職安排,人人一封推薦信協助搵工是上司的責任,尤其一班年青人是同事臨走托孤,更加需要照顧。以往不知是天父眷顧,或是陳浩南托世,每次公司有不利消息傳出,我總是出了門不在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次終於與同事們一起頂到最後一分鐘。很感激各方好友對我的慰問,甚至是一些認識良久的老同事、朋友,第一件事問我夠唔夠錢駛,人到中年,到此刻才明白,過去半世紀有積陰德,到自己遇上逆境,都有人伸出援手。在此,我很感謝大家對我的關懷,認識我耐的兄弟都知道,自我決心加入傳媒以後,現時所面對的逆境與困難,與過去相比,簡直是微不足道。很多人都問我樂視體育香港是一間怎樣的公司,趁今日無官一身輕,可以暢所欲言向大家解釋。不過在開始前,真的向各位受影響的用戶致歉,大家爆粗鬧其實已經很斯文,將心比己,比左錢無波睇係好谷氣。

中資的原罪

作為樂視體育香港第一位員工,在這裡工作兩年七個月零五日,由第一天做到最後一天,總算有始有終。2015年聖誕節前夕只有我與CEO兩人,面對8個月後直播全球最受歡迎的聯賽,每晚也睡不著,因為當時連寫字樓也沒有,英超能啟播嗎?寄居在母公司下,身邊所有人對體育傳媒是零認識,接著的時間,差不多每天工作12小時,忙著不停的項目,不同的公司策略轉變,不同的挑戰,還要應付當時母公司的一連串瘋狂式擴張,精神壓力之大,非常人可以承受。坦白說,每次與母公司開會袋裡都放了一封辭職信,若不是首任CEO程益中與次任CEO賴汝正支持,早就離開了。在公司資金充裕時,我常牢記戒慎恐懼,只要一失言,人們就覺得你強國土豪,財大氣粗,於香港在中資媒體工作,差不多是一種原罪,無論怎樣也無法改變部份人的想法。版權投標價,講真我識條鐵咩,用甚麼價錢採購,我沒法過問,如何盡力做好廣播,相信是可以控制的範圍。

在樂視體育香港成立的時候,次任CEO賴汝正網羅了全港最好的評述員,NBA的眾同事,是香港最高水平的籃球員評述員,相信沒有人會異議。足球評述人口眾多,是否最好各人有各人偏好,不過樂視體育香港有6位香港隊成員,三位曾經擔任香港隊隊長,兩人得過香港足球先生,1人是香港最佳年青球員,兩位球隊教練,並且有評述比賽的勝出者,這樣的陣容,你總不能說是不好。

除了兩大版權,樂視體育香港成立時,也請來了大台的著名體育新聞主持馮堅成與姚雋彥,同時唔怕死請來了靚聲黑腳關中平,為的是要攪好本地體育新聞,與本地體育賽事直播,這是我多年來最夢寐以求的工作。當你人生中見證過精工、寶路華、愉園、南華爭雄的時代,2009年東亞運香港足球在國際賽金牌零的突破,你會發覺人生中最能感動與觸動你的,是香港運動員在場上的全力拼搏。樂視體育香港新聞記者,是我見過最獨立、最有拼勁以及最專業的記者。呢班傻人會寫稿口UPP,度下旁白會唔會通順,最難得有新聞人的執著,無新聞人的頑固。他們有本地體育賽事差不多可以應付都會出外採訪,遙控車、可樂箱疊高、守門員一對一……,無論冷門與熱門的項目全都曾經在平台播出,而每星期SPORT CAFÉ 請來運動員輕鬆談,真心話,年多來請來了81位本地運動員,分享運動之路,並沒有因為項目的受歡迎程度而厚此薄彼。

除了一班幕前人,與我同生共死的仲有四名寫稿怪傑。四位同事同我一樣,都係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的被研究對象。一位是在大台寫稿多年,能搭通天地線,另一位是熱狗(熱刺球迷),成日戴帽出街的NBA老童。一個是支持加泰獨立的巴塞迷,但唔好彩俾佢做英超,一個係連馬匹有幾多條毛都知的利迷。無錯,得三九兩丁七就捱左差唔多兩年。更難得的是,無論台前幕後一班工作人員,大家努力到最後一刻,仍然堅持將節目推出,這份對體育的熱誠與執著,相信直到生命完結的一天,也永誌難忘。

從事傳媒行業,不少人都經常找行家錯處,有些甚至偷LINK比較與奚落樂視體育如何不濟。最初經由我們偉大的樂視雲廣播,畫質的確勾起大家80年代的記憶,不過這並非香港工程部的同事出現問題,採用雲端不是他們可以控制的範圍,何謂廣播質素與操守,地域上的確存在差異。

失業不及失去平台難過

很多人說樂視,就會想起播唔到、無服務、大陸野、快啲執……..下省一大堆廣東話粗口。在最後一星期,官方FACEBOOK的留言,大家都將不滿情緒寫下,這是絕對理解及明白,就算留言多惡毒,實質這批觀眾是熱愛體育,同時是奉公守法無偷LINK,如果可以的話,面對面俾佢地任鬧一小時都無問題,因為真係好激氣,雖然與顧客們素未謀面,顧客服務也不是我的工作專業之內,錢比左無得睇,係人生最無癮既事,老友們有幫襯,真係講多句對唔住。

今天將成為失業大軍一員,活了這麼多年,總有方法生存,失業不是最難過,香港少了一個體育平台,不能交俾堅成講體育,才是最令人難過。由以往謝東尼的專欄分析戰術走位,到今天波盤走地水位,體育傳媒的墮落,令本地體育新聞像印加文明一樣,消失於大地之中。烽煙有起有落太平常,做人可以認輸,不可以認命,雖然傳媒業在寒冬,慶幸身邊人對我的體諒,明白我對體育與本地足球的執著,繼續支持我在體育這條艱辛路上找下一站。

P.S. 我很真的自豪曾經與樂視體育香港一班不正常人類共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