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社運

談勇武本土派的本質

談勇武本土派的本質
廣告

廣告

不了解勇武本土派的本質,就不了解如何化解香港民主派碎片化的問題。2018年3月11日新東補選,即使范國威奪18萬票,比公民黨楊岳橋高2萬,但民主派33萬票當中的15萬票消失了,而且,當中近50%失票一定是來自大約7萬名勇武本土選民,有報導更指梁天崎的好幾個新東票倉當中,民主派損失了超過50%選票。

勇武本土派2016年因旺角魚蛋革命和228新東補選而崛起。即使不少人指本土派因政府在立法會借確認書和宣誓篩選而勢衰力弱,這次范國威失去那麼多勇武本土票,卻明顯反映勇武本土仍是一股政壇上的重要勢力,是一股社會需要了解的勢力。這件事更反映即使溫和大眾反對勇武本土派的一些言行,但勇武本土派卻不認同溫和大眾對他們的評價。

那麼,勇武本土派的本質是甚麼?勇武本土派其實是混雜了很多不同類型的人、思想。當中有王岸然、練乙錚、黃毓民這類由民主左傾份子走過去的人,但都有陳雲這種抱持反中國人、信精英壟斷多過大眾民主、信傳統保守經驗卻害怕進取改變的保守極右。當中有一些人如陶傑、鄭松泰和陳雲,是因為反自由行、反單程證審批權等本土民生議題走入勇武本土,但有一大群人如孫曉嵐、游惠禎、鄺保賢一樣,是因為雨傘運動、網絡23條和旺角魚蛋革命啟發他們對自由、民主、本地自決的追求。背景如此混雜,令很多人難以理解。

不過,筆者分析後,發現勇武本土派其實主要混雜了2種人,只要了解這2種人,就能夠了解勇武本土。

1. 「自決反泛民傾向」的勇武本土

第一種勇武本土,對他們來說,「勇武」就是對傳統泛民社運方式不滿,「本土」就是追求香港共同體自由自決。加在一起,「勇武本土派」是一群對中國強烈反感,因而追求香港共同體自由自決,但因為對傳統泛民社運方式不滿而組成的群體。

這群勇武本土的啟發點一定是因為某些事啟發他們對中國的不滿和對香港自由解放的追求。有可能是因為媒體報導中國異見人士被壓迫、香港人到中國旅行時發現中國一些專制和不好的一面(例如發現不能自由上網連接中國境外網站、發現中國很多話不能說)。有可能是因為中國政府不讓香港得到真普選、借國教、hktv、網絡23條、一地兩檢、國教法打壓而感受到威脅。正因如此,這群勇武本土對中國有強烈反感,因而追求本地自由自主自決。

可是,單憑這一點,不會成為勇武本土派,因為泛民都會保護香港自治自由,眾志小麗朱凱迪楊繼昌對自決議題都很開放。因此,啟發他們加入勇武本土的原因不是單純對本地解放的追求,而是因為泛民傳統社運圈有很多處理不當的事,令他們有一種強烈的反泛民情緒。

看勇武本土KOL的facebook,他們除了有一種對自決的追求,更有一種強烈的反泛民情緒。311補選當中,不論是泛民新一代的范國威,還是自決派姚松炎和區諾軒,都被勇武本土kol拒絕,寧願射落海(白票廢票不投票)或者識投一定投共(中出洋子,意思是票投建制派)。可見,不論激進溫和,只要是泛民出身,都會被他們針對。凡是51、64、71等示威遊行集會出現,本土派當中不少人採取杯葛態度,覺得他們「行禮如儀」,永恆回歸28年卻毫無成果。一談起長毛,勇武本土當中不少人指責他收維穩辦錢,與旺角革命過激者割蓆,次次有社運發生就以階段性勝利為由叫人「散水」。泛民當中不少人恥笑他們「口頭勇武」、「焦土投共」、「為反對而反對」,但世界沒有無綠無故的恨,勇武本土為何會如此拒絕和憎恨泛民,卻是一件大家都需要理解的事。

勇武本土為何會如此討厭傳統泛民?我懷疑理由是因為泛民人際關係惡劣,在社運期間割蓆太多,得罪人多稱呼人少,才令一群人投入勇武本土派。泛民傳統社運只要求大家走一段路之後,就和平散水,令不少希望進行激進行動的人感到不滿,希望有所突破。

很多人都為了香港自決的追求而進行較為激進的行動,例如雨傘運動期間與警察對峙和長期留守、光復和魚蛋起義中不斷抗爭,可是,泛民對他們的態度卻極為惡劣,害怕長期留守影響立法會區議會選票而與雨傘留守者割蓆,常常以階段性勝利為由要人散水/割蓆不理會他們/堅守非暴力不幫助暴動/只為13+3捐款卻不幫助旺角義士。到梁游宣誓風波時,雖然部分激進泛民不斷幫助梁游,但不少民主派kol和民主黨卻不斷鬧他們是小學雞/不少民主派更用dq4,拒用dq6,刻意孤立勇武本土派。由於一群接一群人對泛民的保守、自私態度感到不滿,更不滿泛民不斷孤立激進派,因而最後聚集起來,成為了勇武本土派。

最明顯的例子正是梁天崎自己的故事。梁天崎一開始都是激進民主派,參加六四七一集會遊行,但雨傘期間看到泛民孤立激進派,感到不滿,才令他開始希望不理會泛民,加入勇武本土派。

因此,可以講,第一種勇武本土派,雖然在追求香港解放一事上與激進泛民一致,但他們的激進行動方式與泛民與眾不同,加上泛民不斷割蓆孤立他們引起他們不滿,最後令他們希望反對泛民傳統社運,尋求新突破。

2. 「極右傾向」的勇武本土

第二種勇武本土派,界定和了解較為容易,他們是一群希望保護香港經濟土地資源和文化,排拒中國大陸影響的人。

相比起第一群人較為激進和自由開放的態度,第2群人較為保守。因為他們的目標不是為了突破和激進改變,而是為了保護香港現有的東西,因而令他們的態度較為保守和安於現狀。

這群人啟發點不是雨傘運動和旺角魚蛋革命,反而是2003年自由行開始出現為香港民生帶來的困擾。大量自由行、中國人不斷搶奪香港人的學位、奶粉、床位等重要資源,中國人不文明行為令這群人十分不滿。因此,在2010年代一開始左右,梁金成、范國威、毛孟靜、陳雲、陶傑等一群本土派開始崛起,開始反對中國自由行造成影響。陳雲的《香港城邦論》更啟發了不少人,為了反對中國經濟上的侵略而發動生存空間保衛戰。

當然,這群人當中,較溫和的留在泛民當中,但陳雲為首的城邦派卻在雨傘當中崛起,製盾、留守旺角帶起勇武抗爭的風潮,組織熱普城聯合集團要求制憲改變,之後青年新政、熱普城更長期要求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甚至去到為了防止中國新移民取福利而反對橫州建公屋、全民退保,要求保護香港排斥中國大陸。

3. 勇武本土與傳統泛民左派的分歧

當然,這2群人即使有不同的啟發點,但走在一起,互相影響,共同成為了勇武本派。一班人只有第一種特徵,一班人只有第2種,一班人2種都有。不過,由於他們行事較為激進,本土要求極強,因而被外界統稱為勇武本土派。

可是,這2種傾向和傳統左派有甚麼分別,有沒有一致的地方?

極右傾向勇武本土,與香港民主派一樣都是保護香港自主,但原則上的分歧實在是太大。左翼和大中華膠希望有大愛包容,接納新移民和來自中國的人,但極右會強烈排拒。事實上,陳雲、陶傑,對同志平權、女權、社會福利都有極強的質疑。因此,原則性分歧會很強烈很難化解。

可是,自決反泛民傾向的勇武本土,與香港左翼民主派沒有很強的原則性分歧,只有手段上的分歧。兩者都認同真普選、人權保障、全民退保、女權、同志平權。勇武本土派當中這群人後期甚至會改口風,指新移民認同香港價值都是香港人要被接納,都沒有反對中國湖北出生的梁天崎代表本土派。沒有分歧,是因為左翼是以追求解放為主。傳統泛民追求香港和中國解放。就算勇武本土對中國抗拒,但難道不是為了反中共極權追求香港人的自由和解放嗎?既然兩者都是為了解放,其實兩者都是左翼。

事實上,大家會講希特勒、特朗普、瑪琳勒龐是極右,是因為他們會貶低和排斥其他族群,更是因為他們極度保守、講求經驗、傳統、害怕激進改變和突破。可是,本土當中追求本地解放的那一群人,都不會有人講他們是極右。等如甘地追求印度獨立、華盛頓追求美國獨立、阿拉發特追求巴勒斯坦解放,沒有人會指罵他們是極右,因為他們所追求的是人類的權利和互相尊重,追求的是激進的改變革新。因此,如果陳雲和陶傑是極右,梁天崎、徐承恩和練乙錚追求的反而是極左的自決要求。

可是,即使自決反泛民傾向的勇武本土與傳統泛民左翼沒有原則性分歧,但他們兩者在方法上有分歧。傳統泛民希望非暴力,勇武本土希望用暴力加非暴力。傳統泛民希望遊行和平進行之後散水,勇武本土希望用較為激烈的行動。傳統泛民重視大黨地位,勇武本土卻對傳統政黨極為批判。

4. 停些割蓆和照顧本土民生,有助淡化和化解勇武本土與傳統泛民分歧

如何解決分歧,都是這篇文章的重點。

面對第一種人,也就是自決反泛民本土,泛民要開始學懂停止割蓆,尊重激進派,即使不同意他們行為都要捍衛他們權利。既然割蓆是勇武本土派崛起的源頭,學懂尊重激進勢力的存在,是泛民化解分歧時,要學懂的第一課。辦法很簡單,下次再有勇武本土派和佔中者入獄,要幫他們全部人籌款。下次再有抗爭者發動暴力抗爭,就算你不同意他們的行為,都要保護他們直到最後。

泛民可能害怕得罪保守街坊,因而才會有眾多割蓆行為。可是,即使你不同意他們的言行,難道你要連基本援助和對權利的保護都要拒絕嗎?就如梁游事件一樣,就算大中華膠不同意他們的宣誓言行,但當他們被人dq,同樣受共產黨打壓時,是不是需要全力去幫助他們而不是在背後撥他們冷水?是不是需要停用dq4這隻字,改用dq6?

至於第二種人,也就是極右本土,無可否認泛民左翼因原則性分歧與他們有很大矛盾。不過,如果泛民能夠照顧本土民生需要,作出一些讓步,同意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同意維持限奶令,將會有利化解一些分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