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科學與自由意志——推介 Alfred Mele, Free: Why Science Hasn't Disproved Free Will

科學與自由意志——推介 Alfred Mele, Free: Why Science Hasn't Disproved Free Will
廣告

廣告

有些人 --- 其中不少是科學家 --- 認為科學實驗已證明人類沒有自由意志,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Alfred Mele 這本不足一百頁的小書 Free: Why Science Hasn't Disproved Free Will(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4)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說明為何這個看法是不對的。

Mele 是研究自由意志的專家,除了在這個題目著作等身,數年前還獲得四百四十萬美元研究撥款,主持一個名為 "Big Questions in Free Will" 的大型跨學科研究。這本書的副題可能令人以為作者是站在哲學的立場對抗科學,讀過內容後便知完全不是這回事。Mele是位重視科學的哲學家,這在他大量的著作中可以明顯看得出(Mele 著有十一本書和超過二百篇論文,編了六本書);他不是要論證科學根本上不能證明人類沒有自由意志,他在這本小書要說明的只是:到目前為止,沒有科學實驗能證明人類沒有自由意志,而且是「距離證明很遠」,並非「有頗強的證據,只是未到證明的程度」;至於將來會不會有科學實驗能證明人類沒有自由意志,Mele 的態度是開放的。

Mele 討論的科學實驗來自神經科學和心理學,前者當然包括著名的 Libet 實驗,全書共六章,第二章整章討論 Libet 實驗。Libet 實驗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做的,現在的科技已大為進步,過去十多年有科學家用較新的科技做類似的實驗,實驗結果跟 Libet 的大同小異,也被一些人認為證明了人類沒有自由意志;第三章討論的就是較新的神經科學實驗。這些新舊的神經科學實驗都在實驗對象身上找到以下兩者的關連:

N 某些不能為人所意識的腦部活動,
A 某一有意識地決定做的動作。

A 指的是先有意識地決定做那動作(稱這有意識的決定為 D),然後做出動作。D 發生先於 A,而 N 則先於 D;在實驗裏,研究員可以用 N 來可靠地預測 A。有些科學家認為這證明了 D 不是 A 的真正原因,N 才是,而由於 N 是我們意識不到的,這證明了 A 不是運用自由意志的結果。這些實驗的具體內容比以上的簡述複雜得多,但在這篇短文無法詳述,有興趣的讀者看過 Mele 這本書後便能有較深入的瞭解,因為他的解釋清晰兼準確,卻又沒有過多的技術細節。

Mele 認為這些實驗遠不能證明人類沒有自由意志,他的論證整體而言很有說服力,在他眾多論點中,我認為以下三點最強:一、實驗中的行動,都是一些即時決定的小動作(例如擺動指頭),與我們生活中那些經過思慮和審算而決定做的行為分別很大,因此,即使實驗證明這些小動作不是運用自由意志的結果,也不能支持一個概括人類所有行為的結論;二、所謂「可以用 N 來可靠地預測 A」,準確度最高也不過是 80%,有時低至 60%,這樣的數據,連證明實驗中的小動作不是運用自由意志的結果,也嫌不夠強;三、N 發生先於 A,並不保證 N 是決定 A 的原因,例如 N 可以只是運用自由意志有意識地決定行動前的腦部預備活動。

第三和第四章討論的是心理學實驗,這些實驗大多都很著名,例如史丹福監獄實驗和米爾格倫實驗(Milgram experiment);Mele 對這些實驗的描述同樣是生動有趣,就算是早已認識這些實驗的讀者,讀時也應該不會覺得悶,甚至會發現一些以前不知道的細節。其實這些心理學實驗比起上述的神經科學實驗更加不能證明人類沒有自由意志,這裏我不複述 Mele 的解釋了,一言以蔽之,就是實驗對象的行為不見得是不由自主的(至少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或有可能自主)。

除了介紹這些實驗和解釋為何實驗未能證明人類沒有自由意志,Mele 還釐清了「自由意志」( "free will")的不同意思,尤其重要的是分開了 "modest free will" 和 "ambitious free will",前者指有意識地作出行動的決定、並因而行動,後者指即使行動前的所有情況一樣,也可以單憑有意識的決定而不一定那樣行動。上述實驗企圖證明人類沒有 modest free will,Mele 解釋了為何實驗不能證明這點,而且更進一步說明我們為何有理由相信人類有 modest free will。然而,有 modest free will 並不保證有 ambitious free will,對於「人類有沒有 ambitious free will?」這個問題,Mele 的答案是:「懸而未決。」("The jury is still out.")

如果你對自由意志的哲學及科學問題有興趣,卻不認識或沒有深入思考過書中討論的神經科學和心理學實驗,這本有趣的小書肯定值得一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