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housescheung

血本無歸書店店員、數位雜誌編輯、業餘文偽青年。 部落格︰housescheung.blogspot.com Facebook︰/meetnwalk/ 網誌

生活

父與女──《莫莉遊戲》

父與女──《莫莉遊戲》
廣告

廣告

金奬編劇艾倫.索金(Aaron Benjamin Sorkin)首部執導電影,與過去的作品風格相似。用一個獨特的梟雄主人公,講述古典主題︰友情、親情、愛情。《莫莉遊戲》(Molly’s Game)亦不例外,透過一位主持撲克賭局的女主角,敘述父女情。值得留意的是,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把父女情搬上大銀幕。也許是艾倫.索金本人育有一女的關係,仔細留意電影上映的年份,興許便是他現實生活中,女兒成長的年齡。

《魔球》(Money Ball)的比利比恩離婚後,難得見女兒一面。這樣的家庭狀況在美國十分常見,離異的父母,女兒跟著再婚的母親生活。女兒不太清楚父親的工作,每次見面,與其說是父女小別相聚,不如說是兩個陌生人,定期會面,以免遺忘彼此的臉。Beane在球會裡情緒波動極大,他與女兒相處時,卻非常平靜。這段父女關係觀眾們很難看出甚麼,既沒有衝突,兩人在生活上亦沒有交雜。然而,Beane給予一種療癒感,緊繃的賽季壓力,調和了調子深沉的電影。

《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則比較明顯了,老爸太爛。史帝夫不理會前妻窮困,女兒升大學沒給學費。在電影裡的Steve Jobs的人際關係,糟糕到不行。知己好友反侮,亦父亦師的同夥背叛,多年夥計到最後也因為他女兒的事情而爆發。艾倫.索金表面上營造出Steve Jobs是個爛老爸的形象,卻把這段父女情,隱藏在史帝夫設計的製品裡面。女兒第一次接觸Macintosh,史帝夫便暗中把教育,視為電腦設計的最主要目標。間接表達他對女兒的情感、將來的期許。但無損他仍然是爛父親的事實。

前述兩部電影,女兒並沒有推動劇情,主要在於襯托作為父親的主角工作以外私人生活,令角色更加立體。為甚麼不製造出更大的衝突,讓父女關係成為主調?我想沒甚麼原因,單純因為,女兒還沒長大到可以和父親作對的年紀。

艾倫.索金給《莫莉遊戲》塞進了兩段父女情。

主角撲克公主莫莉一開始就離家出走了。為了擺脫菁英父親的高壓教育,她遠離家鄉,去到陌生地方,操持起撲克賭博事業。最初的原因確實是想逃離家庭,逃離滑雪運動,撲克賭博工作令她經濟獨立,達成離家的目的。幾年之後,她發現自己在這門事業裡,變成ATM提款機,因此,她半被逼地結束了這門生意,回到家鄉與母親住在一起。

莫莉是艾倫.索金筆下,少有具俠義精神的主角。雖說也是強人事業,但她的賭博生意,不抽佣金,借貸給賭客。無數的賭客欠她的款項達到天文數字,她為了這些賭客的家庭、性命,拒絕追討,窮困了,餓了,寧願變賣衣服,也不願出賣客戶私隱。律師Charlie Jaffey便因為她的俠義精神,摃下辯護律師的工作。喔,這裡有一個巧妙處,首先知道莫莉具有俠骨仁心的人,是Charlie女兒。這是第二條父女線。

Charlie Jaffey和莫莉的父親 Larry Bloom,在教育女兒的方針上,十分相似。除了日常作業之外,身為菁英的父親,會自行設計作業,要求女兒完成。莫莉從小到大,飽受父親的嚴苛教育煎熬。無論天氣多麼惡劣,身體狀態多麼差,滑雪練習也不能停止。有一次,莫莉便打趣向Charlie女兒說,如果你想離開爸爸,歡迎你來跟我住。這一句話,除了遣責父親專橫,同情小女孩辛苦,更甚的是揭露莫莉不快樂的童年。我在想,也許,《魔球》和《史帝夫賈伯斯》的女兒長大後,就會變成莫莉這樣子。

關於莫莉/艾倫.索金想說的話

電影好看。新人導演來講,超班之作。當然與艾倫.索金豐富的編劇經驗有相當大的關係,拍攝《社群網戰》時,David Fincher讓艾倫導演了兩秒的畫面。難得做導演,艾倫.索金很用力地表達了豐富的信息,豐富到略嫌多了一些。

艾倫的電影劇本,對人物關係的處理,一向點到即止,《莫莉遊戲》卻太多。溜冰場上重遇父親,冰天雪地裡冰釋前嫌,太過囉嗦。莫莉三番地次勸阻賭客住手,別過份沉迷,原本就夠了。偏偏Charlie把她的俠義行為,重翻激動地講了兩遍,而這兩次的表達方式在同一水平面上,不似從前層層遞進。回憶畫面太長太多,也是小小的敗筆。色調明亮,亦與從前的電影區隔開來。

Jessica Chastain演得極好。她前一部電影《槍狂帝國》(Miss Sloane)劇本正正是艾倫.索金風格。機關槍一樣的對白,刀鋒一樣剖開故事,毫不留情冷酷對待角色。相比之下,我猜艾倫.索金很喜歡莫莉,很喜歡這個角色,因此她性格上,幾乎是完全的正面,只是行為偏差。相比之下,其他艾倫筆下的主角,就很人渣了。

讓角色保留爭議性是艾倫.索金的拿手好戲。擴張Facebook而背棄朋友的朱克伯格,為爭勝把球員當零件的比利比恩,偉大領導者史帝夫眾叛親離。莫莉嘛,艾倫透過一個女性角色,闡述人性光輝,黑暗無比的賭桌,主持人是一位擁有雪白的善良心思的女性。男人沉迷賭博的醜惡、借貸謀利的扭曲,映襯女性的無私與堅毅。最終,控罪獲得輕判,莫莉解開多年心結,與家人團聚。大團圓結局,沒有留白。難道做導演就要塞進自己喜歡的東西。也許這些就是他所喜歡,而從前沒機會說出來的心底話。

作者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