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媒體

台灣紙媒的現況和難題 三招教你看報紙

台灣紙媒的現況和難題  三招教你看報紙
廣告

廣告

原圖取自維基百科

陸港與台灣關係發生質變以來,有感於言論尺度日益收緊,筆者為文發表的專欄平台也縮水,但長年以來晨起閱報的習慣不改,衷心慶幸每日只要有精神食糧若干佐餐,倒也其樂融融;通常一天精讀兩三份報,不但消化材料已讓腦子忙得不可開交,如讀到佳作更是一大享受。積廿多年媒體工作之經驗,加以持續日日深讀紙媒,有一招半式分享讀者,應不為過。

首先可談談當前台灣紙媒現況。如眾所知,報紙剩下四報可稱主流;廣播主持人陳揮文經常節目中評析新聞,常稱「四大報」,對此筆者不以為然,台灣當前已無「大報」,充其量都是小報,最多稱為主流報紙可也,所謂大報的視野、格局和影響力,早就今非昔比,仍稱之為「大報」,徒然曝揮文兄畢竟成為名嘴久矣,已離紙媒日遠。

聯合報是當前社論最嚴謹可讀且言論版名家好文最豐富的報紙。這無涉筆者的意識型態,純是就立論的邏輯和援引取材的深廣而言;該報的願景工作室,切入台灣當前政經社會議題,精準犀利,就以十八日刊出的青銀世代(青年和銀髮)對話專題為例,採訪面到位而行文通暢,讀來頗有啟發。

相較於其他主流紙媒早已失去策畫深度報導的實力,聯合報老字號品牌仍然值得佩服。但是,這也透露出在數位時代,這套專題有望得獎是一回事,曲高和寡是現實的挑戰。年輕人不再讀報,而一片字海的長文在網路上並不討喜,這也說服該報實際上讀者群已經是如筆者這種半百之齡,專題旨在世代對話的期許仍難達成,因為年輕人直接跳過去,而聯合報一度試著走向電視或輕薄的數位媒體嚐試多告失敗。這是該報的難題。

另一家立場傾獨的自由時報,版面紙張最大,印刷也稱良美,但由於政治因素,該報的社論和言論版經常是被當成譏笑的對象。開了大喇叭罵馬英九和阿共,不嫌詞費地熱臉貼美日屁股,大概也就是這樣水平。

星期專論流於為當權者擦脂抹粉的宣傳工具,大部頭的長文,但卻罕見觸及尖銳或核心的質問,自失媒體責任,難以讓人恭維。市政版偶有佳作,由於該報市政版面大,篇幅足以令市政記者發揮,倒是觀察柯文哲和民進黨關係的望遠鏡。不過台北市版之外,其他地方版如何經營還值得觀察。

升任自由時報總編輯的鄒景雯,幾乎日日有長文特稿,對鄒總編往往能掌握綠營、獨派第一手消息,筆者深感敬佩,不過,鄒景雯的特稿還是僅適合用來「蒐集資訊」,其觀點如同「自由」長年以來的偏執和失衡一樣,難謂公允,「反中倡獨」到失去理智,並不可取。

旺旺中時又是另一個案例。經歷反媒體壟斷風暴後的旺中集團,老闆蔡衍明經營媒體的戰略企圖日益明顯:成為北京在島內的廣播器;蔡老闆口袋深,賠得起,這是旺中集團立基鞏固且自走自路的靠山。不過自從裁退眾多傑出資深員工以迎合老闆的言論立場,旺中旗下的紙媒品質下滑極速,其社論和言論版塊呈現一面倒的親北京促統一,排除一切與北京立場相異的言論,讓旺中紙媒呈現「清一色」的乏味。

要讀到罵台獨批綠營文章,到中時版面上找,老觀點老用語反覆炒,這除了提供同溫層固化偏見外,對媒體的社會責任同樣棄之如敝屣;至於深度的調查報導,中時不但早就沒有興趣養資深記者,因而失去能力與意願策劃,對於該報言論立場的不信賴,也讓過去由徵信新聞以來的老讀者搖頭嘆息,悲哀竟至如斯!

更不要說在賠錢情況下,旺中紙媒找錢曾經到了匪夷所思,「置入行銷」此前多有論者闡述,在此不贅。過去主持該報調查報導如何榮幸、張瑞昌等人,已四散奔逃或說安全下莊,總之,套句業內行話:「調查報導很貴的!」

值得一提的是,蔡衍明曾經找來王丰先生主導創辦雜誌,據王丰親口對筆者說,他理念和蔡老闆相左,王丰主張辦個台灣版的亞洲週刊,蔡老闆要的卻是「揭開別人的真面目」;王丰當時稱病引退,如今重新歸隊,見諸蔡衍明另請高明所創的「周刊王」,這位曾經台灣首富青睞的也就是名人、商敵的八卦罷了。

筆者有幸在旺中經歷三進三出長達廿多年工作,親自參與了「旺報」和「周刊王」創刊過程,「旺報」在滿足初期讀者好奇,並且曝露出「絕不超出大陸官媒」的報導尺度後,市場上乏人問津固不必多言,以八卦的「周刊王」來說,低價十元打天下,其中的套路頗值一談。

所謂的八卦周刊,公式之一是,觀察媒體市場當下最熱的話題,提鍊出相關的人,名人、最好是名女人,再繞著這些人物周邊蒐集相關事,用「編劇的創意」串接套組,形成一條具有邏輯、可滿足大眾想像的故事線,最重要的是,拿著這個故事去問當事人,如此,則不論當事人說什麼,也都成為其報導一部分,為銷售數字增色。

不能說八卦週刊產製過程沒有硬功夫,例如,總要有人辛苦的守,才有好照片,有美女照可意淫是八卦週刊很重要的一部分;但那些都和報導本身的真相無關。也不能說八卦雜誌都是毀謗當事人,畢竟,冤有頭債有主,無風不起浪,總有事發生才讓八卦老總對新聞對象感興趣,況且,記者也得打探到熱點人物的瑣瑣碎碎才能「編劇」;但是,八卦雜誌之所以讓人不生敬意,在於手段的無所不用其極,而且往往不問是否事實。(有問當事人就算有查證,當事人不答是自己放棄說明)

當蔡衍明決定他旗下的紙媒中要開辦新的八卦雜誌,已經說明這位媒體主的品味。

在此對於「周刊王」創立之前,一度重金聘來如林朝鑫(主導與黃國昌走路工事件)之流的媒體人,再無預警將幾十位團隊一舉解聘的「王周刊」時期的種種,因為業界大都討論過了,也就不多說了。

「周刊王」的策略是,以徵調佣兵方式由集團內調用老手若干,將雜誌辦起來,再逐一清退老將,以求穩定後壓抑人事成本。在商言商,不能說旺中集團生意經打得不精,不過,台灣市場也就從此多一本拿來包便當還嫌厚的十元八卦而已。蔡衍明永遠不能被認為是夠格媒體人的原因也在此:格調嘛!

最後說說最近盛傳要結束紙媒的壹傳媒。雖然澄清了,但對市場的衝擊和疑懼仍在。

黎智英本人筆者從來無緣接觸,認識他都是由發表在「蘋果」的專欄而來。老實說,專欄很好看,也許是肥佬黎本人豐富的商場打拚和人生閱歷,沉澱後用文字和讀者溝通,從中也可看出若干他對經營紙媒的理念和自剖的難題。文章帶著誠意最容易打動人心。

「蘋果」最近的佳作是踢爆了台中市政府被德商矇騙的誇張事例,林佳龍市府的愚昧由媒體發揮的監督功能中一目了然;但是「蘋果」立場傾獨傾綠也是眾所周知,其言論版部分文章還是頗能說服人。大體而言,「蘋果」團隊的報導能量仍不可小覷。

不過該報不斷裁員緊縮,財務困難傳聞不斷,早年創業之初重金聘來的好手也被迫不斷流失,致使報導品質下滑,也是有目共睹。根據筆者閱報印象(沒有深查)花蓮地震次日見報版面,「蘋果」是四報中最差,這在以往是該報強項,如今卻淪為四報之末。

綜上所述,台灣紙媒約可以藍綠紅黃粗分;三招教讀者看台灣紙媒:

一是交叉分析。每日最好是各取相斥的兩份閱讀,不要偏食。

二是將評論和新聞資訊分開。對事實發展的資訊要看報導內容的完整度,對於評論,則要建立讀者自己的剖析能力,獨立思辨而非全盤接受。

閱讀評論還要看作者的引據和分析的條理邏輯,對於義和團式、不分青紅皂白(常見於中時言論版和自由社論)都可付之一笑。

三,則是建議讀者有能力依事件與己有關的程度,由近而外推演,取具有參考價值的評論形塑自己的思路,從而在適合時機採取行動(例如投票取向)或支持、反對某社會運動。

只有做個聰明的閱聽人,才能在一望無際的數位網路資訊時代,拒絕假新聞,當個日日有收獲的開心看報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