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政經

政治是希望工程

政治是希望工程
廣告

廣告

政治是希望工程,沒有希望,根本就不會有政治前途。今次補選失敗,批評檢討雖然必要,一些選舉策略和戰術的失誤,也有以致之,但那只是樹木,不是根本因由。

民主派最大的致命傷,是提不出真正有希望的政治前途論述。過去幾年,本土派可以異軍突起,曾經一度出現所謂第三勢力的氣勢,全因為提供了虛假的希望,但由於本土派空有姿態沒有實質內涵,一戥即破,故此曇花一現,不旋踵便煙消雲散,剩下一班狐群狗黨互相傾軋,醜態畢露,只會令失落的民眾更加厭惡。

但本土派的沒落不會自動成為民主派的政治資産,同樣是令民眾失望的民主派不會輕易得到憤怒群眾尤其是新世代的支持,解釋了何以今次投票率大幅滑落。倘若民主派依然故我,不思進取,不洗心革面,重新上路,提出切實可行的政治藍圖,前途絕不樂觀。隨着人口結構的必然改變,民主派的消亡,其實指日可待,早已寫在牆上。

列寧說:沒有革面的理論,便沒有革命。同樣,政治運動沒有意識形態,便沒有政治運動。但香港和中國社會政治經濟力量對比懸殊,自上世紀戰後以來,早已被中共制定「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政策長期利用,只是在不同歷史時期,因著中港不同的社會經濟條件,被中共利用香港扮演不同的角色而已。

總的來說,九七之前,香港社會經濟力量相對強勢,比較優勢較大,所以中共不能不尊重歷史、照顧現實,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解決香港的管治問題,容許香港享有高度自治。直至回歸七年後,隨著中國大陸的經濟崛起,扭轉相對弱勢,香港的社會經濟發展反過來愈來愈依靠大陸,中共的治港政策也不斷收緊,干預愈來愈多,終於「一國兩制」變形走樣,「港人治港」名存實亡,所謂高度自治也就無疾而終,消失於無形。

政治不過是經濟的集中表現,如果香港的社會經濟愈來愈依靠大陸支撐,要求政治獨立自主,不是痴人說夢、椽木求魚嗎?倘若情況不變,估計無誤,不必到2047年,所謂「一國兩制」相信亦會提前告終了。

原文刊在大紀元時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