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政經

到底是要9萬人工還是要民主?

到底是要9萬人工還是要民主?
廣告

廣告

今天看新聞,看見有部分怕死民主派,連結束一黨專政都唔敢叫。

梁耀忠、毛ee、區sir、胡志偉敢叫,敢作敢為,加分。

范國威、莫乃光、公民黨楊岳橋連叫都要談兩句,最後不敢叫,證明我2016、2018年補選投錯票。

坦白說,本來議會還有說話議事監察空間,就有作用。可是,既然連結束一黨專政都要禁止,分明就是要香港步向極權。既然分明要封殺全部民主派,既然選舉和議會不能發揮作用,為甚麼還需要議席?

與其戀棧議席,與其戀棧9萬人工,與其做政棍走入一個甚麼都不能叫不能擋的議會,不如索性接受政府不容所有民主派走入議會的事實,離開議會,拿起石頭,發動絕地魚蛋革命。

立場新聞報導內容

《後記:相比起願意坐牢的梁天崎,為甚麼要票投「為9萬和議席不叫結束一黨專政的人」?》

今天,看到新聞,發現楊岳橋、莫乃光和范國威竟然連結束一黨專政都唔敢叫。

最令我吃驚的是,連主張7警論的胡志偉都敢叫結束一黨專政,反而公民黨新同盟唔敢叫。

這群政棍,日日鬧本土派,講他們口頭勇武,講梁天崎怕死。沒有錯,所有人都怕死,但這群民主派也許要想想,當梁天崎現在在牢房時,當梁天崎現在正在為旺角革命打官司時,你們卻為了9萬人工和一個小小的議席,連結束一黨專政都唔敢叫時,我們選民在想甚麼?

過去數年,我們這一代人最苦的,也許是共產黨的打壓,但更在於同路人的無能和自私心。這群同路人,也許仍是民主派,但為了9萬,可以扔走一切理念原則。相比起梁天崎的敢於革命的豪情壯志,這群民主派的作為,其實完全是失去一代人的信念。

也許,泛民政棍日益無恥,就是本土思潮出現的原因。本土,其實不為本土,而是為了提供「為9萬而做幾次猴子戲以外的另類選擇」。

原文刊登在作者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