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銘獄中雜感-讓我們再多走一里路

銘獄中雜感-讓我們再多走一里路
廣告

廣告

不經不覺已在獄中近兩個月,首先我必須感謝那些來採訪及寫信給我的朋友,包括Benny夫婦、盛盛、進圖、Carrie、Edmond、Shirry、Angles、Karen、鈺明、Ivan、莉莉、Cyd、志、Ger、Melody、Leslie、Alex、Sammi、Polly、Ivy、Fanny、Elsa、Joan、May、David、Sharon、慧玲、慧明、德慶、艾非、賢、Dee哥等,我也收到朱聰朱媽、阿禮JoJo、Julie、Brillie、June、Tiffany、市民R、寶香和麗霞你們的卡了。感謝中大社工系幹事會同學們擺設街站為我們在囚者收集市民聯署打氣。你們的一筆一字,都是我在修行中的食糧,是我鍛練所需的能量,很抱歉不能逐一給你們回信,希望你們會原諒我,但你們每封信和卡我都有仔細閱讀並每日隨身攜帶,一待有空就翻來讀讀支取力量。(若有遺漏感謝請不要介意……)

「盜賊經常出入田間,或撒稗子種籽,或放火毀壤,我們總要有耐性苦苦經營,含淚撒種」

今早我已到赤柱監獄票站投票,目前當然不知結果(相信此信公開之時已經在檢討成績),無論結果如何,我也算是盡了一己之責,不論宣傳、不論鼓動、不論行動都且可忠於自己、忠於戰友,就已無憾。投票率若果真不高,也毫無疑問是無力感所致,總覺得一票作用不大,可有可無,但可是朋友們不知道,縱然我們所選之代表權力有極大限制(議會無用論),又或候選人不佳(代表無用論),真正的戰爭其實並非只是在議會,而從來都在「數人頭」。正如遊行一樣,出來者眾,對內有士氣,對外有壓力,政權即使多猖狂,始終都擔心民怨四起,群情洶湧;相反,若我們因見不到即時的改變而說無用,那就留給當權者極大的詮釋空間,甚至可以進一步擠壓因無力、因懼怕而沉默之眾。民主就像我栽種耕耘,決不會今天撒種,明日收割,也決不會年年豐收家肥屋潤,更何況盜賊經常出入田間,或撒稗子種籽,或放火毀壤,我們總要有耐性苦苦經營,含淚撒種,歡呼收割。

但我們豈不是也忍了多年嗎?還要忍多少年才可以達致我們的理想呢?我們的忍耐不應是守株待兔,畫地為牢,而是積極勤幹組織起來,在各個領域上實踐民主。要團結,亦要問為何而團結。努力整合思想理念類似的群體,只有更綿密的組織和更嚴明的紀律才能有更強大的力量與威權政府對抗。在獄中的我,沒有一天要荒廢閒暇,每天閱讀、跑步、尋求神,雖然規律是苦悶,但我知道我的日子如何,我的力量也必如何,要成為一個更強壯的人,才有資格貢獻運動,而各位又如何呢?加入社民連經已十年,甚麼高潮跌宕都經歷過,如今成為獄中人,仍然希望鼓勵大家不要放棄,無須灰心,我們所在雨傘運動中失去的,一點一滴再累積起來,已離開我們的戰友,我們又逐個逐個找回來。高傲的專制政權縱可使我們身心受苦,但也無力污染我們高潔的靈魂和理想,若果我們被嘲笑是阿Q,我們就用此身份活下去。

「讓他們活在務實的謊言和虛偽之中,我真誠和忍耐背上我的十字架」

是我們太理想不夠務實嗎?是我們太硬頸不懂變通嗎?就讓務實和變通留給他們,讓理想和固執留給我。讓他們活在務實的謊言和虛偽之中,我真誠和忍耐背上我的十字架。重回監獄,已沒有首次入獄對未來未知的不安,反倒思考究竟被判十一年監禁的劉曉波,甚至被判無期徒刑的曼德拉是以甚麼樣的心境來面對逆境呢?毫無疑問,他們都可能是不「務實」不「變通」的人,但由始至終,他們都沒有出賣靈魂,沒有因為見不到希望成功就灰心喪志,反而都在獄中發奮圖強,只可惜劉曉波先生最終都不敵極權和病魔。你可能說,他們都是歷史上的偉人,我們不是,我們做不到他們所做的,但我只不過想說,正是那些「偉人」身陷囹圄,蒙受極大苦難都不會放棄,我們無此等慘痛經歷的人又怎可輕言放棄,含屈投降呢?

「我們不要做西西弗斯,而事實上我們也不是;我們要做夷平大山的老人和征服大海的長者」

在目前的時局,我們縱未能有恰似雨傘運動時的聲勢,但要保存我們「不認命,要自主」的抗爭意志,在重重威權壓逼中要繼續勇敢發聲,這是我們往後更大規模的社會運動的起點。我們不要做西西弗斯,而事實上我們也不是;我們要做夷平大山的老人和征服大海的長者,我們實力渺小,但心志強大,只要有永不磨滅的反抗意識,只要一天不屈從當權者的淫威,就總可以尋得出路,希望大家鼓起勇氣,抖擻精神,讓我們再多走一里路!


11.03.2018 投票日
赤柱監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