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全球化監察 Globalization Monitor

「全球化監察」是一家非牟利機構,我們的使命是監察資本全球化對工人和環境的負面影響。 網誌

國際

最後一支飲管:是時候讓這塑膠成為文物了嗎?

最後一支飲管:是時候讓這塑膠成為文物了嗎?
廣告

廣告

美國人每天扔掉5億支塑膠飲管,足以環繞地球兩圈,或者填滿125輛校車!

這意味著平均每個美國人一生使用了超過35,000支飲管。但演員及環保份子Adrian Grenier(艾德 • 葛納)指出,這已經是一個低估了的數字。Adrian Grenier是非牟利環保團體「寂寞鯨魚基金會(Lonely Whale)」的成員,並開展了一個叫做「無飲管之海洋(Strawless Ocean)」的運動。

 「保守地說,你可以估計美國人平均每天會用兩支飲管,所以5億是一個準確的估計數字。但我想讓你開始注意一下你每天拿到的飲料裡面的飲管——凍咖啡、水果奶昔 、汽水和雞尾酒;當我在紐約或洛杉磯的時候,我一天收到的飲管差不多有10支。」

根據Litterati(一個用來識別和繪製垃圾的應用程式)的數據,塑膠飲管是全球第六種最常見的垃圾;而國際環保組織「海洋保育(Ocean Conservancy)」亦表示,塑膠飲管也是十大海洋垃圾之一。

由化石燃料製成,但因為體積太小,又可以由幾種不同類型的塑膠製成,這些飲管幾乎從沒有被回收過。它們是塑膠污染這個大危機的來源之一;現在每年有800萬噸的塑膠被倒入海洋中。

 

讓顧客自己選擇

現在,減少塑膠飲管的使用正漸漸成為環保份子的目標。「無飲管運動(Be Straw Free)」可能是針對飲管的首個倡議運動,該運動是由當年年僅9歲的Milo Cress於2011年開展的。他說:「我注意到每次我在餐館點飲料的時候,通常都會帶有一支飲管,但其實我並不需要。」

 

「無飲管運動」 發起人Milo Cress

 

 「這看起來像是一個很大的浪費。飲管是用石油製成的,石油是一種很寶貴且有限的資源。製造這種一次性的、而且只是使用幾分鐘就被扔掉的塑膠飲管,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利用資源的方式嗎?」

從那時起,Cress開始向他居住的佛蒙特州的伯靈頓(Burlington)的餐館要求,停止向顧客主動提供飲管,並且讓顧客自己選擇是否需要飲管。很多餐館都同意他的要求,他的行動也在全國各地推起了波瀾。他表示,做出這些改變的餐館報告說,飲管的使用數量減少了50% 到80%。

 

停止使用飲管

2015年,YouTube上的一段影片讓很多人都震驚了:一隻海龜的鼻孔上插著一根塑膠飲管。而該影片則同時促進了減少使用飲管的倡議運動。

塑膠飲管看起來似乎只是一個小問題,但它們可以幫助解決更大的問題。Grenier表示:「一支飲管可能很小,但根源是我們那種『漠不關心』的基因;而且它可能是解決更大的塑膠污染問題的一個途徑。它們跟我們每個人都相關,無論我們住在哪裡,或者是賺多少錢;它們也可以是我們展開對話的一個切入點。」

Grenier發起了一場名為「#stopsucking(停止吸飲管)」的運動,他們錄製了一段宣傳影片,一隻巨大的八爪魚觸鬚從一些名人的臉上拍打走他們的飲管,包括物理學家尼爾·德格拉斯·泰森(Neil DeGrasse Tyson)和模特兒Brooklyn Decker。

他們刻意採取一種輕鬆的手法來做宣傳。Grenier表示:「環境破壞是一個令人沮喪的話題,面對這個現實反而可能令人變得冷漠,這樣子實際上並不能帶來什麼改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致力於開展一個以積極和輕鬆為主調的運動。這是有用的,我們的『西雅圖無飲管』運動就是一個證明。」

這項運動幫助西雅圖的企業和餐館把塑膠飲管改為可降解的紙製飲管,在短短三個月就節省了230萬支塑膠飲管。該城市更準備在今年內正式禁用塑膠飲管和餐具。

 

更好的選擇

反飲管的情緒也已經跨越國界散播到英國了,英國政府打算在2042年前禁用所有的塑膠品,包括飲管。去年,大型連鎖酒吧Wetherspoons宣布,旗下900家酒吧都將以紙質飲管來替代塑膠飲管。之後,全國多家小型連鎖店和酒吧也紛紛效仿。根據Wetherspoons的總裁John Hutson,該措施將兩年節省7,000萬支塑膠飲管,而顧客對該轉變的反應也「非常正面」。

提供其他替代品,或者讓顧客自己選擇是否使用塑膠飲管,而不是直接禁止使用,這是這些運動的一個共同特點。環保團體「最後一支塑膠飲管(The Last Plastic Straw)」的發起人Jackie Nunez表示:「我們不想讓那些需要飲管或想要用飲管的人覺得不安。」

據估計,每年有800萬噸的塑膠垃圾進入我們的海洋和航道。如果情況沒有改善的話,到了2050年,海洋裡面的塑膠垃圾將多過魚類。

 

她說:「還有許多可行的、對環境、野生動植物和人類危害較少的選擇,來代替那些即用即棄的塑膠飲管。」

有些人使用飲管來降低含糖或酸性飲料對牙齒的傷害,也有些人出於特殊的原因而使用飲管。Cress表示:「有些殘疾人士跟我說,他們隨身帶著可循環再用的飲管——很多可循環再用的飲管甚至帶有方便攜帶外出的盒子!同時也有很多種以不同材料製成的飲管,包括玻璃、不銹鋼、銅和竹子,這些都是可循環再用的。」

他認為,不要把飲管妖魔化,倡議運動可達到更佳的效果。他說:「我不是要禁止使用飲管。我覺得鼓勵人們做出正確的選擇反而會更有效。自願參與更能鼓勵人們去傳播這信息;強迫人們去做某些事並不一定是改變習慣的最有效方法。」

英文原文請按此

關注全球化監察Facebook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