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候選浸大學生會擬重新加入學聯 或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

候選浸大學生會擬重新加入學聯 或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浸大學生會正進行改選,候選內閣「漣翊」一反過往數屆學生會傾向本土派的立場,表明有意參與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晚會,以及會考慮是否重新加入學聯。候選內閣「漣翊」幹事長黃雅文接受獨媒訪問時指,會先觀察學聯表現再決定是否重新加入,又指如參與支聯會六四晚會是想將「新一代聲音」帶到晚會。

根據浸大編委會報道,在候選學生會諮詢大會上,多名去屆學生會及過往學生會成員對候選內閣擬重新加入學聯及擬參與支聯會六四晚會表示不滿。此外,候選內閣以「民主自決」為政治立場,與過往三屆浸大學生會內閣支持「香港獨立」有明顯不同。內閣成員具民主派政黨背景,亦惹起部份同學非議。

退聯公投 幹事長投反對票

本身為浸大四年級生的候選幹事長黃雅文表示,自己在2015年浸大退聯公投時投下了反對票,她指站在當時的時局,理解學生不希望看到雨傘運動有「嗰個結局」,亦知道有不少人對學聯在雨傘期間表現不濟感到不滿,但她指自己設身處地思考,認為當時的學聯領袖已盡最大努力。她反指退聯三年後,民主運動、政制發展都沒有變得更好,而學界亦「跟甩」不少議題如學額回撥、自資院校問題等。黃雅文認為退聯潮後學界力量分散,認為若學界能有一個平台,能定期、定時、定地在有約束力的情況下讓不同院校討論,能使大家更團結應付不同院校以及政權對學生的打壓。

黃雅文稱,內閣希望先觀察學聯一段時間,看學聯會否跟進其內閣最關注的高教界議題,同時亦希望與學聯合作商討議題,待效果理想才會提倡重新入聯。對於有學生質疑若重新入聯,浸大學生會需再次繳交逾七萬元費用,黃雅文稱若共同跟進議題,相關開支如發放問卷、派單張、搞行動等均是開支,若「痴埋去」搞活動卻不付出說不過去。她也補充指,會再考慮有關費用是否值得,才決定是否舉行入聯公投。

photo_2018-03-27_11-04-36

提倡「民主自決」而非港獨

候選內閣的政治立場亦遭過往數屆學生會成員非議,浸大過往三屆學生會內閣均曾公開表示支持香港獨立,惟 「漣翊」以「民主自決」作為其政治立場。黃雅文稱「不排拒」香港獨立,但希望在民主、自由、平等的前提下才談港獨。她堅持排拒中共政權,但認為自決的基礎是所有市民都清楚、明白民主價值。黃雅文擔心,若沒有此前題,即使不同政治模式在香港發生包括獨立,都可能會產生極權,期望能令社會明白民主價值和自決權利。

被問及「一國一制」是否自決的選項,她稱基於中共是獨裁政權,不能達致民主、自由、平等,故不應成選項。至於「一國兩制」,她稱若中國不民主,香港也一定不會有真民主,除非香港有權利自行制定政治制度,「一國兩制」才應成選項。至於「民主自決」包括甚麼選項?黃雅文稱「民主自決」就是要令社會有想像空間,想清楚香港應成為怎樣的社會。

內閣成員具民主派背景 回應稱不同派別有共同目標

候選內閣中有成員屬政黨成員,亦受部份同學質疑。黃雅文承認自己是街工會員及社民連之友,候選外務秘書趙崇佳則為社民連成員。內閣的民主派背景比過往學生會的本土派背景有分別,有同學質疑是「走回頭路」。黃雅文回應指不論民主派或本土派,「我們都是要對抗政權的團體」。她認為內閣與民主派及本土派有很多不同之處,內閣對民主派及支聯會亦有很多不滿。她認為內閣與過去的學生會內閣一樣,都是為「民主自由平等」而奮鬥,目標一致,不明白為何要分開對待。

或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 望帶入批評聲音

不同於過去幾年大學學生會不參與支聯會悼念六四晚會,浸大候選內閣「漣翊」表明會關注六四事件,在政綱亦列明支持平反六四,認為香港人應記住六四事件。至於會否出席支聯會晚會,黃雅文稱經諮詢、討論及有約束力公投後決定是否參與。她認為支聯會晚會以悼念的方式雖然並不可取,但希望將批評的聲音帶到晚會,讓出席的市民知道其他聲音。她希望學生會屆時能上台,最起碼也可以在場外派單張。

黃雅文又指,雖然認為晚會的悼念環節有問題,但覺得晚會上有經歷六四的人出席分享「很珍貴」。被對於支聯會綱領中的「建設民主中國」口號,黃雅文表示支持,候選內閣支持「民主自由平等」,自然也不會反對另一地方有民主。對於會否主動介入,黃雅文就稱若能連結中國抗爭者,也是建立民主的一步,若支持「民主自決」,便不能完全排除中國有民主的一天。一旦中國有民主,亦或能提供多一個選項予香港。

幹事長:對選情不樂觀

浸大學生會選舉中,候選內閣需得到全體會員10%選票,當中信任票需過半,意味著內閣須得到最少5%浸大學生投票支持。浸大學生會選舉一向投票率頗低,一般只達12-15%。選舉氣氛冷淡,同時政治立場備受批評,亦有同學呼籲不參加投票,黃雅文坦言對選情不樂觀,只能盡力拉票。黃雅文亦承諾,即使落選也不會缺席抗爭。

記者:曾健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