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浸大學生會候選內閣 「漣翊」:民主、自由、平等—我們的起點與終點

浸大學生會候選內閣 「漣翊」:民主、自由、平等—我們的起點與終點
廣告

廣告

文: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第五十一屆幹事會候選內閣 「漣翊」候選幹事長黃雅文

在這幾天的諮詢會,我們被問了很多關於自決和港獨的問題。有人認為我們的立場不夠具體,有人覺得我們不值得信任。也很可能有人,因為我們的理念、立場不同,選擇不投票、不信任,這點我們是完全尊重的,因為這正是民主的體現,我們不會希望大家含淚投票。對於我而言,上學生會最大的初衷,是希望同學的聲音、意見、想法能真真正正在學生會這個平台中展現,學生會不是屬於幹事會,而是屬於每一個同學的。所以我們希望我們的立場能反映同學的聲音。假如學生會的每個立場、行動都能得到同學的商討、投票、行動,才是學生會最大的成功。

這亦是我們之所以堅持民主自決的原因,我們對香港這個社會的願景和理念正是民主、自由、平等。民主的方式不能用以反民主,我們認為民主自決的目的是透過人民的授權來建立一個比現時更有效的體制來抗衡獨裁與極權的政體,令香港成為民主、自由、平等的社會。而且,我們堅信民主、自由、平等的真正實現是基於社會上大多數人的追求,因此,我們選擇去團結更多和我們一樣相信這些價值的人。今天香港和浸大所發生的事情,是基於獨裁的中共政權,是基於失效的一國兩制,是基於未竟的香港獨立,這可能都是事實,但歸根究底,難道不是我們以至每個香港人,對我們所爭取的民主自由和平等,仍不夠執著嗎?

所以我覺得所謂自決、港獨,甚至我要真普選,縱使路線不同,亦可求同存異。這些路線的分歧都可以在民主、自由、平等的前提上討論。正如我相信每位希望香港獨立的同學,都和我們一樣希望香港變得民主、自由和平等,這正是我們在反抗的原因。我們面對的現實是愈來愈多抗爭者被判入獄,本土派、自決派議員都被褫奪議員資格,議事規則被修改,廿三條、國歌法將會立法,不論香港獨立,還是結束一黨專政都可能成為禁語,不論中國還是香港,已正式進入極權統治。在浸大,有抗爭的學生被停學,工會的主席被打壓。我們不論是希望香港獨立、民主自決、還是真普選,這幾年間都會發現,我們沒有離這些願景更近,而是更遠。

這是因為我們的主張不夠鮮明、不夠具體嗎?如果我們選擇支持香港獨立,便會有一千個同學、一萬個市民和我們一起去抗爭、去付出甚至犧牲,來推翻這個政權,我們絕對會和大家一起。但事實是世界不會這樣輕易地改變。當我們說民主自決時也一樣,我們不會相信單憑我們的願景,一年後香港便會有民主自決。那麼為什麼我們仍然只談願景,不談組織呢?為什麼我們不是去思考如何能令更多人認知民主自由和平等是我們生而為人最重要的權利,不是去思考如何說服更多人應反抗在身上或身邊發生的每個不公呢?為什麼不是去組織每一個同學或者市民,進行每一場大大小小的抗爭呢?我們相信爭取民主之路沒有捷徑可言,能否成功不是在於我們這枝莊相信什麼,而是大家一起相信什麼,大家願意為此付出什麼。

對我而言,所以我會走上參選學生會這條路是因爲雨傘革命。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天我所認識的學運和集體的力量是多麼強大。雨傘最後沒有爭取到成果,換來是更殘暴的政權和更多的政治打壓、迫害。即使面對雨傘革命、魚蛋革命、DQ議員中的挫敗,仍要相信集體、相信抗爭。在這困難的時刻,學生會要互相支持、重建力量。我在參選學生會之前,和浸大的工友一起行動反對外判,和APSS的同學一起行動反對削科,和其他院校的同學一起行動反對學校打壓港獨,也和大家一起行動反對普通話要求。不論我們會否會當選學生會,我們也會繼續行動反對學校打壓工會,繼續行動反對國歌法、廿三條。在這之中唯一重要的,是在以後每一場抗爭之中都會看見大家。感謝每位在諮詢會詢問我們的同學,民主的真義是不同立場的互相鞭策,期望在未來可以有更多交流和合作的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