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體育

來到窮途末路的西布朗

來到窮途末路的西布朗
廣告

廣告

目前西布朗護級形勢危殆,讀者 @Cryptomeria Lau 投稿指出了部份問題所在。無論西布朗最後奇跡護級成功也好,下屆降班英冠作賽也好,這些問題始終不容忽視。

以下為投稿文章。

每逢季尾,除了爭逐歐聯資格競爭激烈外,護級隊伍之間的戰況亦不容忽視。現時聯賽還剩下七輪(有補賽的則八輪),而排第十一位和排倒數第二的隊伍之間,也只有七分的分差,護級戰況比以往更為緊湊。咦,「排第十一位和排倒數第二的隊伍之間」?榜末那一隊呢?

西布朗(31戰 3勝11和17負, 20分, 24入球49失球)(餘下賽程: 般尼, 史雲斯, @曼聯, 利物浦, @紐卡素, 熱刺, @水晶宮)

在三個降班名額中,現時只得20分的西布朗(West Brom) 可說是穩佔了其中一席位。這個說法會否太武斷?以38分作為護級線來說,西布朗在餘下七埸比賽中,必須拿下六場才能達標,但要開季至今只曾於聯賽取得三場勝仗的他們,踢出這樣的成績,機會實在微乎其微。看看餘下賽程,即使下仗對般尼(Burnley) 全取三分,甚至悉數擊敗其他護級對手 – 紐卡素(Newcastle),水晶宮(Crystal Palace) 和史雲斯(Swansea),西布朗還要從前列份子曼聯,利物浦及熱刺手中,取得六分才能完成任務。就算今季的護級界線應該會低一點,就當七戰五勝好了,還是一個幾近不可能的任務。

即將踏入四月,西布朗在聯賽只贏得三埸,當中兩埸更是普利斯(Tony Pulis) 在開季頭兩埸贏下的。雖然西布朗在十一月以成績為由解僱了普利斯,改聘舞者柏祖(Alan Pardew),以期改善成績,可惜事與願違,這位新帥並沒有為西布朗帶來任何起色。接手至今,聯賽只贏得一埸,而且當遇上其他護級對手如韋斯咸,、赫德士菲、史篤城和史雲斯等均敗而回,三分盡失。

西布朗的防守其實不算太差,31場中失49球,比少打一埸排第八的李斯特城只多六球。不過球隊只得24個入球卻是全英超最少:陣中有12位球員有入球,但入多於三球的就只有積洛迪古斯(Jay Rodriguez) 及朗當(Salomon Rondon),兩人以五球並列隊中神射手。緊隨其後的已是僅得兩個入球的赫謝斯(Ahmed Hegazi)、笠臣簡奴(Hal Robson-Kanu)、多遜(Craig Dawson) 和伊雲斯(Jonny Evans),其中三人為後衛,由此可以看出球隊的攻力有多疲弱。基本上只要失多於一球,球隊已是敗局已定。

當然,普利斯的一個死因,正是無力解決球隊攻力疲弱的毛病。然而走馬上任的柏祖,雖然以往調教進攻(水晶宮年代) 或反擊(紐卡素年代) 也有一點心得,但這次來到西布朗卻完全未能激活球隊的進攻力。柏祖過往在水晶宮及紐卡素都會給予部份前埸球員較高的自由度,信任球員的能力讓他們自由發揮,而當手上有著卡巴耶(Johan Cabaye) 、丹巴巴亞(Demba Ba) 和柏比斯施斯(Papiss Cisse) 或保拿斯(Yannick Bolasie) 和沙夏(Wilfried Zaha) 這些有質素又有狀態的球員時,順境時當然沒有問題,但逆境時卻往往無法扭轉劣勢,故此在任教這兩隊時,好的時候成績極好,壞的時候卻也極壞。

在西布朗,他從普利斯手中繼承的進攻棋子質素並不高,而中前場的創造力更是極低。這個考驗對柏祖來說難度實在太高,無論柏祖怎樣激勵士氣和鼓舞球員,還是沒有什麼成效。在一月的冬天轉會窗,柏祖曾有機會改變現況,可惜班主言明未能給予資金收購球員,令柏祖只能分別從利物浦和埃及球會薩馬歷(Zamaek) 借入射手史杜歷治(Daniel Sturridge) 及埃及中堅艾利加比(Ali Gabr)。租借艾利加比,相信是為伊雲斯一旦離隊而作打算,而非即時增強球隊實力,但史杜歷治的加盟,肯定令西布朗上下都寄予厚望。借用史杜歷治,原意是希望這位走位意識良好及埋門把握力甚高的英格蘭射手,能為鋒線帶來新衝擊,解決攻力不足的問題。可惜這名英格蘭射手至今只上陣三次,合共78分鐘,尚未為西布朗帶來入球,而在對車路士的賽事中開賽僅4分鐘,便因傷退下火線,需要休養一個月。顯然,柏祖這次的賭注輸得很慘烈。

事實上,西布朗組軍的問題實非一日之寒。作為一支中下遊球隊,西布朗的轉會方針一直都是以領隊心儀而又不太昂貴的球員為主,輔以強隊的棄將,如來自曼聯的賓科士打(Ben Foster)、伊雲斯、熱刺的查迪利(Nacer Chadli)、愛華頓的巴利(Gareth Barry) 及阿仙奴的傑比斯(Kieran Gibbs)。這樣的組軍方法本身問題不大,奈何前領隊普利斯偏好年紀大,富比賽經驗的球員,同時很抗拒起用年青球員,而以上兩個轉會方針均無助球隊年輕化,反而更加深了球隊的老化問題。因此現時陣中大部份球員都是高峰已過,狀態、體力及表現每況愈下的同時,re-sale value亦非常低,對球隊的可持續性發展可謂非常不利。上埸對般尼茅夫(AFC Bournemouth),球隊平均年齡達29.27歲,而本季為球隊上陣次數最多的16位球員,全部都屬27歲或以上,其中五位更是年過三十的球員,在英超的體力化賽事中,來到季尾體能問題便逐漸浮現。

“The Cab Four”

除了陣容老化外,欠缺個別類型的球員也是致命傷。今季陣中最具創造力的球員查迪利及摩利臣(James Morrison) 斷斷續續受傷患困擾,兩季前令人眼前一亮的翼鋒歷高(Jonathan Leko) 始終太年輕,不是領隊普利斯那杯茶遂被借走,曾嘗試起用笠臣簡奴和菲臘斯(Matt Phillips) 卻整季都交出災難性的表現,而中埸中盡是一堆工兵型球員當然亦無補於事。季初從巴黎聖日耳門借得防守中場基祖維克(Grzegorz Krychowiak),此子有著出色的攔截和鏟斷能力,對於西布朗的中埸防守能力有所增強,可惜也是守強攻弱的球員,並不擅長串連及創造埋門機會,對於工兵很多但欠缺創造力球員的西布朗來說,可謂未能對症下藥,也令繼任的柏祖可變的招式不多。

此外,眾所周知,在普利斯麾下的西布朗,每逢到了40分線便啟動休季模式,當然達標後不再盡力也不算是全錯,起碼也達了季前訂下的目標,但這樣也會有一個風險,就是球員未必能重拾幹勁。要知道足球員很奇怪,士氣和自信等心理因素,對球員表現有著連科學或數據都解釋不了的重大影響。以往在翌季能重拾作戰心態固然沒問題,不過一旦未能及時調節眾將的心理狀態,就會出現今季的情況:自動延續了去季的休季模式。

至於找柏祖來救火,當然也是令人不解。柏祖向來都不是救急扶危那一類領隊,而且只擅踢「順境波」,要他停止甚至扭轉劣勢,根本是他的最弱項,看看當年在紐卡素和水晶宮的末年就知道了。即便如此,來到冬天轉會窗時,既然選擇了相信柏祖,領導層卻又不願提供資金讓領隊購入一兩名合心意的球員,令柏祖在護級的戰鬥中面對更多制肘,間接令護級形勢更水深火熱。

到了二月,球會莫名奇妙地解僱了球會主席及CEO,這個怪招當然同樣對改善球隊表現無任何幫助,再加上在西班牙集訓期間,發生了有趣的「球員夜蒲後偷的士回酒店事件」,可以想像隊內的作戰心態和士氣有多惡劣。到了此時此刻,就算再次換帥相信也無法絕地求生,扭轉劣勢了。

Cryptomeria La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