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政經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對傳真社報導臨臨生前幼稚園沒有上報傷勢記錄之回應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對傳真社報導臨臨生前幼稚園沒有上報傷勢記錄之回應
廣告

廣告

1. 五歲學童陳瑞臨(臨臨)離世81天,看到傳真社報導臨臨死亡前4個月臉部、手腳及身體傷痕累累的相片,著實極度痛心。願臨臨安息,哥哥堅強振作,早日康復。

2. 有關處理虐兒個案,現時並沒有「強制上報」機制;根據社會福利署2015年修訂版《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程序指引》文件,內容只記錄如何跟隨程序指引處理事件,並沒有列明相關刑責。因此,在閱讀「傳真社」報導內文時,即使對余美英校長有氣,也只能從道德角度譴責她疏忽、處理失當、欠缺誠信及有違教育專業;但她並沒有觸犯法例,這顯然是現有處理虐兒個案機制的一大漏洞。

3. 有關臨臨的個案,社會福利署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FCPSU)因沒有被通報,在程序上也沒有相關責任。可是,如果當日FCPSU接獲臨臨哥哥學校查詢時,不是只作資訊提供,而是提高警覺去了解當中細節,也許可以及早發現及識別兩兄妹身處危機的狀況。苟且求其的官僚制度,讓我們白白錯過了挽救臨臨的機會,直接讓下一代承受後果。

4. 校方在事件上絕對難辭其咎,即使他們不向社會福利署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匯報,其實報警或驗傷也是及早介入的方法之一。若校方沒有死攬校譽,懂得及早處理或向有關方面求助,結局是有機會改寫。

5. 事以至此,「強制上報」是一個回應法律漏洞的做法。有業界擔心「強制上報」會引致社工權力過大及縱容報警的情況,故必須進行全面諮詢及商討再作決定。不過必須強調,「強制上報」不等同「報警」,不應混為一談。

6. 余美英校長將責任推落已上報校監作回應,但業界人士都清楚校監權責從來不會處理虐兒個案;如此回應只是余校長推卸責任而已,難道期望校監擔當校長的督導?作為校長,應有足夠專業知識決定如何處理虐兒個案;校長應該通知的是教育局、社署或報警,而非校監。

7. 事件帶出「學校社工」的啟示:校長不可凌駕社工的專業判斷,因此社工與校方之間絕不應有任何從屬關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