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一帶一路:有中國特色的帝國主義

一帶一路:有中國特色的帝國主義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一帶一路的龐大基建計劃,中國獨裁政府首要的經濟和地緣政治戰略

文森特·科洛,中國勞工論壇

對於中國的習近平「強人」政權來說,龐大的一帶一路計劃越來越重要。據《衛報》所說,一帶一路是「全世界最大的建設計劃」。這個計劃想要將超過65個國家連入中國經濟圈。這些國家遍布除了南北美洲之外的所有大陸,總人口45億,是中國的三倍。實現這一目的的方法,是建設一系列由燃料管道、公路、港口、鐵路、跨國電網乃至光纜系統構成的大型「經濟合作走廊」。

「冰上絲綢之路」

中共獨裁政府將一帶一路宣傳為連接東西方的絲綢之路的現代版。實際上,一帶一路的地理跨度還要大得多。中共提出所謂的「冰上絲綢之路」的覆蓋範蓋,包括冰島、格陵蘭、斯堪的納維亞和北極地區。北極是所剩不多的尚未進行大規模油氣開採的地區之一,而且全球變暖造成的北極冰蓋融化也帶來了新的海上航線。

超過130個國家派出代表,參加了2017年5月於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在這次峰會上,習近平承諾要「建設和諧共存的大家庭」。他說一帶一路將帶來全球化的新「黃金時代」。但實際上一帶一路所展現的是,中國迅速成為一個新的全球帝國主義力量,與以美國為首的老牌帝國主義爭奪經濟勢力範圍。

民族國家已經不足以容納中國經濟。當全球資本主義經濟仍未擺脫危機,各資產階級政府竭力保護自己的經濟利益,令「去全球化」趨勢逐漸壯大時,中國當局擔心自己被關在主要市場之外。

仍處在較低水平的工資,和飆升的住房、醫療、教育價格,壓制了國內需求。儘管政府聲稱經濟動力正在順利地從投資轉向消費,但在2016年消費支出仍然只占中國GDP的39.2%。比重與國際水平相比仍然非常低,而且低於中國在1960年代的水平。

「硬著陸」

產能過剩危機是中國當局提出一帶一路計劃的一個重要原因。大量企業沒有銷售市場,通過不斷大肆舉債苟延殘喘,因而變成了所謂的「殭屍企業」。近幾年來,中國當局利用大規模的基建投資避免了經濟增速的驟降,也就是「硬著陸」。它擔心硬著陸會引發群眾騷動。但是這種做法越來越成問題,因為越來越多的基建項目使用率不足(例如鬼城和大白象工程),給本就不穩的金融系統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因此中共當局將一帶一路視為救星,用它來為本國的大型基建公司開闢新市場,而這些新市場又通過債務連結到中國經濟。所以中共才會在十九大上,異乎尋常地將「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寫入黨章。習近平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表明一帶一路是不可撤銷的。除此之外唯一一個被寫入黨章的具體外交政策,是鄧小平在1978年啟動的親資本主義「改革開放」。

帝國主義

一個世紀前,列寧在其深刻分析中提到,帝國主義「爭奪原料產地、爭奪資本輸出、爭奪勢力範圍(即進行有利的交易、取得租讓、取得壟斷利潤等等的範圍)直到爭奪一般經濟領土。」(《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

在亞洲,印度與中國是兩個互相競爭的帝國主義國家。代表著印度帝國主義利益的《經濟時報》,簡潔地描述了由國家資助的中國帝國主義是如何運作的:「中國從較小、較落後的國家攫取土地和資產的方法很簡單:它向這些國家提供高息的基建貸款,得到這些工程的股權,然後當債務國無法償還貸款時,中國就得到了工程的所有權。」

印度政府顧問Brahma Chellaney準確地稱中國是「債權帝國主義」。不久前中國租借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99年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這個用中國貸款建設的港口位於南亞次大陸的南部頂點,具有重要的地緣政治意義。中國的公司通過借貸在斯里蘭卡建造了太多有問題的基礎設施,例如「全世界最空的」漢班托塔機場,以至於旅遊公司有專門的路線是去觀賞當地的大白象工程。

目前巴基斯坦是得到中國一帶一路投資最多的國家,在這裡中國的類似行為成了軍方和政府之間政治權力鬥爭的一個焦點。不久前巴基斯坦參議院的一份報告揭露,在未來40年裡,位於俾路支地區的瓜達爾深水港91%的收入將歸中國所有。這座位於阿拉伯海的港口也是依靠中國的公司和國家貸款修建的。

就像南方2700公里外的漢班托塔港一樣,瓜達爾不僅是一個貿易樞紐,未來一旦發生地區衝突,它也會成為中國的軍事戰略資源。從巴基斯坦當局殘暴統治的俾路支地區到緬甸到印尼,一帶一路工程正在加劇民族和種族衝突,導致當地環境被破壞,居民被迫遷走。

中國在南亞的投資和基建合約大幅增加,激起印度和中國的激烈競爭,使印度成為一帶一路以及中國勢力擴張的主要障礙。而且美國政府也想要同印度合作。最近特朗普重啟了美國、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的四方安全對話,旨在抵擋中國的擴張。

這些資產階級政府虛偽地相互譴責對方的帝國主義陰謀。工人組織和左翼不應該支持它們當中的任何一方,而需要有獨立的政治立場和綱領。只有國際主義和反對所有國家的資本主義剝削的鬥爭,才能為群眾提供前進的道路。

衝突愈發尖銳

從一帶一路中可以看出,中國帝國主義有一些明顯的特點。首先是它的規模。一帶一路如果真的可以實現,那麼它會是一個龐然大物。其次,它將中國國內的獨特發展模式,也就是國有銀行的信貸支持,複製到其他國家。這種模式令中國得以迅速工業化並升級基礎設施,但也造成了龐大的債務問題。北京希望通過一帶一路的相關貸款將自己的債務問題轉移給其他國家。中國的金融精英認為這可以減輕負債累累的國內殭屍企業對銀行業的拖累。

中共政府在2016年建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作為一帶一路的輔助工具,以吸引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參與一帶一路計劃。包括英國、德國和法國在內,目前已有61個國家加入了亞投行。中共政府希望利用西方國家的金融「專長」,使亞投行和一帶一路的貸款業務更符合西方資產階級的傳統做法(就像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由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機構所做的那樣)。它認為這樣可以減少債務違約的風險。

他們希望借助一帶一路,用政府擔保的外國主權債務替換掉國內的不良債務。但更有可能的情況是,他們最終只會將中國的「殭屍病」傳染到其他大陸上,同時也加劇民族衝突和帝國主義衝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