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社運

古思堯挑戰《國旗及國徽條例》入獄 印證《國歌法》的憂慮

古思堯挑戰《國旗及國徽條例》入獄 印證《國歌法》的憂慮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古思堯前輩今天再度因挑戰《國旗及國徽條例》身陷囹圄。古先生寧願犧牲肉體的自由,也不願向強逼公民「尊重」的惡法低頭,不屈不撓的精神,令人欽佩。

古先生因《國旗及國徽條例》而再度入獄,更印證我們對「殺到埋身」的《國歌法》之憂慮。

我在上星期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討論《國歌法》本地立法時已留意到,香港法庭曾對《國旗及國徽法》是否合憲存存:1998年吳恭劭和利建潤分別被控兩項侮辱國旗及區旗罪,原審被裁定罪名成立,上訴庭則認為條例禁絕了某一種表達手法,尤其是具政治性的、象徵意義的表達,不合理地限制了公民表達自由,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相抵觸,因而違反《基本法》第三十九條,改判二人無罪。

雖然終審法院最終再推翻上訴庭的判決,裁定條例合憲。但我們必須留意,終審法院並非認為只為「尊重國家」就可肆意限制表達自由。民間法律評論專頁《法夢》引述包致金法官在《吳恭劭案》判辭的總結,指《國旗及國徽條例》確實限制了表達自由,但限制範圍只包括特定一種表達手法,即焚燒國旗(註一);包致金法官認為「限制只能到此為止,因為它們已到了憲法所能容許的極限。」(註二)

當年終審法院就《吳恭劭案》表達出的訊息是:只有在條文極清晰亦十分克制的前提下,法庭才會某程度地接受對表達自由和言論自由的限制。

相比起《國旗及國徽法條例》,《國歌法》所限制的言論和表達自由廣闊得多:「二次創作」國歌被禁止,市民在奏唱國歌場合也要表現出「應有禮儀」,反之則可能被判侮辱國歌(在大球場奏國歌時不起立已可能觸犯法例)。這顯然已超越包致金法官所指「憲法所能容許的極限」。

更嚴重的是,《國歌法》是一項透過納入《基本法》附件三而在香港實行的全國性法律,即是北京直接「命令」香港政府立法。如果一納入附件三,香港政府和立法機關就必須「照單全收」,就可肆意超越憲法原本對港人所作出的保障,限制公民不尊重和不服從國家的權利和自由,那麼,《基本法》附件三就是繼「人大釋法」後,另一趟北京權力自出自入的「隨意門」。

今天可以透過「隨意門」限制港人的表達和言論自由,將來是否也可以照辦煮碗,把尊重《習近平新時代社會主義思想》和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寫入香港法例?

註一:請參見《法夢》文章
註二:請參見《吳》案的終審法院判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