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網誌:http://aukalun.blogspot.hk/ 網誌

政經

專你的政

專你的政
廣告

廣告

「專政」這回事,憲法是怎麼寫的?

憲法〈序言〉:「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是多黨合作,不是「一黨專政」。

憲法正文第一條是「人民民主專政」,也不是「一黨專政」。

就算剛修改的條文,也只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最本質的特徵」也不是「專政」。

正常人的閱讀理解,憲法寫的是「人民民主」、共產黨領導下的「政治協商」、「多黨合作」,無所謂「一黨專政」。人大新貴卻謂,主張結束一黨專政的人不符憲法,社會應討論是否讓他們參選或擔任公職。

本來無一物,係要左到盡,才算愛國愛黨又紅又專。還記得九七回歸前,很多香港人擔心回歸後自由褪色,問過這樣的問題:回歸後還能喊「結束一黨專政」嗎?回歸後還有公平公開的選舉嗎?

當年幾十萬香港精英移民,不是因為經濟理由,而是害怕自由民主受剝削,大陸的一套搬來香港。

這些年來,我們可以肯定,以後的日子你或許還可以投票,點票過程或許無人作弊,但香港的選舉已離「公平公正」愈來愈遠。功能界別制度設計本來已經是笑話,到禁談「港獨」、「自決」也成敏感詞,燒紙皮道具就誣蔑你燒基本法,喊聲「結束一黨專政」就指控你違憲,講吓講吓就變真。紅線飄移,愈勒愈緊,事前要簽確認書,當選後永續追溯,啟動法律程序玩弄你。不經不覺間,公平的制度已遠我們而去。

發展下去,人臉辨識系統認住每個不滿「一黨」的人,大數據記住你一言一行,寒蟬效應深入骨髓。憲法無寫,但你已被一黨牢牢專政。

忽然想起,記者報道政壇人物,正常情況應要求被訪者申報利益,例如堅決要保留粉嶺高爾夫球場的人,訪問時應講清講楚自己是否擁有高爾夫球場會籍;那些身先士卒發言,阻止人說「結束一黨專政」的新貴與所謂學者,記者亦應循例一問:「你是否共產黨員?」。擁抱自己的黨,應該開誠布公,光明磊落。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