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國際

【馬來西亞大選】社運參政—瑪麗亞: 這是我選擇的戰場

【馬來西亞大選】社運參政—瑪麗亞: 這是我選擇的戰場
廣告

廣告

圖:瑪麗亞陳(站立者)在論壇中談及參政理念,同場的發言者為林奕慧(右一)、李凱倫(右二)及主持蘇穎欣(左一)

淨選盟主席瑪麗亞陳(Maria Chin Abdullah)在月初宣佈辭去淨選盟(Bersih)主席一職,並會在不入黨的情況下,以在野黨「希望聯盟」的旗幟參選。外界對此意見紛紜,希盟內部對她不入黨參選傳出質疑聲音,也有人擔心瑪麗亞的改革理想,最終會被政黨政治所「污染」。在3月22日,由文運書店主辦的一場討論會裡, 瑪麗亞便首次就參選的決定與公眾作公開交流。

瑪麗亞首先重申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上陣,並選擇使用希望聯盟的旗幟,是因為她亦認同《希盟宣言》(註一)的內容,「這不是一份完美的宣言,有許多需要改進的空間,但當中包含了公民社會的建議,也有我多年來爭取的訴求。」

回顧馬來西亞的社運歷史,70年代冒起的抗爭被政府嚴厲打壓,及至1985年,當瑪麗亞回國投身社運,感受到改革運動在艱難的環境中緩慢前行,而爭取選舉制度改革的凈選盟發展到今天,成為全國最大型的社會運動,是多年來累積的結果,「這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都非常珍貴,Bersih超越了爭取選舉改革,還重新定義了民主、自由和權利的原則。」

瑪麗亞:「Bersih讓我學會的是,我們可以透過不同的方法、不同的平台去挑戰這橫跨60年的強權。」進行過司法挑戰、到選委會抗議、五次大型的上街示威,「對我來說,國會議席是另一個平台,重點是不能停止抗爭。」她說她不為議員職位,而是要改變充滿壓迫的制度,「一個允許首相和政府偷取國家財產的制度、一個製造高度貧富懸殊的制度。」

她承諾,「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去對抗國陣。我實在無法忍受,當我醒來,意識到還要再忍受國陣多5年!」

161124213810-malaysia-bersih-protest-04-exlarge-169
PHOTO: AFP

對於Bersih主席一職,瑪麗亞表示即使不參選,擔任了兩屆主席的她也有退意,「如果我們要求首相只能擔任兩屆,我們最好也有同樣的自我要求。」她笑言,她的離任對於Bersih的影響,沒有外界想得那麼嚴重,「組織應該有新血,這是一個團隊,不是屬於個人的。」

但對於瑪麗亞參選,現場也有提出一些疑慮和回應,以下節錄部分討論內容和瑪莉亞的回應:

林奕慧(同場演講者,群議社Agora成員):希盟宣言強調土著利益、沒有提及恢復地方選舉、對於財團富豪的財富集中問題也缺乏正視,瑪麗亞的政治主張更貼近由左翼聯盟起草的《99%人民宣言》,為何她不選擇以社會主義黨(PSM)的旗幟上陣?加上,現在希盟由前首相馬哈迪領導,即使反對黨成功執政,也難以實現轉型正義,特別是那些在馬哈迪時代的政治受害者。

李成金(前公正黨加影州議員):我看著很多公民社會的人進入政黨政治,像柯嘉遜、黃潔冰、蔡添強, 我自己也是這樣的背景參與政黨,但你會看到他們慢慢地不再代表公民社會,他們代表的是自己的政黨,換句話說,他們原本的角色在消退,我認為公民社會的人應該維持獨立的身份,形成獨立的力量,像PSM,培育行動者成為另一股獨立的政治力量。作為一個曾進入政黨政治、曾當選議員的人,我認為在政黨內當一個社運分子並不容易。

IMG_5194_polarr

瑪麗亞回應:我們要如何建立民主?不能只是談結構和制度,還要如何改變人們的思維。要改變思維,當然《99%宣言》確實回應到部分問題,我沒有簽署不等於我不支持,我只是選擇不簽。另一方面,《希盟宣言》有好的地方,已有很大的進步,沒有很多的民粹主張,並且觸及國家的一些關鍵問題。但我承認,《希盟宣言》有很多的不足,裡面沒有提及替代性的選舉制度和地方選舉,甚至沒有提出更公平的稅制改革,就算是廢除消費稅和大道收費(註二)後,也需要有更公平的稅制來分配財富。

我認為戰場就在這裡。戰場是看到希盟宣言的不足,然後改變它。 因為希盟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反對派,而且希盟有機會執政,如果我們想要改變,那戰場就在這裡。當然,你可以支持99%,也可以把99%的訴求帶進希盟的宣言中。這就是民主,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如果你有想法,請尋找你的戰場。如果希盟能執政,我希望新政府裡會有我的主張。

至於為何我要選擇獨立身份,因為我肯定自己不想進入政黨政治,我要非常專注地推動改革議程,不止在國會,還有在選區。我這一刻最高的priority是要擺脫國陣,沒有人應該投票給國陣。這是一場選舉,是我們要決定是否繼續由國陣執政,還是我們一起冒險?沒有人能保證希盟會贏,特別是在準備提呈國會的新選區劃分(註三)下,這一仗將會變得更困難!

如果投票率有80%-90%,我們還有可能換政府,如果只有或甚至少於70%,我們甚至無法否決國陣在國會的三分二議席多數。

我理解獨立議員在國會裡是不容易的,但我相信我在希盟裡有朋友,而且我認為希盟內的社運分子和進步力量也應該重新組織起來。如果沒有換政府,99%宣言也好、希盟宣言都沒有機會提。現任的政府完全是沒有興趣跟你談改革。

Maryam Lee(Project Dialogue成員): 我是首投族,但我更早就參與社運,以前每當我參加Bersih遊行時,都會聽到你和安美嘉(Ambiga Sreenevasan)說Bersih是無黨派的,但最近當你評論「廢票運動」時,你提到要趕走國陣,這不是一個無黨派的立場。Bersih作為一個無黨派的組織,當作出這種具黨派傾向的立場,我認為是一種背叛。還有,如果你一直說選舉是舞弊的,那你為什麼還要出來競選?為什麼我們不一起抵抗選舉?不管是誰贏,國陣,還是希盟,這都不是一個民主的結果,何不團結大家抵抗選舉,直到選舉變得公平為止?

瑪麗亞回應:我需要澄清,我們是政治的,我們不是非政治。談論選舉制度本身就是政治的。當政府無法確保選舉乾淨,我們便會出來批評。政府常也說我們是有黨派、有政治傾向。但我們的政治傾向是什麼?是民主。對!選舉是有舞弊,但我們要因此遠離選舉嗎?不是。特別是在這次選舉,如果大家不出來,就是給予國陣完全的認受性。如果你認為國陣60年的統治還不夠,那就去杯葛這場選舉吧。但我想踏進這戰場作出改變。長遠來說,我希望有多個政黨的出現,但我們要先換政府,否則,我們沒法達到我們想要的改革。

林奕慧:有人說馬哈迪已經同意改革,他不過是過渡首相,但是別忘記他過去22年來的腐敗濫權。他說現在認同改革了,那要是國陣也出一份宣言說他們會改革,你會相信嗎?這不是喜歡還是討厭他,能不能原諒馬哈迪的問題,而是過去的記錄,怎樣說服你把最大的權力委託給他?再來,我不認為現在不是第三勢力出來的時候,現在他們力量小的時候,我們便要保護他們,像台灣已經歷了兩次政黨輪替,但並沒有讓社會變得更好。公民社會裡要有人,不能所有社運分子都被收編到主流政黨裡。

瑪麗亞回應:我明白馬哈迪不是帶領反對派的完美人選,但在這階段,希盟已經做了決定。我們也明白現在的問題是他一手造成,我的丈夫曾被拘留,拘留書也是由馬哈迪簽署的,這些事情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他對制度的破壞、對人權的打壓,和他所做的一切,我們不能忘記!但,我們要向前看,確保未來不會重複我們以前經歷過的苦難。這是我們向前看的方法。我覺得,要是希盟真的能執政,我們最好在那裡,確保他們履行當初的承諾。支持由馬哈迪領導的反對黨,這一定是冒險的,但這也是機會。我在此呼籲所有人,請你們不要放棄手上的一票,出來,和你們的朋友一起出來,是集體力量才能帶來改變。

備註:

* 註一:反對陣營希望聯盟(包括民主行動黨、國家誠信黨、人民公正黨与土著團結黨)在3月8日推出競選宣言,宣言中列出執政後的60項執政承諾。
註二:消費稅在2015年落實,稅率為6%。大道收費是指由政府判給私人公司的高速公路經營權,公司再向使用者收取的過路費。
註三:新的選區劃分已於3月28日在國會通過,受影響的國會議席為98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