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柏熹

中大文化研究學生。文字愛好者。活在荒謬世界的人。 網誌

生活

憶張國榮——一個酷兒藝術家

憶張國榮——一個酷兒藝術家
廣告

廣告

四月一日唯獨讓我想起他——張國榮。不只是他的電影,他的音樂,也是他獨一無二的,踰越、模糊性別常規的藝術形象。一次Time magazine的訪問裡,他說:It’s more appropriate to say I’m bisexual... I love the film Gone with the Wind. And I like Leslie Howard. The name can be a man’s or woman’s, it’s very unisex, so I like it. Leslie,也就是張國榮,時而不羈,時而嬌媚,舞台上雌雄同體的酷兒(Queer)藝術家,張國榮。

我尤其喜歡張國榮的戲曲形象。譬如說,曾以戲曲中的青衣旦造型登上《號外》雜誌封面,後來又演活《霸王別姬》的程蝶衣一角,「反串」之美,在在說明了性別的解構性,踰越「陽剛男-陰柔女」性別定型的可能(與美麗)!更不用說,張國榮幕後敢於坦承其性取向,「反叛」而溫柔的個性,處處使人憶記。

惜2003年4月1日的一跳,使本來的愚人節,多添上一筆似是惡意的憂傷,到底未知是誰開了一個玩笑。曾經聽過上一輩人憶述,那天張自殺的消息傳開時,誰都不相信竟會有這回事——多惡俗的玩笑!——卻是事實,半空劃過一道垂直的傷痕。結果,那不知有沒有一分鐘的瞬間,成為了至今念念的文化記憶。(旭仔:要記得的還是會記得。)

請大家不要忘記,那天過後,一些人竟開始要把張的性取向與他的死扣上關係,竟要搬演一場羅生門的戲碼,他卻始終不能為自己辯護!乃至今日,異性戀仍然是主導的性取向,仍然有人告知我們男人應該這樣女人應該這樣。張國榮的藝術遺產,除了我們熟知的音樂、電影,也是他舞台上多變、叛逆,時刻具有強烈性別意識的藝術形象!

《霸王別姬》裡,程蝶衣曾這樣說:說好一輩子,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就讓我們好好記得張國榮,記得他遺下來的一切,由我們走出他走過的路。以一輩子為界限。

參考資料
Richard Corliss, “Forever Leslie”, Time, May 7, 2001, p.46。
洛楓:<男身女相.雌雄同體 張國榮的歌衫舞影與媒介論述>,《媒介擬想》第三期(2005年4月),頁134-14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