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觀鳥.別吵

觀鳥.別吵
廣告

廣告

喜歡一個人觀鳥。不用遷就他人,喜歡到哪裏、逗留多久,隨心所欲,自由自在。更重要的,是可以集中精神,不需與同行者找話題。

進入觀鳥小屋,見到其他同好,最多是打個招呼說聲早晨,然後各自神遊物外。觀鳥禁語,對我是禪修,也是實際需要。突如其來的動作、嘈雜的聲響,會打擾人,更會嚇走雀鳥。輕聲細語的交談,小心翼翼的動作,觀鳥別吵是最基本的禮儀。

香港人怕悶怕靜,不少鳥攝者都有這樣的壞習慣,交換心得,互相攀比,是常則而不是例外。當眾聲喧嘩,在可能的情况下,唯有避之則吉。

那天在米埔觀鳥小屋,靜心等待漲潮,突然大軍殺到,都是說一口標準普通話的內地同胞。

為了保護濕地,米埔嚴管參觀人數,觀鳥團可在網上報名,先到先得。呢期流行精緻香港遊,米埔自然成為識貨同胞的首選之一。每次到米埔都會遇到普通話人,就是這個原因。

看他們的裝備雖未至職業水平,但也算觀鳥行家,不乏長短火鏡頭,也有雙單筒望遠鏡。

起初,他們都遵守觀鳥禮儀,輕聲討論,交換情報。但當時間過去,發現不同品種的雀鳥愈來愈近,按捺不住心中的興奮,開始起哄。

「白眉鴨!在哪裏?這邊,就在那什麼鷗的前面不遠……」

「那邊有彎嘴濱鷸,對,左邊。看不到,給單筒我看看。拍到了,你看,全都是,嘩,很多……」

到午飯時間,更不得了。可能是過去太專注神經繃得太緊,一經放鬆,不但開懷大嚼,更盡情大呼小叫,鳥屋變成食肆,更喧鬧得像個叫賣的市場,身處其中,興致盡失。因潮漲鳥靠得最近,捨不得走,唯有硬着頭皮捱下去。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