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普話讀九年 大學枉必修

普話讀九年 大學枉必修
廣告

廣告

攝:黃健航

好好的國語二字棄用,改用三個字的普通話,實已不倫不類,理由在於:代表一國之語言,有何歧視?而普通一詞,何來「普遍通行」之意?

1949年之前,「國語」一詞指說得標準,「普通話」一詞指帶有鄉音,普普通通,不太標準,符合中文語意。奈何該「起來歌」政權,偏偏歪理逆行,搞亂天下。

1997之後,推行普通話,本無不可,奈何當局採用違反語言學習的簡易*方法,每週一兩節,蜻蜓點水,水過鴨背,六年小學不止,中學再加三年,亦即必學九年;幼稚園雖不規定,但實際上不設普通話的幼稚園恐怕絕無僅有。

每星期的鸚鵡式、對話式普通話課,逼令學生普遍都感到煩悶無聊,部份家長或學生以為中四中五選修普通話,因利乘便多一科,亦即由幼年到青少年的三個階段,要做12至15年鸚鵡,這算甚麽母語教育?

好不容易升上大學,竟再次遭遇必修普通話,狹路相逢,到底是誰不對?當然是亂定規矩的人!浸大學生陳樂行、劉子颀「為民請命」,只有功勞,何來過失?

所謂「佔領」及辱駡師長,全是多年交涉不得要領的「撞火」,而巧立名目的所謂「豁免試」,本身其實一點也站不住腳,何况暗中搞陰謀詭計,才逼出「佔領語文中心」一整日之下,爆發單字粗言穢語,以堂堂黌宮標準,可謂十分十分不應該,有失斯文,但此結果比起彼原因,孰輕孰重,豈止千里與毫釐!

當日是非曝光之後,浸大錢校長初則驚惶失措,胡言亂語,嚴懲休學云云,繼而眾怒難犯,收回成命,社會一時寄予厚望,甚至認為「大學必修普話」之荒腔走板措施將成絶響,豈料如今峯迴路轉,重鎚一擊:一判八日,一罰一學期,此種謬誤,與一言九鼎何異?

北大人淫威肆虐六十九年,蔓延海濱自由小城,表面上看,的確非常可怕,但黑白顛倒,馬鹿混淆,少年兒童,豈肯輕易投降!豈願盲目服從!

2018復活清明之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