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國際

後白狼時代──台獨新潮流給統派集體焦慮的啟示

後白狼時代──台獨新潮流給統派集體焦慮的啟示
廣告

廣告

在台灣三百多個大小政黨中,提到急統派,無疑地,張安樂中華統一促進黨已經成為代表,不過,統促黨除了白狼,似乎誰也舉不出第二個人物。有人知道統促黨主席是張馥堂嗎?

作為政黨組織,欲求長遠發展,永續經營,不能沒有組織策略,統促黨一旦沒了張安樂,就此煙消雲散,船過水無痕,以台獨勢力在島內愈加暢旺的現勢來說,急統聲量如果瓦解,自然是北京焦慮的事。那麼,後白狼時代,統派該當如何?

要在這個課題下理出一條脈絡,筆者自認還是相對客觀。張安樂白狼大名如雷貫耳,近來,白狼在多次與獨派人士正面衝突的場合,一馬當先,氣勢磅礡,外界印象最深的,無非是太陽花運動時他對著一幫台獨痛斥他們的假面政治:「白天罵黑道,晚上叫大哥」。

白狼人馬曾被呼召保護「高級外省人郭冠英」,黃安返台的安全疑慮也動用他的地下力量;最新的是和八百壯士反年改團體的衝突。原因之一就是白狼人馬手上的五星旗。

新站在白狼身邊的是曾爆發性愛視頻醜聞的璩美鳳,從來不是中華統一促進黨成員的新黨王炳忠,過去也與張安樂同台登上「戰車」播音;不避爭議,敢為人先的個性,白狼張安樂是台灣統派衝街頭、舉大旗的「衝組」迨無疑義。

但是白狼已經七十高齡,綜觀台灣當前統派團體,郁慕明長年領導的新黨是選舉能量最強的統派政黨,但無論是統促黨或新黨,都面臨了後續無人的窘境;新黨幾個後起之秀,扯上共諜案,至今氣勢能量消褪,其餘如中華愛國同心會、中華民族致公黨等等,則根本是排都排不上名的組織。後白狼時代台灣統派當如何?空谷跫音,益發響亮。

李登輝時代的國民黨,曾經有新國民黨連線、集思會、厚生會等,其後要不是出走、要不就各自投靠民進黨或成立新政黨。與民進黨內的派系消長相似,選舉利益的配置是主導派系的核心,而派系靈魂人物的去留,往往也是派系存廢的原因。

民進黨的福利國系、正義連線,當主要人物不在,現在姚文智和趙天麟還會說自己是謝(長廷)系嗎?高志鵬這位扁系大將,在部分民進黨新北議員拱游錫堃出征新北時,他不是忙不迭地要求「戴罪立功」「再當一次游院長的總幹事」。

派系可能蛻變,但始終堅實的新潮流系,屹立強大的核心關鍵是:其一,有一批隱身幕後、從不參選的組織人才,他們為新潮流設定章程和遊戲規則,且如一持守;其二,有明確的中心思想和核心理念;第三,從不吝於提拔後進,挹注資源、賜予機會,讓新人歷練且始終感激派系;第四,內部有嚴肅的紀律,任何成員的政治言行必受同派系的檢視。第五,鬥性堅強,新潮流不但與國民黨鬥,最重要的是也和民進黨自己同志鬥,甚至派系內也有內鬥,只是對外始終最團結。

新潮流乃成為台灣政壇最強大、最持久到今天的派系。民進黨曾經解散過派系,但歷經淘洗,新潮流不但不曾消亡,反而在蔡英文執政後,一躍成為蔡政府最主要的構成,這種強健的生命力,難道不應視為啟示?

進一步說,理念、價值,固然是派系聚合的凝聚力,但派系要長遠發展,也絕不會僅有理念為已足。否則,如何解釋李文忠、張溫鷹、楊秋興等人退流?面臨選舉利益時,派系維持紀律與分配權力的機制,端視平日的建構和長久的維繫,這正是新潮流得以長生不老的理由;不倚靠一兩位大老,而是一套信服的模式。

民進黨新潮流系最低調的大老張維嘉,1968參與創立「歐洲台獨聯盟」。1979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張維嘉赴美加入美麗島週報,成為黑名單廿三年過著流亡生活,直到台灣解除戒嚴,1989年,張維嘉成為第一位被撤銷黑名單的異議人士,那一年他重新踏上台灣的土地。

「幼時小兒麻痺、高中猛爆肝炎、青年車禍餘生。」自稱死過三次的利錦祥,和張維嘉一樣,都歷經黨外時代蓬勃興盛的政治思想論辯和民主自由啟蒙,也都是筆下能寫,站起來能說,悶著頭能搞組織的能手。他們自己從不參選,卻往往以新潮流大老之尊一言九鼎。

這樣的組織操盤手,既遠離實利分贜的是非與利害,又一路伴隨著派系成長和蛻變,建構而成的內規法則,才能讓新潮流成員信服。大老,需要「時間」養成。但派系組織不是只有大老。台灣的統派暫時不缺大老,但領導人、精神領袖不在,統派就什麼都沒有了。這才是最大危機!

台灣統派如一盤散沙,白狼張安樂的出身,讓他勇於出頭,也是極少數敢在群眾事件中不避衝突,敢持五星旗上陣的團體;但也正因他的背景,外界看他所領導的統促黨,一直將之與「黑衣人」、「暴力」、「幫派」、「黑道」畫上等號,直白地說,北京應是對他既愛又無奈,難以約制卻也不想拒他千里,畢竟,張安樂讓五星旗昂然立起,看在中共眼中,這自發性的支持多麼令人安慰。

由統派聲量能再放大並壓制獨派勢力的角度來看,白狼的統促黨要強化中心思想與論述力量;簡單說,就是缺「智庫」。

新黨早年尚存群眾基礎,如今則隨時代推移,盛況不再,而其立場也悄悄由「中華民國派」轉變為支持統一(但不明言是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這兩支隊伍是台灣統派的最後能量,各有弱點,有待補強。

張安樂與郁慕明已老,其他統派美其名一黨或一會,實則毫無作為,既不能發聲又難以出力,可以忽略不計。

如今,有兩條途徑可為:一是統促黨和新黨策略結合,新黨是腦和口,統促黨是手腳,手腦合一則是張安樂與郁慕明能否合作的問題。展現的場域,平時由腦和口在傳揚理念和價值,「戰時」(抗爭現場)則由手腳壓制獨派如蔡丁貴之流的氣焰。

二是各自強化自我,新黨要強化群眾動員力,擴大執行能量;統促黨則要擺脫掉黑道負面形象,重建可以長遠發展的策略與論述,因應後白狼時代的來臨。

最後,民進黨新潮流系的茁壯與成長,是統派可以參照的顯例。唯有一點是絕對不能忘記,台灣政壇始終有「議會」和「街頭」兩條路線之爭,早年黨外時代如此,今天的統派也要面臨抉擇,統派力量要選擇在街頭與台獨正面衝撞或是有能力吸納選票,進化到議會路線?這是台灣社會給統派最嚴酷的考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