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想像未來也有罪?

想像未來也有罪?
廣告

廣告

最近我到台灣參加論壇,提出若中國專制政權結朿後,香港可能會有不同的可能性。當時因是總結發言,時間有限,只能提出三個選項:獨立、聯邦、邦聯。有人批評我的發言幼稚、粗疏、不嚴謹、或刻意挑戰中共的底線。人們可能不同意我的觀點或推論,但我在論壇提出的觀點,卻不是輕率的。其實早在2017 年10 月至12 月連續十多個星期,我在報章一系列名為「香港的未來」的文章,一步步鋪排了我的想法。

一直以來,我用差不多是半學術論文的風格撰寫時評,不少文章若加上注腳,已可符合在學術期刊出版的規格。不少過去的文章,我也曾把它們翻譯成英文,加入注腳後,在學術期刊或學術專著中刊出。但也是這原因,我的文章讀起來趣味未必是太高,稍嫌艱澀。但我認為時評文章,不一定只是針對眼前爭議提出觀點,也可以把學術研究的方法引入,按著一些理論框架,探討各種可能性,即使這些可能性能真會發生的機會未必太高,或要符合各種條件才會發生,但嚴謹的研究還是要把它們納入來深入分析的。

這系列的文章,重點是從香港人和中國人的時間觀和未來觀,就是他們如何看未來,去推算香港和中國在未來會有甚麼可能性。未來觀涉及一種態度,並不只是關乎將來會發生甚麼事,更關乎人們會否去想像未來?想像的未來有多遠?他盼望在未來要見到的是甚麼事?會否用方法去令盼望的事成為將來真會發生的事?
不少港人的上一代都是來自中國大陸,但因香港所處的獨特環境,不少當代的港人,能跳出中國人傳統時間觀的限制,也超越了有限的時間想像,能去想像、追求更遙遠的事。我把這些思考結合了香港和中國當前的政治及社會狀況,提出了香港的未來與中國的未來是以虛線連著,代表著香港與中國大陸那種既近且遠、若即若離的關係。

我是在這思考基礎上,提出中國未來的想像。在這系列其中一篇文章,我全面地提出十個可能性。首四個可能性是:(1) 中共的極權統治會延續下去;(2) 中共政權會轉化回介乎極權與威權之間;(3) 中共主動實行有限度的民主改革;(4) 中共主動實行全面的憲政改革。

按我的推論,中共的專制統治,在這四個可能性下都會按不同的路徑結朿。之後出現的可能性包括:(5) 新的政治強人出現延續極權統治;(6) 全國管治體制全面碎片化令中國陷入無政府狀態;(7) 中國大陸分裂成多個版塊陷入內戰;(8) 各個分裂版塊透過談判商討建立民主聯邦中國;(9) 各個分裂版塊先後成為獨立、各自為政的主權國家;(10) 各個已成為獨立的國家透過談判商討建立中華邦聯。

只要有心人細讀這系列的文章,就知道我在台灣論壇上提出可以考慮成立獨立國家的選項,只是中國未來的十個可能性中的其中一個。這獨立的選項,是在一個想像香港和中國未來的前提下提出的。若有人要斷章取義,總能在我一次簡短的發言,或在一篇文章中抽出一句,把港獨之名加在我身上。

我個人對中國與和香港未來的想像、推論及選擇,未必每一個人都同意。在現階段,按著非常有限的資料,我只能說我是較傾向聯邦或邦聯,但還要視乎將來的具體情況,現在去談,實是言之過早。對支持獨立的朋友,我是尊重的,因這是他們受法律保護的思想及言論自由。

我預見敢於真正去想像香港未來的人,在香港現在的專制統治之下,空間必會越來越少。但當我撰寫那系列的文章時,我完全沒想過即使只是去想像一下香港和中國的未來,也會惹來現在文革式的批鬥。專制政權可以恐嚇人們令不敢發表它不喜歡聽見的言論,但思想是禁制不絕的。只要人能繼續思想,就可以想像未來,只要我們不為自己的思想自我設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