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規劃

落馬洲河套區是乜東東?

落馬洲河套區是乜東東?
廣告

廣告

立法會工務小組正審議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土地除污及前期工程及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第一期主體工程,分別需5.1億及6.8億。這亦是今年《施政報告》中提及的預留500億發展創科中,斥資200億發展的落馬洲河套區,究竟這是乜東東?

螢幕快照 2018-03-28 下午12.34.55

1. 現時申請撥款的工程是乜?

前期工程處理的包括清理受污染土地及建立12.8公頃生態區,以符合環評要求,主體工程則包括詳細規劃土地平整及道路,以及進行工地勘測。目前時間表是在2018年中開始,至2023年完成。

2. 有進行諮詢嗎?

2009年6月,政府展開《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規劃及工程研究》,並在2014年完成。環境影響評估則在2013年10月獲批。

3. 港深合作是咩意思?

2017年1月,港府與深圳市人民政府簽訂合作備忘錄,共同發展由深圳河拉直後、由深圳範圍變成香港範圍、87公頃的河套地區,該區地權歸香港所有。兩地政府亦成立「河套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發展聯合專責小組」,就重大事項進行協商。

管理方面,政府稱會「以合適的批地方式」交予香港科學園公司發展,科學園公司已在2017年10月成立「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公司」附屬公司。該公司有十名董事,四名由港方提名、三名由深圳提名,餘下三名則由雙方共同提名。港府期望該區發展機械人技術、生物醫藥、智慧城市及金融科技。

4. 河套區在哪?

落馬洲河套區位於新界西及新界東之間,西面是港鐵落馬洲站及福田口岸,東南面則是古洞,對面則是深圳方面的皇崗口岸及福田保稅區。

5. 香港方面規劃如何?

根據已通過的分區計劃大綱圖及《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規劃及工程研究》,當時港方的研究包括河套區的A區及包括周邊地區的B區。

螢幕快照 2018-03-28 上午10.47.06

A區方面,用途主要為高新科技研發及文化創意產業,以及教育用途,規劃中的建築物由9至12層不等。總樓面面積120萬平方米中,逾70萬用作教育,餘下的40萬作創科、6萬作商業用途。區內並無住宅,只有供學生及部份人員居住的宿舍。

螢幕快照 2018-03-28 上午10.02.21

B區方面,根據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文件,西面近落馬洲計劃作低密度的商業用途,如零
售商店、餐廳和宿舍等,又指道路容量有限,建議建築物限高3層。至於東面近古洞的蠔殼圍,則具高生態價值,稱「會為未來發展帶來制約。 」

河套區計劃興建以環保運輸模式運作的直接道路港鐵落馬洲站,另外計劃改善落馬洲路及下灣路,並考慮興建新路連接古洞新發展區,擬建的北環線亦將設落馬洲站。

6. 深圳方面規劃如何?

位處深圳皇崗的C區,由深方進行研究,公開的資料不多。創新及科技局居長楊偉雄曾在2017年回應何君堯詢問時,稱「深方科創園區所處用地一直位於深圳巿行政區域範圍 , 港方不適宜參與深方科創園區的發展。」

螢幕快照 2018-04-09 下午1.00.43

根據《文匯報》報導,皇崗口岸將於今年底進行重建,釋放用地54公頃,增加產業用房216萬平方米。深圳地鐵七號線亦預留了「福鄰站」,日後或會新建一個口岸連接河套區。立法會文件,則提到該區會用作「科技文化創新與信息交流區」。

螢幕快照 2018-03-28 上午10.30.59

螢幕快照 2018-03-28 下午12.36.56
預留興建連接香港至深圳的新口岸

7. 創造多少就業職位?

根據2014年完成的研究,該區預料最高就業人數及就學人數為24,000人及29,000人。惟政府一直無法回應有當中有多少人來自內地及本港。

河套區的職位數目「水份甚高」,根據傳媒報導,2017年時港府以科學園約有1.3個職位、河套區的樓面面積120萬平方米比科學園大3倍計算,估計河套區有4萬個就業職位。當局在2017年出席立法會事務委員會時,亦多番以科學園的樓面面積及生產總值乘以3倍,計出高逾5萬個就業職位。

螢幕快照 2018-04-09 下午12.56.56

8. 深圳人員可隨意出入河套區

《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第三條第三款,港方同意採取有效措施,為雙方認可的創科園內地人員提供便利的出入境安排。港府亦曾在立法會事務委員會回應稱,出入境措施在設計上會便利在河套區工作或就讀但居於深圳的人士。港府會考慮發出類似亞太經合組織商務旅遊證(容許多次入境任何參與國作探訪)的多次入境證,以便快速通關。兩地政府會透過聯合專責小組討論具體細節。

9. 區議會有何意見?

政府就工程於2017年7月27日諮詢北區區議會,其中何樹光提到目前國內聘請科研人員到深圳工作有一定困難,陳崇輝則關注河套區位置偏遠、未有規劃鄰近的住宅配套,劉國勳則期望與新界東北發展配合。

元朗區議會方面,多名議員則認為河套區發展並未解決目前落馬洲交通問題。文炳南指落馬洲路交通擠塞、的士無法駛進口岸,文件又無提及深圳一邊的發展。文光明批評港鐵落馬洲站選址錯誤。

部乏議員的意見亦十分有趣,湛家雄質疑為何將住宅放在商業第二欄准許用途中,麥業成質疑就業人口中有多少是本港居民,認為是「一間經過包裝的深圳高科技工廠搬到河套地區營運」,不過費用卻由香港支付。麥業成又認為特區政府出資平整土地,但是管理權卻只得一半。本港科研人員薪金將被壓低。黃卓健詢問會否有港深兩地單車徑,而陳思靜雖讚賞是「天掉下來的餡餅 」,對香港百利而無一害,但指香港除融資無甚可做,認為如深圳人員要每日出入境,倒不如交由深圳自行發展河套地區。

03
皇崗口岸

10. 立法會傾過乜?

在2017年的立法會聯席會議討論「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時,公民黨郭家麒及民主黨胡志偉均認為,港方對附屬公司無最終控制權。姚松炎則認為如深方有部份擁有權及管理權,便應該同時出資。議員亦關注區內的院校為何,政府回應稱會向香港、內地及海外的頂尖高等院校徵求辦學建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