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housescheung

血本無歸書店店員、數位雜誌編輯、業餘文偽青年。 部落格︰housescheung.blogspot.com Facebook︰/meetnwalk/ 網誌

生活

不懂打機終成廢人——《挑戰者一號》

不懂打機終成廢人——《挑戰者一號》
廣告

廣告

《挑戰者一號》是一套拍給循規蹈矩的人的悲劇。現實裡的成功者,面對變幻莫測的世界的挑戰,重重地被擊倒。相反那些被嘲為廢青,不理會現實成功,想法天馬行空的人,反而能夠改變世界。這套戲,一定要帶阿媽入場睇,同阿媽講,你看!不懂打機的人才是廢人。

故事背景恐怕是人們即將要接來。現實世界發展停滯,經濟疲弱,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得不到滿足,轉投向虛擬世界。虛擬世界無限廣濶,有著無限可能,人們位階平等。那裡只有變幻莫測的星球,沒有一成不變的貧民區。用甚麼器材參加遊戲,與遊戲內的成績無關,技術足夠的好,就能夠獲得龐大的資源和道具。虛擬世界的可能性,就像新大陸一樣,充滿未知,充滿挑戰,充滿迷題。

享受遊戲、享受人生

Nolan Sorrento(諾蘭·索倫托)玩遊戲的技術很差,但他具備生意頭腦。看準了大眾對虛擬遊戲OASIS(綠洲)的痴迷,開設借貸公司,借錢給玩家們,添置遊戲裝置。組成一支軍隊,全職投入遊戲世界,搶奪遊戲創辦人James Halliday (詹姆士.多諾凡.哈勒代)留下的彩蛋,一舉吞拼OASIS。賺錢當然是Nolan Sorrento 最大的目的,吞拼OASIS,打通現實和虛擬,等於支配了世界。欲望背後,Nolan會否帶着那麼一點的不甘心?不甘心現實裡稱霸的自己,老是在虛擬世界卡關。既然自己打機技術及不上別人,轉而用金錢、謀略、手段,打擊對手。嘿老兄,現實世界就是這樣的,成功與否與你技術的關連不大,財富手段人脈累積,才是成功的關鍵。可惜,在虛擬世界裡,Nolan的方法,行不通。因為OASIS是個純粹給玩家的世界,投入遊戲,置身遊戲之中,才可成為強者。

純粹的宅男和毒男,便是OASIS眷顧的人。男主角Wade Owen Watts(韋德.歐文.瓦茲)視James Halliday為神。更確切形容,他視James和James成長的年代,電子遊戲萌芽到蓬勃的年代,為一個自己必須追尋的神話時期。無論科技如何進化,遊戲的本質仍然不變,刺激、快樂。電影尾段,第三重迷題,整間「創新線上企業」公司的員工、OASIS全部玩家,拋棄立場,興奮地,聚精滙神地觀看Wade Watts的破解遊戲直播,帶出電影最核心的主旨:享受遊戲過程,方懂得享受現實人生。

惡人Nolan Sorrento一敗塗地。勝利者Wade Watts也體現出日本王道漫畫的精神。落幕之後,阿媽不明白,會問你一句,你們為甚麼喝采?打來打去,有甚麼好玩的。阿媽,你感受不到「我要成為高達」的激情,你真的享受過人生嗎?

VR世界的現實

很難不把《挑戰者一號》和《刀劍神域》、《黑鏡》等劇集比較。影視題材本來是虛構世界,近年直接在虛構的世界裡,再置入一重虛構空間。它們的故事題材有別。《刀劍神域》講VR遊戲輸掉,玩家會直接死亡,演變下去變了愛情故事,劇場版變成父女情。《黑鏡》則是科幻元素為主,不同單元,描述不同主題,幻想人類將來生活環境。值得一提,另一套動畫《Re:CREATORS》則逆向操作,講述一班動漫人物,逆襲現實世界,企圖破壞「創造主」們的生活。

故事題材轉變反映社會現況。世界普遍經濟發展遲緩,只有少數菁英能夠在現實生活中,得到滿足。過去的英雄人物,荷槍實彈挑戰惡勢力,無法引起觀眾共鳴。在虛擬世界取得成就,的確使我回想到中學時期打線上遊戲的回憶,那是個容易滿足的年紀,升級到一定水平,足夠令自己覺得了不起。相反,現實的殘酷往往只會想令人逃避。當然,《挑戰者一號》的結語,乃至其他VR世界為主題的故事,最終都是鼓勵觀眾,回應現實生活,別躲進虛擬世界。串連起,現實裡成功的人,在虛擬世界同樣會成功。

這似乎揭示了,未來的人類將會在現實與虛擬兩邊走,兩個世界並存。戀人們在線上線下交往,老闆們在線上線下賺錢。這樣的生活模式,是否未來人類的景況? 《挑戰者一號》明確了這一點。即使虛擬,也能使現實人們傾家盪產。同時《挑戰者一號》給予觀眾一種肯定,過去鍾愛的事物,遊戲、模型、電影⋯⋯得以在虛擬世界重現,我們隨時可以進入OASIS,尋回自己鍾愛的事物,忠實地面那些別人輕視的自己。「我要成為甚麼」不再遙遠。彷彿回應《西部世界》,來到虛擬樂園,你才開始了解真正的自我。

作者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