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會民主連線

我們是旗幟鮮明的反對派,堅決反對官商勾結造成貧富不均。我們將以社會民主主義為行動目標,完善香港社會。我們認為,只有透過公平的財富再分配,政府積極調節失衡的市場,以及建立公眾可直接參與的民主制度,才可創造一個合符公義的社會。 網誌

政經

長毛:吃人政權動刀叉!市民俯首作菜餚?

長毛:吃人政權動刀叉!市民俯首作菜餚?
廣告

廣告

撰文:梁國雄(社民連常務委員)

三權合作 已取其二

中共君臨香港已無懸念,由689梁振英開始,香港特首變成中共打手,禠奪立法會候選人甚至當選議員的資格,林鄭上任改弦更張!

中共欽點的特首照主子旨意行事,行政部門跪低;在司法制度上,隨著各項挑戰政府禠奪議員資格的官司連續敗訴,終審法院承認人大常委釋法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相比1999年,時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還能慨言,香港法院具有司法管轄權去審查全國人大或人大常委的立法行為是否符合《基本法》,以及當發現有牴觸時,香港法院可宣布此等行為無效的勇氣也沒有。換言之,現在只要人大常委一開腔,香港法院也無可奈何。近期中共更搬出《憲法》大棒子,開宗明義《憲法》大於《基本法》,「一國」大於「兩制」,人大常委手握全國最高權力,一言九鼎,香港司法界誰與爭鋒?

向立法會步步進逼

反對派雖仍可躋身立法會,但是隨著不斷的禠奪參選資格,由「港獨」、「民主自決」、到新任人大常委譚耀宗口出支持「結束一黨專政」者不能參選立法會的誑言,明顯地,中共的緊箍咒是愈箍愈緊。

雖然在全港嘩然下,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借湯家驊之口,澄清這並非官方講法。但是,別忘了同一個張曉明,早在2014年已惡言恐嚇,認為提出「結束一黨專政」就是矛頭指向中央政府,中共沒限制支聯會成員參選立法會,是中央對香港的政治包容云云。權在我手,刀幾時砍,由我話事﹗

事實上,中共已是磨刀霍霍,最近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修改《憲法》,除了永續國家主席任期,變相稱帝之外,還有將「中國共產黨領導」這一句話,由《憲法》序言變為《憲法》條文,在《憲法》第一條增加「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習近平去年來港時早已說明,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基本法》權威,都是香港人觸碰不得的底線。今天將「中國共產黨領導」寫入《憲法》條文,反對中共一黨專政即是違憲,不單選舉會被禠奪資格,一旦將之與危害國家主權、顛覆政權等量齊觀,寫入《基本法》第廿三條,成為本地法律條文,更有身陷囹圄的危險。

中共管治香港的伎倆

不過,香港畢竟並非由中共直接管治,中共對香港政府雖然可以如臂使指,對香港社會卻不能沿用大陸做法,動輒以「尋釁滋事罪」或者「顛覆國家政權罪」,將社會異議聲音悉數消滅。因為不同的司法制度和公民社會的文化傳統,港人對中共強力部門的粗暴做法仍然牴觸。如何瓦解反對力量,毛澤東早已確立逐個擊破策略:「團結進步分子,打擊並孤立頑固分子,爭取廣大中間分子」。習近平深得箇中三昧,去年「七一」來港的發言,已奠下特區政府的施政方針,一是「堅持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發展壯大愛國愛港力量」,即是向權貴謟媚附勢者加官晉爵;二是依「法」辦事,近一年來律政司打擊社會抗爭力量絕不手軟,以嚴刑峻法阻嚇年輕人。另一方面,執法卻親疏有別,政治檢控肆虐;三是高唱反對「泛政治化」,反對所謂人為製造對立,斥之為嚴重阻礙社會經濟發展,以此去吸引非政治化的社會中間層分。於是,不單黨媒大肆鞭撻,陸續為中資控制的大小主流傳媒,也加入這場反對「泛政治化」的大合唱,醜化「拉布」抗爭,卻掩飾了議會內一幕幕官商勾結,明益大陸,分配不公等政府惡行。

「政治是經濟集中的表現」。愈益集權、走向威權的特區政府,其實祇是中共不同集團挾資來港進行竭澤而漁的私器。在中共政府尚未正式加入世貿之前,資本尚未豐足強大,時任特首的董建華,就是拉攏本港財團北上投資,以及容讓大陸企業家來港分肥。其後,中共藉「金融海嘯」的全球金融危機,得八國集團的默許,可以瘋狂發行人民幣,以此「天文」鉅量四出投資漁利,香港就是由此打造的金融中心,並且成為大陸資本外逸漁利的洗錢天堂。所謂「十二五」規劃,以至「十三五」規劃,以至形形色色「粵港」、「深港」合作協定,以至「一帶一路」、「大灣區」經濟區,完全都是由此而來。其驚人程度,反映於過去一年,中共的外匯儲備由四萬億美元下降至三萬一千億,正是畫龍點睛。

大陸財團君臨香港,崛起以至超越本港財閥,已變為本港的主要財閥,不單反映佔了恆生指數主要成分股的六成,更成為炒股、炒地、炒樓庒家,投資遍及所有經濟行業。換言之,他們就是本港後來居上的剝削集團,可以成為貧富懸殊,分配失衡的主要受益者。此所以,得其欽點上台的林鄭政權,祇有唯命是從執行其政策措施,為其竭澤而漁的盤剝效命,而且,更不會實行各種社會、經濟改革,調節財富、資源分配不公,讓受此魚肉的基層市民得着濟助,原因十分簡單,市民之得,就是財團之失,反之亦然。

這就是為何今年政府盈餘破天荒之多,財政預算案祇顧還富於富,又或撥備大白象工程供財團延後漁利,卻不肯還富於貧,濟弱扶傾的基本原因!威權政治的本質,就是為小撮弄權者牟取鉅利,令多數無權者百上加斤的權術。由此,自雨傘運動以來的各種鎮壓,又焉非助紂為虐,消滅反抗於削弱中的專制?

以為遠離政治,換取休養生息,以求安居樂業,不啻海市蜃樓,自欺欺人!反DQ、反霸權絕非空中樓閣的口號,各位有票不投,容讓保皇黨助紂為虐,坐地分肥,何異唾面自乾,任由宰割?

穿起禮服吃人的紳士淑女杯盆交錯,刀叉聲響,你又何必撫首沉默作菜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