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國際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
廣告

廣告

賭馬至天光,早上八時上床再睡,醒來已是中午時份,早餐與午餐一起吃後,看電視休歇一下,無意中看到中央電視台第二頻道財經台兩個節目。

其中一個是早前看過了重播的「中國經濟大講堂」,主講的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成員及金融研究所名譽所長夏斌,談的是中國大陸經濟的金融系統性風險問題,條理分明,言簡意賅,又列舉了不少實際案例說明問題,比我在香港的左報和所有財經刊物(包括全港的所謂經濟學者和財經演員)看過的有關分析和評論文章都清楚明白,更容易理解現實,只要有一般水平的經濟知識或常識,已可完全掌握中國大陸經濟當前問題之關鍵所在,同時知道中央政府的對策。中共最終能不能化解危機是一回事(很多人尤其是不學無術知識盲的所謂勇武本土派都望梅止渴,期望支爆),但不管什麼政治立場,正確認識問題卻是必要的條件,而不能否認,中共尤其是中央的財金政策官員對危機其實是充分認識的,用他們的說法,就是不單承認風險存在,更要讓風險暴露出來,不掩蓋矛盾,然後對症下藥,逐步解決,以時間換取空間,並且有信心可以化解危機。所謂「灰犀牛」,正是這個道理。

第二個節目更有趣,名為「創業英雄滙」,讓有意在市場上集資創業和拓展業務的企業家,現身說法,讓一眾資金(創投基金)的持有人公開發問,問題尖銳,企業家必得用理據說服人家投資。我即時想到香港的上市公司之集資問題,一比便讓人家比下去。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公司上市的規格不能說不嚴謹,由港交所的上市委員會和證監會雙重批核和監管(雙方在權力分配上長期存在矛盾,最近正醖釀改革,加大沒有角色和利益衝突的證監會的上市批核權力,因為港交所有潛在既得利益,愈多公司上市收益愈大,較易傾向寬鬆批准上市,例如大力主張同股不同權,方便大陸的新經濟企業來港上市),但盡信所謂專家最大的危險就是資訊不對稱,而權力集中在一小撮人士身上,就容易滋生貪污舞弊。李福兆、黃宜宏式的貪污雖然是過去式,但許浩明式的監守自盗也層出不窮,不會滅絕。最弊的是,金融圏良莠不齊,混世打活、渾水摸魚之徒充斥於市,他們或互相勾結包庇搵食,或免踢爆人家遭受報復(做36.com的時候,因揭穿某股票派貨,替人買兇殺人㓕口已判死刑的藝人楊家安便曾致電恫嚇打打殺殺),大多對各種各樣利用所謂財技偷呃拐騙的情況視而不見,三緘其口,客觀上縱容惡行。

本來「第四王國」的傳媒可以扮演公正獨立的監察角色,可惜一來傳媒界長期存在一群利用媒界吹捧股票搵食的傳媒幫(儘管隨著資訊科技的發達和紙媒的殞落,風光已大不如前),利益與莊家股互依互存,不單不會踢爆,還讓莊家股的文棍佔據報刊専欄地盤誤導迷惑公眾。更嚴重的是人才淍零,愈來愈多盲毛充當財經媒體編採人員,所以新股上市,不去也不懂分析實體經濟和有關企業的市場問題,反而著意誇大人為製造供不應求帶來片面短暫的財富效應,吹噓有關上公司主要股東一夜之間致富,成為億萬富翁,客觀上只會助長投機炒賣,為他人作嫁衣裳。

香港人喜歡嘲笑大陸人愚昩,但中國十四億人口,和尖端的人才比,香港其實也是一個反智社會,真正的精英有限。至少看發問的水平,香港絕大部分財經演員都不及那班創投基金負責人,而本港所有媒體,沒有能力亦不敢搞一個同類型節目,開誠布公,讓一切金融企管活動盡現於陽光之下,開啟民智,也相信民間智慧,必有卧虎藏龍,弘揚正道,讓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實至名歸。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隨著中國國家官僚和紅色資本以至各種各類大陸資本進駐香港,成為最大的持份者,本港金融界長期存在靠小聰明行古惑呃錢騙財的一眾蛇蟲鼠蟻的末日也將至。只是一雞死、一雞嗚,賭場易主,遊戲規則改變,依靠炒賣維生也愈來愈艱難,不用腦袋,肯定死無葬身之地,死了也不知為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