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畢秋水

愛在歷史的漣漪中,把juicy蛛絲織成扇,揭開與當下諸事的牽連 網誌

生活

【歷史無限Loop】墳場裡的賽馬貼士

【歷史無限Loop】墳場裡的賽馬貼士
廣告

廣告

看賽馬逾四分一世紀的畢秋水,近日發現《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一書的首位主角是資深評馬人晨鳥(許培櫻),實在喜出望外。

這本書由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教授和黃仲鳴博士花了數年時間策劃、訪問和結集,記載了28位資深報人如胡仙、韋基舜、駱友梅等跨越50載的報業故事,是極之寶貴的香港歷史。

晨鳥早於1958年起為多份報章評馬,之後更創辦《天皇馬經》及《天皇夜報》,也成立了「香港評馬同業協進會」,出任會長,與簡而清、董驃、第一兄等昔日充滿character的評馬人齊名。

晨鳥見證了馬經出版的高低起伏,而當中有三件發生於七十年代的事特別耐人尋味。

1973年石油危機爆發,本地通脹飆升,恆指曾跌到二百點。但奇怪的是,經濟轉差,馬經銷量卻不跌反升,還比股市早年升至一千七百點時更厲害。晨鳥解釋經濟差時, 可能多了一批想「博一鋪翻身」的馬迷。他稱:「馬經銷路好時,我去飲茶,我就是主角,各人談話的對象就是我。」

但「好景不常」,七十年代末香港經濟急速起飛,晨鳥再上茶樓,眾人談論的已不是今日買邊隻馬,而是那隻股票,他的馬經生意也漸趨低沉。馬經出版業可謂香港經濟的另類寒暑表。

晨鳥於馬圈地位崇高,亦曾與連奪七屆香港冠軍騎師的鄭棣池為好友。他憶述:「我曾經一度幫過鄭棣池,他需要了解對手,我們便一起早上去看馬,看了幾乎十年。到週六賽馬,一時開跑,十二時十五分,我在馬會墳場對面等他,交換貼士。」

這一幕有點像電影《無間道》中梁朝偉與劉德華於北角政府合署天台對峙的那場經典場景。

此外,七十年代也有騎師為馬經寫稿。晨鳥稱鄭棣池曾用他的名字加自己相片,每次寫三匹馬,在《天皇》賣「鄭棣池貼士」,那就很值錢了。那時候讀者都以為他「識嘢」,但怎料他一樣會輸!也許從墳場取回來的內幕消息「唔多老黎」吧!

但為何馬會沒有嚴禁騎師向第三者提供貼士?

晨鳥解釋:「那時馬會秘書叫Boycott,是他「打骰般」的年代,什麼也是他做。鄭棣池問Boycott,他說無問題。但現在不准了啦!」

《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一書於去年底出版,被訪者當中有六位老報人包括晨鳥已先後駕鶴西去,這更顯得書中的訪問彌足珍貴。

原文刊於《am7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