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年君

憤中青,愛吃口水雞,口不擇言,饑不擇食。 網誌

社運

第三性

第三性
廣告

廣告

「女人被全面灌輸了男性的情慾是光榮的,女性的性感受是可恥的退讓這種習慣觀念:女人的切身體驗證實了這一不對稱性的事實。我們不應當忘記,男女青少年認識他們身體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男性容易接受自己的身體,並對其慾望感到驕傲;而女性儘管自戀,仍認為她的身體是一個陌生的、令她不安的負擔。男性的性器官如手指一般簡單靈巧;它容易看得見,常裸露在同伴們面前,被驕傲地用來進行較量。」西蒙波娃︰《第二性》

近日在趕緊處理工作Project,敏銳的女朋友在發怒,她開始妒嫉,妒嫉我身邊的一切女性。女朋友不是獨生女,有一個妹妹。在家她總是搶贏,在她眼中,一切危及她地位的女性,她也要予以趕走。曾經朋友也叫我要強勢一點,因為強者只會越走越前,而弱者則會越走越後,最後弱者落得的下場只有是被吞噬或逃走。一切愛情都是一場戰爭,結合是一場結局,老師曾跟我說過開始往往會影響結局。我痛恨反抗,這會受傷,這也是我懦弱的原因。母性是女性平權運動主義者,自少社會教育我們要尊重女性,於是我被女同學爆「蛋」,也有被女同學取笑生殖器太短。

以往曾經交過兩個女朋友,曾經被她強吻,也因為拒絕拖手而被取笑性變態。若我是個男人,在這個社會可真的難以生存,禮金是丈母娘發財的時機,未結婚先破產,也要「信老婆才能發達」。社會看重男人,也讓男人難以立足。因為我是一個男人,因此要身兼多職,平權只為貶低男權,有女性優先車廂,但男人在社會的比例佔六成以上,男女分配總在傾斜,以往重男輕女,現時重女輕男。「小鮮肉」的文化下,男體只是一副縱慾的玩具,女人總在開男人的笑話,港女只愛洋腸,總說香港男人無用。

「然而女性的性器官,即便是對於女人本人也是神秘的,它其實是隱蔽的、有粘液的、濕潤的;它每月流一次血,常被體液弄髒,它有自己的隱秘而危險的生活。女人在它那裡認不出她自己,而這解釋了為什麼她不承認它的慾望就是她的慾望。這種慾望的顯現令她難堪。男人在“變硬”,然而女人卻在「變濕」。」西蒙波娃︰《第二性》

女人在大聲談論性,笑男人不舉,「專家Dickson」這樣的毒男成為港男標準,港女在大談性伴侶的要求,男人被冠以「有車」、「有樓」的標準。女人在談論幾多呎才能令自己「濕」,社會大行其道討論關係,誰付飯錢,誰養家也評論一番,性格定型令人格變型,積極生活,只要不能滿足女性物慾都叫賤男。「買買買」、「我要包包」女人大行其道靠男人,用男人錢是應該,又要求獨立。社會變型,我們都只是第三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