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化武證據是美英法政府面對的最大難題

化武證據是美英法政府面對的最大難題
廣告

廣告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星期天的訪問中說,他說服了特朗普總統不要不管敘利亞。

「十天前,特朗普總統表示,美國的意願是撤離敘利亞,我們說服他必須留下來,」馬克龍說,在與法國幾家媒體進行了兩個小時的電視採訪。

亂哂大龍,估不到那個法國濕吻總統最好戰,本來男人濕吻得多應該無乜火氣的。所有的情報都在喪浸、女巫和濕吻總統手上,他們唔講,其他人點講呀。看看五角大廈的記者會吧(Pentagon on Saturday),唔知幾尷尬。

五角大廈首席發言人Dana White 講到想喊,她與同場的美國海軍陸戰隊中將,聯合參謀部主任,Lt. Gen. Kenneth McKenzie完全唔夾,睇都唔睇身旁的中將想發言,就叫記者提問。搞到Kenneth McKenzie不下數次插嘴要求補充。

Kenneth McKenzie是軍人,上級無叫他講,點講呀?唯有不斷答,我相信。Dana White重好笑。

Q: One more. And what kind of response should the Assad regime expect from the U.S. if he -- if they were to use chemical weapons again?

被質到答唔到,唯有講,「This is about values.」。牛頭不搭馬嘴,完全不專業。總之,有證據都炸咗囉,今次死梗,唯有死撑和希望短期內唔好搞多劑化武啦。

「化武證據是三國面對的最大難題。看看今天英國國會辯論吧。看看郝爾彬Jeremy Corbyn是否顧左右而言他,是否墮落天使?」

從敘利亞內戰的反思

特朗普清楚表明,他不想美國兵長期留在敘利亞。美國不是不想當世界霸權,而是不想用這一方法。中國也想當的,只是當不了。美國在越戰泥足深陷,在伊戰導致至今無可收拾的難民潮,已收到教訓。

中國是否應擴軍,防止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美國是否仍然採用50年代的派CIA 到處

你地識英文的,去重演一吓五角大廈的記者會吧(Pentagon on Saturday)。唔知幾尷尬。

Chief Pentagon spokesperson Dana White 講到想喊,她與 U.S. Marine Corps Lt. Gen. Kenneth McKenzie, Director of the Joint Staff,完全唔夾。睇都唔睇身旁的中將就叫記者發問。Kenneth McKenzie 不下數次插嘴要求補充。

他是軍人,上級無叫他講,點講呀?唯有不斷答,我相信。

Dana White重好笑,被塞到答唔到,唯有講,「This is about values.」

總之,有證據都炸咗囉,死楝,唯有死撑和希望唔好短期內搞多劑化武啦。而且,被特朗普炒了的第七任前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Comey,表示特朗普有痛腳被普京捉著。特朗普被火燒後欄,他應該不會再炸敘利亞的了。

特朗普並非全錯的,如他所說不想介入敘利亞政局,炸了三個實驗室和倉庫的確沒有妨礙敘利亞政府軍收復失地。他應該記得拉登當年也是為美國佬做嘢,反抗蘇聯入侵的。美國的確擔心敘利亞的反政府力量有朝一日加入ISIS,所以有文件表示,美國在今次事件前已開始減少對反政府軍的資助。

今次事件觸發起不少爭論。其一是特朗普,文翠珊作出決定的法理基礎。其實這提出沒有什麼意思。特朗普的是根據美國憲法第二條,「我鄭重宣誓(或肯定)我將忠實執行美國總統辦公室,並儘我所能,維護,保護和捍衛美國憲法。」因此,宣誓可能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

Article II

"I do solemnly swear (or affirm) that I will faithfully execute the office of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will to the best of my ability, preserve, protect and defend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有關文翠珍的,她要在星期一國英回答問題,關鍵是她會否讓國會投票,和工黨主席郝爾彬 Jeremy Corbyn 是否顧左右而言他,小駡大幫忙。化武證據是三國面對的最大難題。它引申到議會民主的討論。有人反問,若文翠珊可以繞過議會,林鄭是否法理上要聽取市民意見。從議會民主制度討論,答案應該是否。這樣的法律是不可能也不應該立的。因為,它不單不可能,而且,本質上是暴民政治。民主政府不可能令所有人滿意。這些事只有大陸和動物農莊可以做到。

另一個是真實的問題。某程度上,「選擇了陣營,真相就重要」這說法是對的。對立雙方不斷舉證 u-tube 片斷,某某專家,某某學者,還說,這是美國人說的,為什麼不信,為什麼不看。這種說是求證,不如說是愚民。這樣的網絡報導比比皆是。

民主的好處,仍然如邱吉爾所言,目前還沒有更的。民選的政府需要不在法理上必需回答公民,但它仍然是面對傳媒的詰難和公民的不信任。

廣告